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4章:封印再次松动

更新时间:2017-11-15 11:43:01 作者:焰森 字数:2157

杨将军是指挥军队多年的将领,要论任人用人的水平,那绝对是炉火纯青。

  玄天营一直没有正营长,那是因为以前是老首长亲自在抓,如今祁天的声名隆盛,他做营长老首长也不会有意见。

  再加上,杨将军从祁天和卢静舒的打闹中看得出,这两个年轻人之间,必定有些名堂。

  也唯有祁天这种人才,方能配得上老首长的孙女,何不撮合一把?

  “首长,这不行啊!”

  祁天顾不得满身尘土,像个受气的小媳妇,哀怨的看着杨将军。

  他刚把玄天营女兵鄙视得一文不值,突然让他带领玄天营,这完全是要把他架在火上烤的节奏啊!

  “军令如山,你敢抗命?”这话倒不是杨将军或者卢静舒说的,而是丘兰心。

  从她那意味深长的眼神中,祁天仿佛看到,未来他在玄天营灰头土脸的模样。

  杨将军笑了笑,没有理会祁天的抗议,转身带着卫兵离去。

  人们相继散去,苏雨竹、轩辕兄妹、卢静舒、林珞则围着祁天,要他讲述到底发生了什么?

  尤其是卢静舒,三菱刺是她亲手刺入祁天心脏的,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样居然都杀不了这家伙,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胎?

  若非男女有别,又是在严肃的军营中,说不定她会忍不住将祁天扒光,仔细研究研究。

  原来,当祁天被刺穿心脏,生命力迅速流逝,这也惊醒了木灵。

  而那个擅长炼制傀儡的影族高手,担心祁天身上的血液流干,帮他止住流血。

  众所周知,血液承载着力量,影族傀儡师看中的正是祁天的一身力量,自然不会让他变成废物。

  他迫切想把祁天炼成傀儡,一路风驰电掣将其带回洞府,各种珍稀材料全部用上,却不知道祁天在木灵的帮助下,已经在开始恢复。

  当他全力炼制傀儡的时候,祁天暴起杀人,不但要了他的性命,更是将整个洞府内炼制傀儡的材料收刮一空,还额外得到数百元晶。

  虽然伤势无碍,但却没有完全恢复。

  祁天没有试图在影族大营里赚积分,直接朝边境军营狂奔。

  他的行动自然瞒不过三窍后期高手的神识感应,影族派出数十人来追杀他,然而却全变成了感应玉碟上增加的数字。

  幸运的是他回归及时,再晚一步卢静舒必定香消玉殒,因为老首长已明确下令:“杀!”

  祁天的经历让众人不可思议,其中也有疑惑。

  炼体士虽然肉身强大,却无法像修行者那般,调集体内灵气疗养伤势。

  而且,炎黄军人手中的三菱刺,除了苏雨竹,轩辕兄妹早有见识过。那种武器带来的贯穿伤,就是修行者也颇为头疼,不可能短时间全部治好。

  祁天是怎么做到的?

  但他自己不说,大家也不好多问,打听别人的秘密,在修行界很忌讳。

  轩辕睿心想,那应该和祁天超乎寻常的恢复能力有关。

  在祁天的斡旋下,紫微大陆几人对卢静舒的偏见逐渐消除,两人之间时不时的拌嘴嬉闹,丝毫看不出是两个刚刚死里逃生的人。

  苏雨竹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流转多次,最终她起身看着祁天:“跟我来,我有话要和你说。”

  在余下几人不解的眼神中,两人先后朝远处奔去,直至消失众人视线之内。

  覆盖大地一个多月的大雪消融,圣地的空气中灵气更加充裕,不少修行者相继突破瓶颈,元神期的桎梏一夜之间破除。

  一些灵脉名山中,到处都有人突破境界产生的灵力波动。

  圣地封印再次松动,又将迎来什么变化呢?

  苏雨竹落在一条刚刚解冻的河边,微微河风吹着她的裙摆,飘然而灵动。

  她身上仿佛有种,乘风上琼霄的仙灵之气。

  “哎哟喂,我可是伤员。”祁天气喘吁吁的弯腰,双手支膝,脸色有点发白,他的伤的确没有好利索。

  他不是修行者,不会运行灵力温养伤势,木灵只是将他的伤治好,并没让他直接完好如初。

  用木灵的话说叫这磨砺,只有不断受伤,不断自行痊愈,才能提升自身的恢复能力。

  苏雨竹虽然没有看祁天,却也能感应到他的虚弱,但她并没有因此而心软,因为事关小晴的幸福。

  “你喜欢卢静舒?”苏雨竹直接开门见山。

  祁天一脸懵逼:“谁说的?我喜欢你妹,也就是苏晴。”

  苏雨竹暗暗松了口气,道:“我是女人,我能感觉得到卢静舒喜欢你,你打算怎么办?”

  “开什么玩笑?”祁天显然不信,他很清楚,卢静舒一直都看不起他:“见面就捅我个透心凉也叫喜欢?这种表达方式,是不是也太刺激了点?”

  “我的感觉不会错。”苏雨竹相当自信。

  祁天认真上下打量了苏雨竹的背影一番,这青涩的体态,明显就是个未经人事的小黄花,也好意思装恋爱专家?

  “你……谈过恋爱么?”祁天鬼迷鬼眼的问道。

  苏雨竹俏脸唰地通红,上齿紧咬下唇,“恋爱”二字,她曾从轩辕曼舞的口中得知含义。

  她有个家族指定的未婚夫,乃灵界八公子之首,但两人之间从来都是止乎于礼,要说经验,她还真没有。

  好在她现在是背对祁天,不至于当场出糗,心中暗骂祁天是个混蛋,哪壶不开提哪壶。

  “哦……”见她不说话,祁天恍然大悟:“你肯定没有谈过恋爱,那有没有喜欢的人?”

  苏雨竹做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俏脸含霜的转过身瞪着祁天,厉声道:“你要是心中有小晴,就不要和卢静舒走那么近!”

  “为什么?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必然联系么?”祁天双手一摊,道:“再说了,我现在是她的上级,好不容易咸鱼翻身,也该让她体会体会当遭人白眼是啥滋味。”

  “你这样睚眦必报,跟奸诈小人有什么区别?”苏雨竹被祁天带着走,一时忘记她找他来此的目的。

  “我奸诈咋了?我骄傲了吗了?”祁天大言不惭,完全当好话听了。

  “你……”苏雨竹竟无言以对,转言道:“不要让我发现你有对不起小晴,否则我饶不了你。”

  祁天没有再逗她,若有所思道:“对了,苏晴她现在在哪里?是不是在苏家的驻地?”

  “你知道,苏家有两拨人在找你,其中一拨就是小晴和她哥。”

  “那另一路又找我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