第10章 腐败思想

更新时间:2017-10-31 13:22:10 作者:馨小月 字数:2102

叶秀最怕听见这话,又不忍心指责叶大妞的荒唐,她连忙拍着叶大妞背脊,安慰:“大姐别怕。”

  呼吸急促,脑筋急转,“大姐,我看铁牛哥是不会来了,我带你去找刘大夫,把孩子打了吧。”

  “不,不行。”叶大妞反应激烈,急忙恳求,“五妹,这是铁牛哥的孩子,是一个生命。我不忍心。”

  “那你就甘心被村里人活活烧死吗?”叶秀面不绷紧。

  叶大妞摸着自己的肚子,沉默不语。

  叶秀松开她,趴在窗户往外瞧了瞧,立即把窗户关上,然后从柜子里掏出衣物,打成包裹,镇定道:“大姐,今天晚上,我们带着二姐离开这里。”

  “可,可是我们离开这里,去哪啊?外面兵荒马乱,各个村子都不会接纳外来人,怎会有安身之处啊?”叶大妞担心。

  “天下之大,我就不信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地。”叶秀与身俱来的冷静让叶大妞不敢相信这是自己柔弱的五妹,命令恍如有力的号令,让叶大妞反抗不了,索性点头,和她一起收拾起来。

  待叶二妞回来后,三姐妹商量了很久,静候夜晚。

  这一切,却被蹲在墙角下的叶三妞听见。

  单手托腮。如果放她们离开,中途在抓回来,立了功,四妹能放出来。

  她就可以让奶奶和娘更加喜欢,还能把叶大妞搞死,这样,就少了一个吃食的人,她就可以分到更多的粮食吃,以后,更可以理直气壮的欺负叶秀和叶二妞。

  叶三妞眼珠急转,打定主意后,悄悄离开。

  半夜三更,叶秀和大姐二姐悄悄从炕上起来,拿着东西,陆续出了门,大门口,三个瘦弱的身影被月色拉长,渐行渐远。

  趴在大门口的叶三妞,立即转身,突然停下脚步,狠狠的把头撞向大门,流血后,故作脆弱跑向大屋,拼命敲门叫喊:“奶奶,娘,你们快醒醒。”

  持续了很久,赵氏才拿着油灯照亮打开门。

  叶三妞拉着赵氏的胳膊,使了个眼色往里屋走去,站在里屋门口,冲着躺在炕上,满脸怒气的刘秀梅,焦急的说。

  “奶奶,叶大妞怀了铁牛哥的孩子。她们三姐妹怕这事让村子知道,连夜逃跑了,奶奶,您快叫上里长,把她们抓回来,要是让别的村子知道,咱们家可丢大人了。”

  “你说啥子?”刘秀梅一个吃惊,差点没从炕上掉下来,听闻叶三妞细细道来后,刘秀梅立即拉着他们去找了里长,费了好大劲,才出动了全村的男人女人。

  虽说家丑不可外扬,但要真的让外村人知道了,定会来落井下石,这样,他们别想在这里待了。

  村口外一里路处,叶二妞摔倒在地,累的怎么也不肯继续跑,叶秀拖着她一步一步前行。

  不一会,就看见一群人拿着火把,快速如猎豹一般朝着她们追来,叶秀拉着两个姐姐,加快步伐。

  然而,叶大妞也不行了,大喘着气,摆手:“五妹,我,我也跑不动了。我怕再跑下去,孩子会受到影响。”

  “大姐,被抓住你就是一尸两命了。再跑一会,前面有座山,到了那里,我们好藏身。”叶秀焦急。

  “不,不行了。”叶二妞紧接着说。

  叶秀皱眉,要是她自己,早就跑的很远。看样子是没办法了,攥了攥拳头,这阵子经常干活的她,伤势已经好了,虽然身子板弱,但是可以用武。

  上前几步,拦在她们两个前面,小小身子护着两个比她高大的姐姐,在村里的人追上来时,火把将她照亮。

  “叶秀,你大姐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违反了村子的规定,就要受惩罚,你们不相干的人,我们不会责怪,让叶大妞回来就行。”里长劝说。

  “回去受死?”叶秀好笑,“想带走我大姐,先过我这关。”

  跟随而来的有铁牛爸,他就怕自己儿子受牵连,上前抓住叶秀手臂。

  不料,叶秀反手一扣,拼尽全身力气把他甩到一旁。却不曾有用,趁着他再次袭来,眼疾手快,叶秀弯腰一躲,一脚揣在他肚子上。

  前世,她多少学过跆拳道。

  铁牛爸吃痛连连。

  “把叶大妞抓回来。”里长一声令下,他可不希望村子的名誉被她们玷污。

  全村人一拥而上,叶秀冷静对待,来一个对付一个,最终被两个人按压住,一口咬在一个男人手上。

  然,一个小女孩,怎敌得过全村的七尺大汉?很快,被制止住。

  叶大妞瞧见叶秀被人弄得龇牙咧嘴,不忍她受伤,连忙上前:“我跟你们回去,别伤害我妹妹。”

  叶秀惊愕抬头。

  三姐妹被带到村子中央,这里有一座高台,上面有一个十字架木头,专门给私下不检点的女人准备的。

  叶大妞被绑在木头上,下面堆了一堆柴火,铁牛爸拿着木棍,走到跟前,逼问:“叶大妞,那个男人是谁?”

  叶大妞笑而不语。

  “大姐,你快说啊。”叶秀大吼,见也大妞没有反应,她拉了拉身边的二姐,发现她竟然吓得尿了裤子,叶秀突然恨铁不成钢,再次大吼,“大姐,那种男人,你不值得包庇。”

  叶大妞一副生无可恋,对着叶秀惭愧的说了句:“再也不能照顾你们了。对不起。”

  紧接着,铁牛爸就怕叶大妞忍受不住折磨,把自己儿子供出来,拿着木棍用力敲在她脑瓜子上。叶大妞昏厥过去。

  这是村里的习俗,给女人留下最后一点尊严,不让她感受到火刑之苦。

  “大姐。”

  叶秀拼命嘶嚎,想要上前,却被一帮人按倒在地,她使劲挣扎,咬紧牙关。

  双眼猩红猩红的,看着全村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大声责骂。

  “你们就知道为难我大姐。私相授受的事情,难道男人就没有责任吗?你们以为你们有多高尚?一个个都是吃人的魔鬼。腐败的思想害了多少人,她们的魂,早晚会找上门的。”

  “叶秀,你大姐咎由自取,她不肯供出男人是谁,我们也不能违反村子规定,要怪,就怪她太傻了。”里长站在她面前,劝解。

  “李铁牛,你要是个男人,就给我滚出来。我大姐怀的是你的孩子,你躲在角落里装怂,算什么男人?”叶秀仰天长吼。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