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章:以伤换命

更新时间:2017-11-02 11:10:30 作者:焰森 字数:2093

卢静舒暗怪祁天不服从命令,擅自行动,但眼下不是问责的时候,战机稍纵即逝。

  五名玄天营成员,几乎同时朝小山包另一边丢出手雷,然后迅速调整位置,急速绕行。

  轰轰轰……

  手雷爆炸声虽不如导弹那般强大,但不能否认,在这种小范围、近距离的情况下,手雷的杀伤力不容小觑。

  在卢静舒五人离开草丛之后,另一边的手雷,亦如同下冰雹般砸过来。

  然而玄天营成员都是觉醒者,她们的速度、战斗意识,远非普通士兵可比拟。

  先前藏身的草丛,瞬间变成火海,然而卢静舒五人,已包抄绕过小山包。

  卢静舒开枪撂倒剩下那名黑袍人,手雷扔出的同时枪声响起,慌乱的摩诃士兵成排倒下。

  仅仅五人的火力,竟然全面占据上风。

  这也很正常,玄天营女兵都是觉醒者,并且在卢静舒的带领下,训练也十分严格,她们几乎都能做到弹无虚发。

  最主要的是,祁天相当于解决掉三名黑袍人,才让他们压力大减。

  祁天跑出一段距离,在一处山坳停下来,两名黑袍人一言不发,身影同时消失。

  容不得祁天多想,瞬间靠近山崖。

  这两名影族人应该只是三田初期修为,祁天在这两人身上,并未感受到多大压力。

  但对方的隐身攻击,着实令人防不胜防。

  祁天身形刚退,两道黑影就出现在他之前立身之地。

  不由分说,祁天主动出击,长刀横斩。

  影族两人倒也了得,身形再度模糊,祁天这刀斩在空处,紧接着左肩吃痛。

  他身形闪退的同时,果断朝左扬刀劈砍。

  只听一声惨叫,血注应声飙出,一名影族人显出身形,捂着胸口跌坐在地。

  祁天这刀直接砍在他胸口,黑袍被鲜血浸湿,令其暂时失去战斗力。

  但是祁天的左臂,同样被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直流。若退得再慢半步,只怕整条臂膀都会被卸掉。

  祁天背靠山崖,顾不得处理伤势,还有一名影族人躲在暗处,危机并未解除。

  影族人难缠的地方就在于此,因为你不知道他会躲在那里?什么时候会出手?

  这会给人强大的精神压力,造成强烈的不安全感,很容易做出错误判断。

  通过数次和影族人交手,祁天总结出一些规律,只要对方出手,就会显出身形。

  他能杀影族人,完全就是以伤换命,只要对方出手攻击他,就能抓住机会,给对手以沉重一击。

  他有木灵在身,不怕受伤。

  他要是能拥有神识,就能感应到对方的大概位置,遗憾的是他只是炼体士。

  只不过,如果对方一直躲在暗处,迟迟不出手,那将会十分棘手。

  不管什么人,要保持注意力长时间高度集中,都是一件十分费神的事情,只要稍有松懈,就可能会遭到致命一击。

  祁天深刻明白这个道理,现在必须求变,让对手主动露出马脚。

  他目光落在那受伤的影族人身上,顿时拿定主意,快得像道闪电,瞬间冲了过去。

  祁天一副不管不顾的姿态,似乎真想劈了那受伤的影族人。

  隐在暗处的影族人沉不住气了,同伴只是受伤,稍作调理就能恢复。如果就这么被杀,他即便活着回去,也不好交代。

  几乎在祁天大刀即将砍到同伴之际,暗处的影族人发出惊天一击,凭空闪现数道惊雷,皆打在祁天背上。

  祁天强忍着剧痛,顺势回转刀锋,整个身体凌空旋转两圈,像只旋转的陀螺。

  成功卸掉大部分雷电攻击的同时,地上的影族人也被旋转的刀锋斩成两截,死得不能再死。

  这是《天心拳》中的一招旋风击,被他用在刀道上,威力丝毫不弱。

  这就是战斗天赋,非刻意为之,偶尔灵光一现,就有亮眼之举。

  另一名影族人,见同伴身首异处,战心全无,转身就跑。

  要是让他逃走,玄天营的行动必被暴露。

  祁天怎能让他得逞,纵身窜出四五米远,指着对方背心,毫不留情的挥刀斩下。

  着影族人虽然无心恋战,却也不是省油的灯。只见他身形一矮,狼狈滚出两三米,避开了这致命一击,头也不回的逃走。

  祁天无奈,长刀随手掷出。

  “啊!”

  影族人一声惨叫,左小腿被打断,但他仍未停下,祭出武器想飞走。

  祁天瞬息而至,伸手抓住他的断腿,挥拳猛击,将之砸落地面。

  成为二阶战体之后,祁天的速度和力量今非昔比。当初他在一阶战体时,对上三田中期的影族人,尚且能战而杀之,如今这两个三田初期,怎能让他们逃脱?

  解决掉影族人,祁天将他们身上收刮一番,储物戒指被他收起来。

  虽然现在无法修出神识,不能打开禁制,但他相信总有一天可以做到。再说了,玄天营那么多觉醒者,她们总该用得上吧!

  虽然他对这些妞儿很不爽,但好歹也是战友,这些储物戒指总比淹没在炮火之中,或者留给那些域外来客好。

  祁天没有多做停留,直接原路返回。

  在他离开时,可是见到一队摩诃兵,起码四五十人。

  并且,还有又一个影族人,他很担心卢静舒那五个妞儿能不能搞定?

  事实证明他的担心是多余的,当他看到满地摩诃士兵的尸体时,不由感觉脊背冷飕飕的寒气直冒。

  这些女人不但嘴上彪悍,这战斗力同样彪悍得让人生畏!可怜老周,还惦记着这里的女兵,祁天只能在心里为他默哀。

  他引着两名影族人离开,前后不过十几分钟时间,就是杀四五十头猪,估计也没这么快吧?

  他哪知道,玄天营是老首长亲自抓起来的,这里女兵虽然数量不多,但都是觉醒者,战斗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祁天始终觉得,卢静舒自从那日和齐萱在饭馆密谈之后,整个人都不太一样。

  至于哪里不不同?他也说不上来。

  他没有神识,无法感知卢静舒的修为境界。

  但是,在军部停机坪见到她时,祁天莫名就出现这种感觉。

  就好像面对齐萱时,才能感觉到的那种淡淡的压迫感。

  不同的是,卢静舒给她的感觉是性烈如火,齐萱则如同能吞噬一切的汪洋大海。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