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1章:初入万象城

更新时间:2017-11-04 10:24:59 作者:焰森 字数:2302

对于祁天进阶时的惨状,他不主动说,卢静舒也不好多问。

  只是她心中难免担心,祁天不但是爷爷看重的人,也是她是玄天营一员,得找个合适的机会了解一下。

  不要走入什么邪魔歪道才好。

  成为三阶战体的祁天,理论上讲,与三田后期的修行者同等级。但要论近身战斗,他完全可以硬抗三关期存在。

  这也让玄天营的战斗力有显著增强。

  通过这一路秘密潜行,摩诃军队的兵力部署,几乎都被玄天营传回后方指挥部。

  莫金山上白雪皑皑,山下却绿意盎然,不管是炎黄这方还是摩诃那边,皆是如此。

  原本靠着此山过活的摩诃人,因为两国战争的开启,全部举家搬离,沿途到处都是空置的民房。

  考虑到十三人同时行动目标太大,两国人的长相区别也很大,加上现在又处于交战时期,卢静舒决定在莫金山里成立临时指挥部。

  她和祁天继续深入摩诃帝国打探,其余人暂时留在指挥部随时准备接应,由第三营长丘兰心负责统领。

  两人扮作难民模样,朝着就近的城市赶,天空战机轰鸣,路上随处可见装备精良的军队,皆朝着前线赶。

  这些在卢静舒和祁天眼里,和赶去送死没什么区别。

  摩诃帝国这般大范围调兵遣将,定然逃不过炎黄帝国的卫星侦察,但很多情报还得人为去收集。

  炎黄帝国如今的军事实力,现目前地球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敢叫板,这都是立国两百多年以来,通过一场场硬仗打出来的威风。

  炎黄帝国的崛起过程,可以说是一部血泪史。

  初生的炎黄帝国,世界列强各种封锁,各种制裁,各种欺辱,各种炫肌肉,各种不平等。

  帝国先辈在这种屈辱的压力之下奋起直追,短短百年时间,便全面超过西方列强数百年的积累,更通过几场严酷的战争,确立了炎黄帝国在世界上的强者地位。

  在封印松动之前,地球各国的游戏规则,皆由炎黄帝国制定。

  也正因为自身发展磨难重重的经历,炎黄帝国制定国策,向来讲究“和谐共赢”,富有建设性却又本着人道主义,在国际上享有极高的威望。

  而摩诃国与炎黄帝国毗邻,发展中没有少受炎黄帝国的帮助,该国人向来懒散,到底影族人给了什么好处?让他们不管不顾,飞蛾扑火般与强大的炎黄帝国开战?

  打探情报属于机密行动,祁天和卢静舒避开主干道,挑选人迹罕至的山岭前行。

  只要进入城市,隐藏身份就容易得多,不少炎黄人都摩诃帝国经商,也有很多定居的。

  三阶战体的祁天,身体强度比三田后期修行者还强,而卢静舒如今已是三田后期,更让他万分吃惊。

  这修行速度,要是让紫微大陆的天才知道,还好意思以天才自居吗?

  当然,倒不是说紫微大陆的天才不堪,也不是因为她九处大穴没有加锁,天生就是修行的好料子。

  究其根本原因,乃是因为这方天地,是渐渐复苏的修行圣地。

  并且卢静舒得到齐萱的帮助,学会炼化天地灵气锻造自身,而不再是靠去杀灵兽,或者击杀修行者获得反哺。

  那包木灵果实起码还剩五六十颗,齐萱全部送给她。

  也正是这些果实和修行之法,使得玄天营本来就是三田期的三位副营长修为精进,其余十二名女兵也在一夜之间全部晋升三田期,整体实力飞涨。

  齐萱不但教会卢静舒修行炼气,还赠送这么珍贵的灵果,看似同情心泛滥,实乃一步高棋。

  想要在圣地树立家族的威信,和当地最大势力合作,无疑是最佳选择。

  就目前的圣地而言,还有什么势力能大得过国家?

  此前龙象商会和军方合作,皆各怀私心,注定无法长久。

  齐萱善良不假,但她绝对不傻。

  在强叔饭馆和祁天一番对话,颠覆了她对凡人的一贯认知,尤其是圣地的凡人。回想两个多月的圣地见闻,这个世界的凡人的确不同于紫微大陆。

  齐萱早就知道卢静舒其人,当祁天介绍到她的时候,齐萱便想到一定要交好她。

  再说了,连祁天都愿意服从的女人,不但值得结交,更值得深交。

  齐萱不惜连灵果都拿了出来,要是带回紫微大陆,其价值难以估量。

  眼下最重要的是,迅速在圣地站稳脚跟,交好军方必能事半功倍。

  当然,卢静舒也没有让齐萱失望,回到军部立即将齐萱的要求和爷爷提起。

  上位者向来懂得权衡,军部前移之后,龙象商会所受制衡将会削弱,同样来自紫微大陆的齐家出现,这是牵制龙象商会的绝佳势力。

  老首长当即做出批示:南岳市允许齐家和龙象商会共同存在。

  其实,这可以看做是一场各取所需的交易。

  齐家因为传授修行之法给卢静舒,理所当然的获得军队的信任,名正言顺的在南岳发展;而玄天营,则得到弥足珍贵的完整修行之法。

  起码目前看来是双赢。

  万象城,摩诃边陲的第一大城。

  此城因为距离炎黄帝国最近,炎黄人最多。

  祁天和卢静舒深夜到达,与炎黄帝国的大城市几乎都是不夜城不同,万象城的夜晚万籁俱寂,根本看不到人走动,甚至街灯都没有。

  要不是有月亮,对面估计都看不到人。

  两人决定先找个酒店住下,天亮再去找当地的情报组织。

  突然,卢静舒一把拉住祁天,瞬间隐蔽在黑暗的角落里。

  祁天没有神识,感知不到危机,蹲在她旁边没有作声。

  然而,在他们头顶的高空,却有一名黑袍人,环抱手臂冷眼看着他们。

  齐萱是三田后期,要瞒过她的神识感应,起码也得是三关期存在。

  卢静舒眉头微蹙,还在闭目感应,之前那道气息一闪而逝,怎么突然就不见了呢?

  祁天等了半天都没有发现什么动静,无聊的举目四顾,蓦然看到头顶的黑影,顿时觉得脊背生寒。

  去拉身边的卢静舒,不想伸手却按在她胸口,拉拽了几下。

  卢静舒正要发作,但见祁天的神情不对,也顺着他的目光看上去,顿时花容失色,完全忘记还有只咸猪手,放在不该放的位置。

  此人相隔如此之近,她却丝毫没有感应到他的存在,很明显这人的修为比她高得多。

  “跑!”

  祁天缓过神来,直接拉起卢静舒,闪身钻进身后黑巷。

  黑袍人蓝幽幽的眼眸露出一缕戏谑,不紧不慢的跟在他俩身后,他很喜欢欣赏猎物在绝望中挣扎的情形。

  卢静舒明白,面对神识比自己强的对手,再使用御物飞行,和找死差不多。

  而在地面行动,祁天的速度则比她快得多,任由他拉着跑。

  “竟然是名炼体士?真是稀罕。”黑袍人轻语一声,依旧坠在两人后面。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