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9章:神识攻击

更新时间:2017-11-15 14:18:20 作者:焰森 字数:2301

祁天一击将影族元神期斩杀,这一圈的空气似乎都有些凝固。

  轩辕家的一位元神期老者,发自内心的对祁天竖起大拇指:“道兄这隐藏修为的功法十分玄妙啊!改天有空切磋一番,老朽对隐藏修为也颇有心得……”

  祁天尴尬一笑:“马马虎虎啦,大爷,咱现在似乎在打群架啊!这些能不能晚点再说?”

  言罢,生疏的踩着长刀,朝另一处“龟速”而去。

  “我滴个娘呢,这家伙这么生猛?”

  “难怪,苏家大小姐跟咱联盟的齐萱仙子,都对他青眼有加!”

  祁天歪歪扭扭的踩着长刀,在诸多元神期的战圈游来荡去,让人大跌眼镜。

  你踏马一招杀掉元神期,用得着这么明显的装逼吗?

  在其他人看来,他就是在装。

  奈何祁天就算知道旁观者的想法,他也无法改变御物初级的窘境。

  “小道兄这御剑之术,当真惊奇啊!改日交流交流?”之前那轩辕家的元神期,嗖地出现在祁天面前,对他御剑的姿势大加赞美。

  他那神情落在祁天眼里,更像是看到一个卖大力丸的江湖骗子。

  交流你妹啊!你以为老子想这样御剑?那不是没办法的嘛!

  祁天心中这样想,脸上却一脸微笑:“好说,好说!”

  影族元神期,根本无暇顾及身边游荡的两个奇葩,心中甚至更希望他俩继续磨叽。

  “九叔救命啊,我要死了!”轩辕睿满头黑线,朝着揪住祁天不放的老者大喊。

  老者一听,那还了得!睿睿可是轩辕家的独苗,绝对不容有闪失:“小道兄,回头再叙,我去去就来,我如果不去的话……”

  “靠!去你丫的!”祁天感觉脑袋都要爆了,不等他说完,直接一脚给他踹去轩辕睿那边。

  祁天脚猛踏长刀,十分猥琐的在元神期战圈外游荡。

  突然他大喝一声:“拳打八荒!”

  刹那间,小范围内几乎全是他的拳影,极其炫目。

  一位被两人围战的影族元神期,根本无暇分身,随意挥手格挡。

  咔嚓!

  手骨碎裂,祁天的拳头,如同密集的雨点,打得影族高手身体不断扭曲。

  苏家两位元神期执事,抓住机会,一剑斩掉对方头颅。

  “哎呀!”就在祁天准备继续偷袭的时候,突然感觉头晕目眩,直挺挺的栽下高空。

  他遭到神识攻击,虽不知道是谁出的手?但必是影族无疑。

  神识攻击无影无形,难以判断方位。而祁天的神识本就是弱项,对方似乎看穿他的本质。

  祁天栽落,不少人大惊失色。

  其中,刚刚赶到的苏雨竹和齐萱,表现得尤为突出,不约而同的朝他冲去。

  苏雨竹突然停下来,猛地回头,身上玄光大盛。

  当她正要冲向祁天的时候,发现齐萱也冲了过去,心中正想该如何劝说她离开祁天,却感应到身后某处神识波动极其强烈,又一道神识攻击冲她而来。

  苏雨竹很清楚,她身后没有影族人,全是苏家召集的中、小势力修士。

  她神识迅速锁定那个位置,但是原本被她锁定的目标,突然就消失了,这让她大感吃惊!

  百灵宗弟子修炼《云岚经》,向来以神识强大著称。

  能瞬间摆脱苏雨竹的神识锁定,说明对方的神识强度,最起码不弱于她。

  除了拥有专修神识的功法,正常情况下神识强大者,大多都是修为精深之辈。

  但这样一个强者,为何会藏在弱小修士之中?

  她突然产生了一股不好的预感,仿佛当初在灵界被追杀那种感觉又来了,难道是杀手?

  就在苏雨竹怔怔出神之际,齐萱已将昏迷的祁天带到她身边。

  “闪开!”苏雨竹突然推开齐萱,后者正莫名其妙,但觉苏雨竹身上再度玄光大盛,一头猛兽影像出现在她身周。

  一股强烈的灵力波动,以苏雨竹为中心,迅速扩散开来,不少修士直接被推开数十米距离。

  几乎就在一瞬间,那巨大的猛兽影像遭到攻击,荡起一层涟漪,几乎破灭。

  齐萱瞠目结舌,齐家的高手随即将她和祁天保护起来。

  因为他们都知道,齐萱怀里这个昏迷的男人,和苏家大小姐关系非同寻常,必须得保护好了。

  苏雨竹严阵以待,但那种令人窒息的压迫,却突然就消失了。

  神识强大的她,敏锐的觉察到,有一个极淡的气息飘然远去。

  苏雨竹笃定,这么高超的敛息之术,必是久经训练的杀手无疑!

  没想到,灵界的杀手,竟然追到了圣地?

  齐萱虽然无法感应到什么,但苏雨竹的气势突然变强,她知道事出必有因。看到苏雨竹凝重的表情,她也心中释然,更是对她感激万分。

  推开她和祁天,目的只是为了避免他们受到伤害。

  祁天的受伤,也使得轩辕家那啰嗦的九长老大怒,见到有苏雨竹保护祁天,他毫不拖沓的冲进元神期战圈,与同伴合力剿杀影族高手。

  虽然祁天哑火,但苏家和轩辕家,仍然以绝对优势,将数百影族人,全部击杀在护山大阵前。

  在精擅医术的修行者检查之后,对祁天的伤势,得出的结论一致:灵台破损!

  这是个什么概念?在场的修行者十分清楚。

  灵台是一个人思想意识的中枢,也是修行者神识产生之地的识海所在。

  灵台破损虽不致死,但轻则丧失思维功能,也就是成为白痴;重则变成活死人,永远也醒不过来。

  齐萱脑袋一片空白,她怎么也想不到,期盼已久的见面,竟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苏雨竹则深深的自责,想到要不是因为她,祁天也不可能被杀手盯上,更不可能造成现在这种局面。

  “苏姐姐,我想带他回到他亲人的身边。”齐萱有些万念俱灰,仿佛天地都失去了颜色。

  她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祁天在她心中占据了重要位置,只是觉得,哪怕他这一辈子都不醒来,她也甘愿就这么守着他。

  “也好,我陪你一起去。”苏雨竹点点头,玉手一拂,祁天的身影消失不见。

  轩辕家的人也十分遗憾,祁天的战绩他们都知道,在北方边境他可是纵横捭阖,杀得影族望风而逃,不曾想却在这里遭到重创。

  齐萱说将他带回亲人身边,有苏雨竹陪同,自然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有人忧虑也有人欢喜,最开心的莫过于邱飞宇了。

  他对齐萱垂涎已久,在南岳几乎天天都去缠她,却没得到过哪怕一丝机会,甚至笑脸都很难见到。

  而齐萱在见到祁天的时候,脸上绽放出来的笑容,让邱飞宇十分妒忌。

  他自问无论是长相还是家势,各方面都比祁天出色,为何就是得不到她的青睐?

  还有那个苏雨竹,怎么就那么下贱?

  竟然对一个圣地土著那么上心,为什么?这何其不公?

  现在祁天变成这样,邱飞宇顿觉心情大畅。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