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章:二阶战体

更新时间:2017-10-30 10:13:37 作者:焰森 字数:2276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沉默看着黑暗中,气氛压抑至极。

  海浪拍打着船身,发出啪啪声响,像是在嘲笑这群人类精英。

  所有人都相信,这不是海浪,必定是一头更为厉害的海兽。

  它正在靠近渔船!

  祁天也感受到极强的压迫感,暗中从乾坤袋里拿出一枚内丹,经过将近两小时的厮杀消耗,他需要吸收内丹来补充力量,让自己达到最佳状态。

  《太古吞天诀》随即运转,内丹化作粉末,这次经脉中没有鼓胀感,只是觉得精力恢复了不少。

  显然还没有达到饱和状态。

  祁天再次拿出一枚内丹,其中的力量瞬间被吸收,鼓胀感再度出现。

  很快,他发现这次不太对劲。

  第一次消化竹青蛇内丹那种感觉又来了——疼!深入骨髓的疼!

  为了不被人看出端倪,祁天咬紧牙关,忍得浑身发抖。

  “你怎么了?”卢静舒挨着他站立,敏锐的发现了祁天不对劲。

  “没……没事,应该是之前受了点伤,一会儿就好了。”祁天强忍着,尽量利索的说完这句话。

  但他的身体却抖得更厉害了!

  卢静舒一把抓住他的手臂,这才感觉到祁天异常:“大家先进船舱,没我召唤谁也别出来!”

  众人没有异议,不管在什么时候,实力决定地位都不过时,更何况她是副营长。

  卢静舒很担心祁天,他之前的表现足够赢得她的重视,这时更不希望他出什么意外。

  “这里没有外人,別忍!”

  祁天根本没注意卢静舒的话,但他确实也忍不住了,一下跪在甲板上,双手不断抓挠着钢铸的甲板,发出令人齿冷的金属摩擦声。

  坚硬的甲板,硬生生被他抓出几道深痕!

  卢静舒大感惊恐,这得多大的力量,多坚硬的手指?

  祁天始终咬牙强忍,没有发出哪怕一声喊叫,十指就像十根楔子,深深嵌入钢板之中。

  大约十分钟过去,对祁天而言,就像漫长的一个世纪,痛感渐渐消退。

  当他再度完全清醒,入眼却是一张满含担忧的漂亮脸蛋儿,他还是很首次看到卢静舒脸上出现这种表情。

  “死不了,别担心,练功落下的老毛病,一会儿就没事了。”祁天撒了个谎。

  卢静舒一怔,旋即恢复冰冷:“谁会担心你?我只是怕不好给爷……老首长交代。”说完也走进船舱。

  祁天捞起左手衣袖,即使没有月亮也能看见,手腕的龙形旁边,已经多出一条淡蓝色的龙纹。

  两条龙纹,说明他已进阶,成为二阶战体!

  前后吞噬过五枚内丹,终于突破一个小境界,炼体士一个大境界有九个小境界,想要活一千岁,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

  一种空前强大的感觉,让祁天豪情万丈,站在甲板边沿,面对黑暗中呼啸的海浪,之前的压迫感此刻完全对他无用。

  就在这时,漆黑如墨的天空突然出现数道灯光,紧接着就是密集的引擎轰鸣声传来。

  “通讯器有信号了!”

  “救援部队来了!”

  “我是庄羽,我们就在鱼船上……”

  自从祁天来到滨海,少校便安排人暗中保护,当他登上渔船并滑向深海,滨海军部很快就知晓了情况,并迅速作出安排。

  祁天根本就没有理会船舱中激动的喊话声,他再度感觉到压力临身,几欲让他跪倒。

  猛然,祁天闪身躲开,速度快到极致。几乎就在同时,之前他站立的地方,出现一道黑袍身影。

  “有点意思,二阶战体!”黑袍中发出阴测测的声音,和祁天曾杀过的两个影族人一模一样。

  “你是谁?”祁天脸色凝重,这个黑袍人给他的压力极强。

  “我?对你来说,就是神。”黑袍人夸张的摆出一个大笑的姿势,却并无笑声传出。

  紧接着他的身影开始模糊,当初遭遇黑袍人追杀那种危机感再度出现,祁天没有多想,身形暴退。

  “不错,预判能力很强,只是如果连区区二阶战体都杀不了,我暗影帝国颜面何在?”黑袍人丝毫不介意透露自己的底细,也可以理解为,他有自信在对方帮手赶来之前结束战斗。

  事实也如黑袍人所料,影族鬼魅的隐身攻击,尤其是在这漆黑的夜晚,祁天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他无法看清对方怎么消失的,自然也无从判断,只能凭感觉乱跑。

  嘭!

  祁天左肩结结实实挨了一击,整个人侧飞出去,撞在船舷上,感觉臂骨都已经被打断。

  恐怖的危机感降临,祁天顾不得疼痛,想也没想朝前一滚,大砍刀同时横劈出去。

  当!

  一声金铁交鸣,大刀被荡开,祁天顺势滚开,算是逃过一劫。

  哒哒哒……

  密集的枪声响起,打得甲板火星四溅,把祁天保护在火力之下。

  不断闪亮的火光中,隐约见到一道黑影消失。与此同时,祁天再受重击,不受控制的飞了出去。

  卢静舒眼疾手快,在祁天即将落海之际,将他抓住并带回船舱。

  刚刚晋升二阶战体的祁天,在黑袍人手下毫无还手之力,并且一击就让他受伤。

  由此可以得出结论,这名黑袍人绝对高于三田中期,但也应该没有达到三窍期,做不到无视热武器的攻击,或应该是一名三关期存在。

  祁天陷入昏迷,黑袍人最后逃离时,瞧准火力间隙,一击打在他头上。

  也就是二阶战体的祁天,要是换个其它觉醒者,只怕早已脑浆迸裂。

  众人皆有些紧张的看着昏迷的祁天,虽然看不见他之前对手,但达到三田期的几个人,都能明显感应到,之前和他交手之人,有一股难以匹敌的气息。

  如果不是祁天缠住黑影,让他混入他们之中,即使救援部队就在天上,也不能开枪射击,他们只怕无法幸免。

  昏迷的祁天好似进入梦境,梦中有一位老者,慈祥的看着他。随即,他感觉到老者身上,散发出浓郁的生命力……。

  十天后。

  南岳市的湖边别墅,包括老首长在内的一干军方高层,紧张的看着躺在床上的祁天,以及坐在床边把脉的一名老道士。

  自从被滨海救援部队带回军区,祁天一直昏迷不醒,数名老军医看后都摇头不止。

  从X光片来看,他的肩胛骨、肋骨尽断,甚至还有一些骨刺扎进心脏。

  更令人绝望的是,号称人身体最坚硬的骨头,也严重破裂。

  卢静舒不得不连夜带着祁天回南岳市,心中侥幸的认为:或许那些外来者,会有办法救他。

  不过老首长并没有立即派人去找柳千山,不因为别的,因为他的老伙计来了。

  还有一个关键因素,就是凭他多年的经验认为,柳千山等人拉拢祁天,必有所图。

  至于祁天身上,有什么是这些外来者看重的?老首长并不知道。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