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叶秀遭打

更新时间:2017-10-28 13:41:46 作者:馨小月 字数:2063

赵氏得到命令,尖嘴猴腮的走过去,狠狠的揪着叶秀的耳朵。

  叶秀一个用力,直接远离,赵氏气不打一处来,双手掐腰:“嘿,这丫头片子,真是越来越能耐了?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四下看看,走到门口拿起扫帚就往叶秀身上打。叶秀想站稳,这小身子都不允许,直接倒在雪地上,任由扫帚如雨一般落在身上。

  手里依旧紧紧攥着铜板,生怕一个掉落,就再也找不到了。

  叶秀一声不吭,倔强的瞪着她们。

  “显摆你眼珠子大呢?我让你瞪!”赵氏朝着她的脑袋打过去,扫帚尖锐的扫帚条刮到了眼睛,叶秀立即闭上眼睛,疼得泪水夺眶而出。

  叶四妞在一旁看着,眼里满是得意。

  柴房中的叶大妞被声音吵醒,勉强坐起身来瞧了一眼害怕的叶二妞,加上外头传来的大骂声,叶大妞心里暗骂不好,拖着病躯走出去。

  眼看着叶秀新伤加旧伤,倒在雪地上手足无措,连忙跑过去挡在叶秀面前:“娘,五妹这是犯了什么错?你要这样打骂?”

  赵氏也是打得累了,索性站起来歇息一会:“她动手打了四妞,你说该打不该打?”

  “真的吗?”叶大妞不相信一直老实巴交的叶秀会动手打人。

  叶秀顾不得身上的疼痛,连忙把自己的棉袄脱下来披在叶大妞身上。

  “五妹,你说话啊,你要是没打四妹,告诉大姐,大姐帮你解释。”叶大妞晃着叶秀的身子。

  叶秀两个眼珠瞪得溜圆:“打了又怎样?”

  “嘿,臭丫头,敢犟嘴!今天,我非打死她不可。”赵氏挥舞着扫帚。

  叶大妞护着叶秀,扫帚打在她身上。

  转过头,看向刘秀梅,跪地恳求:“奶奶,一个巴掌拍不响,五妹一定是因为我生病着急了,才动手打了四妹。奶奶,这个冬天的活,我都干了,好不好?你就放过五妹吧,她身上的伤还没好呢。”

  叶秀根本不愿意恳求这些白眼狼:“大姐,别求她们,她们压根没把我们当家人,你生着病呢,怎么干活。”

  “你闭嘴。”叶大妞冷喝,接着,磕了个头,“奶奶,大妞从来没求过你什么,这次求求你了。”

  刘秀梅看的心里有些不得劲,白了一眼转过身:“行了,教训也教训过了,她糟了打,以后会长记性的。”

  这些孩子,都是叶家的,她也见不得死去活来的,叹了口气,“柴房冷,回屋里住吧,养好身子,干活去。”

  赵氏扶着刘秀梅回屋,叶四妞转头做了个鬼脸,笑嘻嘻的离开。

  “咳咳……”

  “大姐,你没事吧?”叶秀拍着她胸脯,“我扶你回屋。”

  叶大妞抓住她的手,眉目多了一份无奈:“五妹,大姐知道你气不过,可我们又能怎么样呢?咱们娘亲死得早,后娘有六弟,咱们斗不过的。我告诉你多少次了,凡事要忍耐。”

  “叶四妞抢了给你抓药的铜板。”叶秀恨得牙痒痒。

  “我自己的身子我知道,不抓药也没事。好了,扶我起来,我得去干活,要不,奶又该挑理了,你也给我干活去。”

  叶大妞执意如此,叶秀阻挡不来,见叶大妞背着篓子往外走时,叶秀忽然发现,从刚才就没看见叶二妞,莫名的回到柴房,发现她正靠在柴火上,颤抖不停。

  这样弱小的性子,以后如何是好啊?

  “二姐,大姐上山了,她还发着烧呢,你快去帮着大姐干活。我拿着铜板去抓药,还要上山去找金银花,你照顾好大姐。回来之后,让她在炕头好好躺着,知道吗?”叶秀叮嘱。

  “好,好,我这就去。”只要不是在家,叶二妞哪里都愿意去。

  叶秀这下才安下心来,她拿着铜板,去村头抓药,然后绕道去了村里最高的一座山,拿着棍子借力,往山上走。

  金银花,在现代见过有种植的,但这种高山,只有山顶估计才能找到。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让叶秀找到一颗,欣喜地采下。

  天色已晚,她打道回府。

  走到自家杖子外时,见一个身材高挑瘦弱,黝黑的男子在门口晃来晃去,叶秀走上前,调侃道:“这不是邻家的铁牛哥哥吗?你来我家有事吗?”

  铁牛闻声看去,快速跑过去,摩拳擦掌的手握住叶秀的手,不料,叶秀一躲,呵呵一笑:“铁牛哥哥,有事你就说。”

  气氛有些尴尬。

  铁牛挠挠头。

  吞吞吐吐的问:“好秀儿,我今天在山上捡柴时,撞见你大姐,发现她脸色很不好,她是不是生病了?”

  这情窦初开的模样,叶秀心里有些担心,认真的提醒道:“铁牛哥哥,咱们村里,最注重的就是男女不得私相授受,你的关心我替大姐谢谢你,希望你以后不要来了。”

  说完,越过他往前走,走两步停顿,转头,“大姐的病没什么事,我已经抓到药给她治疗了,勿念。”

  铁牛尴尬离开。

  叶秀来到厨房一边熬药一边想。

  大姐和铁牛哥哥什么时候对上眼的?还是说铁牛哥哥一厢情愿?这种事,要是被村里知道了,可不得了。

  叶秀放心不下,放下手中的药,回到里屋,悄悄凑近,扒拉一下叶大妞:“大姐!”

  叶大妞醒来,莫名问:“五妹,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早就回来了。”叶秀眼神游离,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最终还是忍不住试问,“大姐,你和铁牛哥哥……你们是不是有情?”

  叶大妞一听,本来发烧就红的脸更加红了。

  见状,叶秀宛如热锅上的蚂蚁,连忙劝说:“大姐,你现在生病当中,可不能想那些没有边的事情啊。现下就我一个人知道,要是让第三个人知道了,你可是要被火刑的。”

  叶大妞面露为难之色。

  叶秀也不忍心再说下去,男女之情,太正常不过。忽然,外头传来一声叫唤:“五妹,药扑了。”

  “哎呀。”叶秀连忙跳下炕,“大姐,你先别睡,药好了,我去给你端来。”

  说完,朝着厨房跑去,让叶二妞拿过抹布,把药倒出来,看着药的颜色有些不对劲,上前闻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