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5章:绝对差距

更新时间:2017-11-18 18:08:16 作者:焰森 字数:2374

“我们都认输了,你还想怎样?”

  楚家随从十分怒忿。

  “祁天!你不要太过分,楚家自有人会来找你,你难道还想杀了我们吗?”

  段封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家伙根本不顾道义,竟然想留下他们一行人。

  “祁兄……”

  齐凌显然也没有想到,祁天竟然不打算放人离开,按照修行界的规矩,只要一方认输,便不能下杀手。

  除非是邪魔外道,或者影族,才不会将这些道德规矩当回事儿。

  然而祁天却挥手阻止齐凌多言,面无表情的看这段封:“按你的意思,你对我一通威胁之后,我还要放虎归山?要不要我自斩一臂给你啊?”

  “你……”

  段封话未出口,一颗大好头颅就滚向墙角。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认输之后还要杀人,祁天这是要冒修行界之大不韪啊!

  祁天将众人脸上的不可思议看在眼里,朗声道:“此时与齐家无关,楚家要来,找我祁天就是!”

  言罢,一阵刀光闪现,包括剑奴这个元神期之内的十余人,全都身首异处。

  靠近门边的围观者,试探着退出大门。

  祁天并未阻拦,仿佛没看见。

  前面有人带头,围观者几乎眨眼之间全部离开。

  与此同时,齐家驻地的齐萱得知祁天到来,还没来得及为他灵台修复而高兴,就听到他和楚家之人发生争斗。

  齐萱心中大急,顾不得招呼翠儿,一个人飞快赶往店铺。

  望着满地血腥,齐凌以及一众齐家店员,皆有些不知所措。

  齐凌回过神来,拉着祁天就往外走,一边说道:“祁兄,我不管你和齐家有何渊源,但现在你必须赶紧离开,要不然绝对逃不过楚家的追杀!”

  然而,祁天摇摇头道:“我如果走了,楚家必定牵累你们,放心吧,没事。”

  祁天没有再理会齐凌,大摇大摆的朝强叔饭馆而去,中途还逛了不少店铺。

  他以为,外来者在军队的重型武器威慑下,也不敢太嚣张。殊不知他自己的举动,就十分嚣张。

  要是他潜藏行踪,楚家人还能以找不到他为由,找个台阶下。他如此大摇大摆,明显就是不将楚家放在眼里,就算再忌惮道会和天宫,楚家也一定会找他的麻烦。

  中午,祁天来到城东的强叔饭馆,这里显得十分冷清。

  按说此刻时正是该吃饭的时候,自从社会秩序正常运转之后,饭馆也不会只是为政府分配食物,而是以营利为目的。

  祁天心有疑惑,举步走进饭馆,依旧十分寂静。

  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祁天快步走进后堂,他顿时愣在原地。

  地上一抹腥红的血迹,祁天的心顿时提到嗓子眼儿。

  祁天的脚步有些踌躇,怕看到不想看到的一幕,但他最终还是循着血迹走了过去。

  那是两道身影,一老一少。

  祁天脑子里嗡地一声,感觉天塌了!

  “强叔……!”

  “小云……!”

  艳阳高照的正午,天突然阴了下来,紧接着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

  强叔和小云都没有闭眼,脸色白得如同蜡烛,瞳孔中流露的满是惊恐。

  祁天抱着两人的尸体,泣不成声。

  蓦然,他仿佛有什么感应,猛地回头。

  一个身材瘦高的年轻男子站在屋檐下,他身边有五个气息深如海的老者,皆面无表情的看着祁天。

  “你杀我楚家十余人,我才杀两个,余下的命你拿什么来还?”青年男子神色平静,像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祁天放下僵硬冰冷的身体,回身看着瘦高青年:“你!是!谁!”一字一顿,滔天的杀意汹涌而出。

  “我看得出你很生气,但那又如何?”瘦高男子脸上,浮现阴冷的笑容:“我是楚廉。”

  他和楚家五位元神期来到这里,没有任何外人知道,不管这个祁天有多深的背景,今天他必须死,要不然楚家将会成为笑柄。

  就算到时候道会或者天宫追究,自有和他们对等的苏家去面对。

  “去死!”祁天怒吼一声,身形如电,冲向楚廉。

  楚廉摇摇头,脸上满是失望之色:“哎!无趣。”

  楚廉漫不经心的坐在凳子上,看着祁天冲来。

  嘭!

  一个老者挥手。

  祁天就像一个皮球,瞬间被抽飞,手上的长刀直接折断。

  当他正要爬起来,一股超强吸力临身,他不由自主的飞起,落在其中一名老者手上。

  铁钳般的五指,死死捏住他的喉咙。

  楚廉走过来,以折扇拍打着祁天麻木的脸:“就你这种废物,还学人打抱不平?”

  楚廉说完之后,转身走出饭馆,隐约传来一声:“一刀刀割肉,一个时辰之内不能让他死……。”

  想象那场景,令人不寒而栗。

  细雨中,强叔饭馆燃起熊熊大火,燃烧声中不时传出嘭嘭闷声。

  此刻的祁天浑身血肉模糊,瘫软在地,全身骨骼尽碎,不少断骨甚至刺穿他的皮肤。

  即使他修成灵体,可对抗一般元神期,但真正遇上个中高手,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突然,一道绿影闪过,祁天消失无踪。

  五位楚家元神期大感惊诧,他们只感觉到眼前绿光闪现,不但祁天不知所踪,连之前杀掉的那一老一少,也不知去向。

  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竟然能在五名元神期的注视下,将人掳走?并且神识完全感应不到。

  要知道五人之中,修为最低也是元神中期,还有元神后期存在。

  要从他们手下悄无声息的将人带走,在圣地不允许合体期存在的情况下,发生这种情况,太过匪夷所思。

  五人相顾无言,又心生惶恐,只能返回楚家,将事情禀报楚廉。

  虽然他们是楚家的高端战力,但都只是归附楚家的外姓长老,且有神魂誓约束缚。如今圣地楚家管事的,还是那位心思深沉,且手段狠辣的楚大少。

  楚廉得知消息,手上还拿着一本圣地的历史书,一言不发,眼皮都没抬一下,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

  五位长老虽然修为比他高得多,却恭敬的低着头,像犯错的孩子面对老师,深怕惹起这位楚家嫡长子的怒火。

  “好了,我知道了。”楚廉轻描淡写的挥挥手。

  五位老者不敢多言,躬身垂首。

  楚廉放下手中书本,轻声道:“我之前让你们找祁天的消息,有结果了吗?”

  楚廉心中判断,道会和天宫应该没有那么快得到消息,救走祁天的应该是齐家嫌疑最大。

  他要对付齐家,只是一句话的事情。

  但祁天的出现,让楚廉觉得,还是先了解清楚之后,再决定下一步动作比较好。

  楚廉行事向来谨慎,任何事都尽量做到知己知彼,也正是这种做事态度,才是他在楚家地位的保证。

  此时的祁天,又回到城外苏雨竹开辟的洞府中,齐萱赫然坐在他旁边。

  轻抚着他苍白的脸庞,齐萱芳心揪痛,美目含泪。

  她知道,祁天身怀木灵,不会轻易死去。

  如今最担心的,就是怎么让楚家放过祁天?

  看着这个将自己芳心占满,奄奄一息的男人,齐萱苦叹一声,心中做出了决定。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