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3章:想让我背黑锅?

更新时间:2017-11-15 11:41:24 作者:焰森 字数:2296

杨将军心里其实很清楚,祁天的生死,除了那几个他的朋友,大多数外来者并不在乎。

  他们甚至恨不得军方的强者都消失,那样他们才能更加肆无忌惮。

  祁天对于炎黄军队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没人想他死,这本就是个误会。

  但眼下的形势,如果不处理卢静舒,这些外来者必定紧咬不放。

  如果没有他们抵抗影族,就算炎黄军队再强大,对数之不尽的影族人,也毫无必胜把握。

  然而,卢静舒的身份特殊,杨将军很清楚,这也是让他为难的根本原因。

  杨将军曾是西南军区大首长卢冠雄老爷子的部下,也知道卢老爷子只有这一个孙女,视为掌上明珠,杀他孙女这还了得!

  “看来,我们这些人在这里并不受欢迎啊!”诸葛清明阴阳怪气的说道,更是引得众人皆盯着杨将军和林珞。

  杨将军刚要说话,外面突然有人报告:“首长,西南军区的电话,指名要您接!”

  “诸位稍等!”杨将军起身离开,怀着忐忑的心情接到电话。

  祁天刚刚为军队长脸,转眼就被卢静舒误杀,这个坏消息很快传遍全军,所有人都心情沉重。

  直到电话挂断了很久,杨将军都没有缓过神来,心中五味杂成。

  杨将军点燃一根烟,一口没抽,直至燃尽,沉沉叹气,道:“将卢静舒带去训练场。”

  发出这道命令,他像是老了十岁,佝偻着背回到之前大家商议的地方。

  “军委命令,枪决卢静舒,立即执行!”杨将军将老首长的话转述完,强撑着转身离开。

  苏雨竹和轩辕兄妹,并不觉得处决卢静舒有什么不妥,祁天是他们的朋友,卢静舒和他们没什么关系。

  不管杀不杀卢静舒,祁天也不可能再回来,于他们而言,只算是出了口气罢了。

  但是,作为炎黄军队军官的林珞,心中更多的是遗憾,虽然她一直和卢静舒较劲,但内心里还是佩服更多些。

  更何况,现在祁天没了,再失去卢静舒。

  对玄天营而言,打击是巨大的;对整个军队而言,损失是不可估量的。

  但这是命令,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训练场上,不少军队骨干队列肃穆,看着高台上那双眼无神的美丽军官,皆十分沉重。

  声名远播的的“南凤凰”,真的就这么被处决吗?

  前方高台上,卢静舒身上没有捆缚,她却跪在地上,像是在忏悔。

  杨将军拿着手枪,站在她身后,虎目满含泪花。

  许久不见的太阳出现在天空,炎黄大地的积雪迅速融化,山间林里生机盎然。

  卢静舒抬头望天,漂亮的双眼不避刺目阳光。

  数月的阴霾,今日得见太阳,然而却是她的死期。

  因为对祁天萌生情愫,才对他的叛敌恨得更深,以至于失去理智。就算今日以死偿还,她心中依旧对祁天深怀愧疚。

  回到大营她一直待在小黑屋中,她心中想得最多的还是祁天,想到他被影族人控制,想到他底受了多少苦楚,想到他如何逃出生天……。

  而自己对他在北方边境的战功不闻,见面时也不问缘由,直接对他动手。

  爱之深,恨之切?多么痛的讽刺。

  杨将军嘴动了几下都没有说出话来,他的心情更是复杂,缓缓举起手中的枪。

  卢静舒缓缓闭上眼睛:就让我随你而去,来世再赎罪吧!

  “住手!”苏雨竹突然冲上高台,挡在苏雨竹和杨将军之间。

  苏雨竹出现在高台之上,所有人都不解的看着她。

  之前主张要杀卢静舒的,就属她闹得最凶,她到底想干什么?

  “军队内部的事情,闲杂人滚开!”卢静舒以为对方是想亲手杀她,不由大怒。

  她杀了祁天,有罪,她认罪。

  但一个外人妄想干预军中之事,她不答应,这和她有没有罪无关,事关军队威严。

  卢家一门两将,被誉为将门世家,卢静舒自小深受军队文化熏陶,岂能容忍别人挑衅军队威严?

  苏雨竹对卢静舒显然也没什么好感,但她恩怨分明,道:“祁天可能没死,我不想欠谁什么!”

  此言一出,群情哗然。

  尤其是亲眼见到祁天抽搐,被三菱刺扎穿身体的卢静舒和丘兰心,心中更觉得不可思议。

  这可能吗?

  就算被三菱刺随意刺伤,如果不进行及时有效的治疗,都会失血过多而死,更何况还是从心脏处被刺得前后通透。

  并且,受伤的祁天还被影族抢走了,影族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他?

  很快,训练场外出现一道身影,一晃之后出现在高台上,不是祁天还有谁?

  众人无不好奇万分,他怎么可能还活着?

  且不说被受伤,单是落到影族手中,也不可能给他留活路啊?

  卢静舒满脸惊喜的看着祁天,不是希望他为自己求情,而是见到他活着,她觉得就是死了,玄天营也还有希望。

  “杨将军,我没死,可不可以放过她?”祁天行了个标准的军礼。

  杨将军心中大安,这下总算可以给老首长交代了,但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卢静舒斩钉切铁道:“不行!”

  众人皆是不解,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这卢静舒是不是傻啊?

  她很快打消众人的疑惑:“我不问缘由,对战友下杀手,无组织无纪律,应该依法处决。”随即扭头看向祁天,一脸释然:“我希望你带好玄天营!”

  “不带!”祁天想都没想,一口回绝:“要我成天窝在娘们儿堆里,我觉得膈应!”

  这还不算完,为了让卢静舒放弃求死之心,祁天道:“你看她们要肌肉没肌肉,要力量没力量,你把她们带成这副熊样儿,想让我背黑锅?门儿也没有!”

  “你说什么?”卢静舒唰地蹦起来,一把拧住祁天的领口,咬牙切齿道:“有种你再说一遍!”

  “干啥?你以为你是领导我就怕你啊?这是军营,注意影响!”祁天的手,隐晦的一巴掌拍在不该碰的位置,一脸挑衅的看着卢静舒。

  “混蛋!”卢静舒俏脸通红,瞬间跳开,末了还不忘一脚揣在他屁股上。

  祁天眼珠转动,夸张大叫一声,然后摔下高台,惹得哄堂大笑。严肃气氛被他破坏殆尽,不过却没人怪他。

  经此一闹,卢静舒再无求死之心,但她依旧没忘自己的过错:“我请求处罚!”

  杨将军当即朗声道:“卢静舒违反军纪,虽未造成严重后果,但必须惩罚,今日起降为玄天营普通士兵,以观后效。”

  祁天平安无事,苏雨竹等人也心情大好,关于卢静舒的处罚,他们根本没多大兴趣。

  至于诸葛家和百里家,他们之前是咬住祁天被杀大做文章,如今这个理由不存在,还有什么好说的?

  “即日起,任命祁天为玄天营营长!”

  杨将军命令一下,祁天顿时哭笑不得。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