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姐妹情深

更新时间:2017-10-27 16:03:33 作者:馨小月 字数:1933

说着,独自往柴房方向走去。叶大妞告诉叶秀最多的就是要忍,咱们跟后娘叫不过那个劲,没办法,叶秀只好跟上去。

  外头风雪很大,柴房根本不能御寒,叶秀特意把自己的棉袄脱下来盖在叶大妞的身子上,抱起一堆柴火挡在柴房门口,两姐妹相互依偎着睡下。

  次日清晨,叶秀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看看叶大妞,见她睡的很沉,下意识摸了摸她的额头,惊呼:“好烫啊。”

  这下可怎么是好,她心里犯难,脱下自己的棉袄盖子她身上,出了柴房门,就看见叶二妞拿着绳子,莫名上前问:“你干什么去啊?”

  “四妹说她闹肚子了,我帮她上山捡柴火。”叶二妞回答。

  就知道欺负叶二妞,叶秀将她的绳子抢下来:“就你好心,你忘了,奶说过,自己的活自己干,你凑什么热闹?违背了奶的意思,你想挨揍是不?”

  “可是……”

  “别可是了,大姐病了,你去照看一下,我去和奶求点钱,请个大夫给大姐看病。”叶秀打断她的话,交代了两句便朝着里屋走去。

  明明叶秀比叶二妞小两岁,却比她要成熟的多。

  叶秀火急火燎的跑到里屋,见刘秀梅正抱着六弟在那里乐呵呵的逗趣着。刘秀梅闻声看去,好心情都被扫了,斥责:“着急上吊啊?”

  冲动不能换来钱,救姐心切,叶秀“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奶奶,大姐生病了,好烫的高烧。您给我几个铜板,让我去找个大夫给我大姐瞧病,求求您了。”

  语毕,还磕了两个头。

  病了?叶大妞一直是家里最能干活的,什么苦活累活都她干,她要是病了,谁干活?

  刘秀梅心里掂量着,咳嗽两声,慢条斯理的卷起了树皮烟,斜眼瞄了一下跪在地上的叶秀。

  清了清嗓子:“几个铜板够咱家半个月的口粮了,要是给大妞瞧了病,咱家下半个月的吃食怎么办?你四妹身子弱还照样上山捡柴火,不就生个病嘛……”

  话点到此,眼神掂量着叶秀。

  叶秀没有丝毫犹豫:“我会采药挣钱,我还会采冬葵去卖,把大姐花掉的看病钱赚回来。”

  刘秀梅等的就是这个话,从枕头底下拿出一个铁盒子,里面都是叮当脆的铜板声音,随手拿出两个铜板,丢在地上:“去西头找刘大夫,两个铜板就够。”

  叶秀此刻根本不顾自己的自尊,趴在地上将两个铜板捡了起来,揣到怀里奔着西头跑去。

  所幸不是很远,来来回回也只花了半个时辰。

  大夫给叶大妞看了病后,交代道:“这是受了寒病了,我给你开个药方,药抓回来之后啊,每天三顿,按时给你大姐喝。”

  叶秀望了望照顾叶大妞的叶二妞,为难的把大夫拉到一旁,小声嘀咕:“刘大夫,请你来这里的两个铜板还是我从我奶奶那里求来的,根本没有钱抓药,有没有别的办法?比如说咱们这里,冬天好采一点的药材。”

  大夫心疼叶秀的处境,无奈叹了口气,将怀里的两个铜板放置她手中:“你拿这些,去村里药材铺,抓一些去烧的药材,这些足够让大妞退烧。大妞咳嗽的厉害,咱们往南三里的山头上,有金银花,不过,应该早被一些药商采走了,你去看看,运气好的,你就采回来一些,甘热清毒,给大妞喝。”

  叶秀不知道要怎么感激,手里的两个铜板是她的救命稻草,跪地感谢:“谢谢刘大夫,您好人有好报。”

  目送刘大夫后,叶秀前脚进入柴房,叶四妞后脚就跟了进来,拽住她的手。回头,甩开叶四妞的手:“你干什么?”

  “我刚刚可是都看见了,刘大夫把铜板给你了,你给我拿出来。”

  叶四妞大声嚷嚷着,伸手就去抢夺铜板,叶秀不跟她一般见识,狠狠握拳。突的,叶四妞张嘴咬住她的手背,疼的她面部狰狞,却始终不肯松开手。

  这可是救命的钱。

  一丝血迹从手背流下,叶秀咬紧牙关。叶四妞一瞧,流血了她都不松手,脑中灵光一闪,朝着后面喊道:“大姐,你咋了?”

  叶秀立即回头看去。

  叶四妞趁机掰开她的手,将两个铜板抢过来。这够她买好多糖块吃的了,欣喜用衣裳擦着铜板。

  见大姐沉睡着,叶二妞缩手缩脚不敢动。

  叶秀双眸剧烈收缩,好似吃人的狼眸一般怒视,上前一步,语气极为阴寒:“把铜板还给我。”

  “我才不给,气死你。”叶四妞一脸欠揍的模样。

  叶秀双手攥拳,越发逼近,好似地狱衍生的魔鬼一般,让叶四妞觉得全身都被寒气所笼罩,吞了一口口水,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劲,扬起手,冲着门外就是一丢。

  叶秀看着淹没在雪里的铜板,立即出门跪在地上寻找。

  叶四妞舔着舌头坏坏一笑,冲着叶秀的屁股就是一踹:“哈哈,哈哈,真好笑。”见叶秀没有动静,发下她找到铜板,立即跑前头,踩在她的手上。

  手紧紧贴着冰凉的地面,手心融化的雪渗进受伤的伤口中。

  叶四妞这还不作罢,脚不停的碾着,那种钻心的疼,让叶秀心底冒出一股火,狠狠的把手抽出来,起身,扬手就是一巴掌打过去。

  叶四妞火辣辣的疼,哇哇的就大哭起来。

  哭声把里面的赵氏和刘秀梅都嚷了出来,赵氏瞧见自己的女儿站在那里哭,急促上前问:“四妞,谁欺负你了?”

  “娘,她打我,哇哇……”

  刘秀梅搬过叶四妞,仔仔细细的瞧了瞧她脸上的手指印,不停的给她吹呼着,那叫一个心疼哟。

  手杵拐棍,用力一瞧,雪花震荡:“臭丫头,平白无故打人,你给我好好教训教训她。”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