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章:知作不知,能作不能

更新时间:2017-11-08 11:36:31 作者:焰森 字数:2167

祁天的想法很简单,既然轩辕睿的实力在外来者中能排中上,和他切磋过后,也能知道自己的实力算什么层次。

  “我就是想印证一下,如果我要硬闯过去,需要花费多少时间!”

  祁天和轩辕睿切磋,完全是炼体士的切磋。

  一番酣畅淋漓、旗鼓相当的大战,两人皆是鼻青脸肿,躺在地上喘气。

  最后,轩辕睿略胜半筹。

  但轩辕睿自知,若是两人情况相等,他绝对不是祁天的对手。

  因为他不但是七阶战体,同时还是一名三窍后期的修行者。

  可以说自打娘胎里起,他就接受家族各种珍稀资源的锻造,加上二十多年的修行,无论是感知力,还是技巧运用,都比祁天更胜一筹。

  法体双修虽然极耗时日,被人诟病为舍本逐末;但不可否认,二者兼修,在战斗中有强大的优势。

  这种优势,在轩辕睿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但他同时对祁天强悍的恢复能力,以及远胜于他的防御力,也是十分羡慕。

  防御力惊人好理解,因为祁天昨日受到佛光洗礼。

  而佛家有种久负盛名的法身叫“金刚不坏”,佛光中便含有金刚之力,炼体士获得佛光洗礼,自是如虎添翼。

  至于恢复能力,按紫微大陆的的说法,是与各人体质密切相关。

  但轩辕睿心中却有疑惑,就他从典籍中所知悉的恢复能力,绝对达不到祁天这种程度。

  昨日在山洞内,祁天衣服被佛光震散,胸前有一副树形图案,和传说中木灵认主的情况很相似。

  但轩辕睿不能确定,就算祁天炼体天赋再如何惊人,始终只是不能修行的凡人。

  金、木、水、火、土,被称作五行,五行各有灵,乃构造天地万物的基础。

  修行者所炼化的天地灵气,也在五种属性范围之内。

  五行之灵不可能随意认主,更不消说对象还是凡人。

  修行界常用的令五灵认主的方法,不外乎强行炼化,或者以精血激活沉睡的灵物。

  强行炼化,必须辅以强大的修为,不懂修行的凡人或炼体士,是不可能做到。

  至于能够唤醒灵物的精血,只能是那些如真龙、火凤等,逆天的传承血脉。

  而祁天的血脉并不出众,轩辕睿神识强大,能轻易感应得到,故此他排除那副属性图案是木灵的可能性。

  “以轩辕哥的实力,在外来者中尚且只能排在中上,看来我只能放弃硬闯的念头了!”祁天叹了一声。

  轩辕睿附和道:“我的实力在出来圣地时能排到中上,但现如今时过一年多,定会有更多厉害角色到来,说不定早就排不上号儿啦。”

  顿了顿,没头没脑的说道:“我父亲常对我说一句话,‘知作不知,能作不能’。意指得学会藏拙,不露锋芒,修行界强人、狠人多不胜数,低调才是生存之道。”

  “多谢轩辕哥,受教了!”祁天弹身而起,朝着北方而去。

  轩辕睿并未挽留,虽然和祁天脾气对味,一番切磋也获益良多,却也不便强留。

  从祁天那孤独的背影中,轩辕睿感觉这家伙很不凡,具体哪里不凡?他也说不上来,只是种感觉。

  祁天身为九锁缠身的极品废体,炼体达到如今的境界,其中的辛酸轩辕睿就算没有亲历,也能大致想象得到。

  洞中昨日佛光普照的现象,更是让轩辕睿笃定,自己的预感不会错。

  相比之下,自己生在大家族,修行资源不愁,事事有人引导,实在是太幸运了。

  但恰恰也是这种幸运,注定他只能按着家族安排好的方向前行,想到这里又有些羡慕祁天的自由。

  ……

  如今就算积雪及腰,但祁天的速度极快,根本不等陷落雪中,就直接飞驰过去,传说中的草上飞不过如此。

  如今大雪已停,月上中天,大地白雪皑皑,并不黑暗。

  随着淘汰一百多年的民兵制度恢复,更多人加入民兵,走出城市。

  得到枪支的民兵组织,使得曾经废弃的小城,以及村落再度恢复生气。

  政府一边应对周边风云变幻的局势,同时也分出财力物力,大力发展基础建设,虽然还没达到以前公路到门口的状态,但各大未损城市之间的道路,已基本抢通。

  民众能自食其力,政府压力也小了很多,但这并不表明世界和谐。

  西南边境的战事归于平静,炎黄军队开进摩诃帝国,但更多的影族人混入摩诃民众内,安全压力也空前巨大。

  北方边境同样不容乐观,与金沙帝国的战争早已打响,同样有大量的影族人混入,且实力都很强。

  虽然这些高阶影族人,还做不到无视热武器的威胁,但他们高来高去,很难锁定。

  况且,他们不以大军团出现,而是三两个一组,渗透力极强,对炎黄军队的威胁极大。

  炎黄帝国境内有数目庞大的外来修行者,之前都在争夺灵山灵脉,根本没有理会影族人。

  直到帝国领导层接见外来者代表之后,他们才分出不少人协助炎黄军队,才算勉强将边境战事稳住。

  两边战事暂处于胶着状态,只要一开战,立即变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态势,炎黄军人大多不是进化者或觉醒者,类似这种小型遭遇战中劣势明显。

  至于领导层和外来者达成什么协议,外界不得而知。

  外来者虽有一部分进入军队对抗影族人,但争夺灵脉的战斗却更加惨烈,并不时有民众无故伤亡的消息传出。

  总之,基层老百姓,对这些外来者并无好感。

  祁天一路奔袭,昼出夜伏,三日之后到达昆仑山脉。

  原本昆仑山脉并不在北方,但大地拉伸之后,却出于正北方的位置,并且走向也发生了偏移,整条山脉由北向南延伸,现在到底有多长,目前还没有确切数据。

  西南边境的莫金山脉,被誉为世界的脊梁。

  昆仑山则可以说是万山之祖,于炎黄文明的发展和延续,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

  祁天正准备翻越山脉,耳畔传来一声重物砸落的声音。

  他知道有很多外来者争夺灵脉,昆仑山自然不会辈忽略,也没想多管闲事,举步上山。

  然而,十分钟之后,他又退回山下,看向不远处那个被砸出的大雪坑。

  祁天四下观望,确定无异常之后走了过去。

  白雪上星星点点,月光下看起来是黑的,但却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雪坑中,趴着一道柔弱的身影。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