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更新时间:2017-10-23 16:14:06 作者:焰森 字数:2249

黑袍人肆无忌惮的聊着,根本没把翠儿和祁天放在眼里。

  这倒也是,区区武者六阶和一个凡人,还真难让他们上心。

  就在两个黑袍人准备出手之际,齐萱突然出现。

  完全恢复的她,整个人气质明显不同,更显超尘脱俗,但她却神情凝重。

  见到场中突然出现个貌美如仙的女子,两名黑袍人先是一愣,接着猖狂大笑起来。

  “影族?当初就是你们偷袭我的?”齐萱秀眉微蹙,暗中提高戒备。

  齐家藏书阁收纳有关于影族的典籍,该族功法阴柔,从不显露人前,但是修行界的每次巨变背后,或多或少都有影族的痕迹。

  “哟呵,没想到你居然生得如此美貌,早知道当日就该把你抓住。既然知道影族,该不是出自无名势力,你或许有点用处,还不束手就擒?”黑袍人幽蓝眼珠肆无忌惮的打量齐萱。

  “藏头露尾的鼠辈,姑奶奶看你们就来气!”翠儿脾气火爆,大骂一声,祭出宝剑就欲动手。

  翠儿认得,这正是当日偷袭她和小姐的其中两人,仇人见面,自是分外眼红。

  “住手!”齐萱拦住她,低声道:“你们两个赶紧离开,我拖住他们。”

  翠儿正要反驳,谁知腰身一紧,整个人被祁天拦腰抱起,转瞬不见踪影。

  祁天毫不犹豫的逃走,齐萱也是微微一怔,她有种淡淡的失落感。但转瞬也就释怀,本就是她要求两人离开的。

  祁天一口气跑出三四里地,这才将路上骂声不绝、拳脚相加的翠儿扔在地上。

  “你个卑鄙无耻、贪生怕死、猪狗不如的该死混蛋,丢下小姐逃跑,你还是男人吗?”翠儿怒不可歇,坐在地上指着祁天破口大骂。

  祁天白她一眼,不予理会,直接转身往回跑去。

  从齐萱的神情他看得出,那两人绝对不好对付。

  翠儿实力低微,留她在现场绝对会束手束脚,前几天大战穿山甲时的情形,说不定会再度上演。

  祁天不是贪生怕死之人,男人应有的担当他从来不缺,怎么可能丢下齐萱不管?

  几里路程,以祁天现在的速度,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

  当他再度看到齐萱时,发现她的处境十分不妙,完全被两个黑袍人压制。

  他也是首次见到,有人能操控无形无状的水,作为攻击手段。

  齐萱的冰属性攻击固然犀利,但正如祁天当初的分析,攻击范围太大,作用一点的力量就略显不足。

  更何况,她所面对的敌人,修为境界丝毫不比她低。

  她的攻击一旦被天空环绕的“水带”缠住,就会瞬间变得迟缓,失去攻击力。

  甚至另一个黑袍人,根本没怎么出手,只是在战圈外游走,时不时偷袭一下。

  正面交战的黑袍人比齐萱略强一线,并且以无孔不入水为攻击手段,专朝女孩子的私密地攻击,极其下流。

  即使齐萱身法敏捷,但祁天离开不过几分钟时间内,她嘴角已然有血迹溢出,显然伤势不轻。

  外围游走攻击的黑袍人,幽蓝眼珠看向去而复返的祁天,透出不加掩饰的嘲讽。

  祁天完全能读懂对方眼中的蔑视,但他也没有冲动,手握消防斧慢慢靠近。

  “给你生路不走,那你就死吧!”

  游走战圈外的黑袍人话音刚落,身形瞬间冲向祁天。

  即使对方看上去只是凡人,黑袍人依然全力出击。

  显然这厮十分谨慎,战斗经验也很丰富。

  面对如炮弹般冲来的黑袍人,祁天慌忙挥斧格挡。

  嘭!

  祁天被强大的冲击力撞飞,高碳钢锻造的消防斧上,出现一个明显的凹痕,可见对方的力量有多么恐怖。

  祁天感觉双臂酸麻,迅速站起来,以防对方连续攻击。

  事实也正如他所料,黑袍人一击未果,心中大感震惊。

  三田中期出手,竟然没能将凡人砸成肉泥,他很不理解。

  同时也意识到祁天的不凡,迅速冲过来,展开第二次袭击。

  又是一记重击,消防斧刃直接崩缺,祁天再度飞了出去。

  喉间一股腥味上涌,祁天哇地吐出大口鲜血。

  尼玛,对付凡人用得着这么认真吗?

  祁天心中埋怨,他从齐萱处得知,只要他不用全力,外人就无法觉察到他炼体士的身份。他本想以此来麻痹黑袍人,希望对方掉以轻心,但目前看来,这招似乎不灵。

  黑袍人比祁天更加惊怒,身为三田中期修士,连续出手两次竟然没能击杀一个凡人,这要传出去还不被人给笑死?

  只见黑袍人手中出现一把镰刀似的武器,其身影也随之渐渐淡化。

  祁天猛地感觉脊背生寒,就地一个懒驴打滚。

  几乎同时,背心骤然微凉,衣服被划开,背上出现一条长约二十厘米的血痕,鲜血瞬间将他的衣裤浸泡。

  所幸他见机得快,要不然必被劈成两半。

  黑袍人全力出手,祁天知道藏拙已然没有意义,身子到底的同时向前滚出去。暗自猜想黑袍人必定紧跟而来,几乎集中所有力量,想都没想直接反手一挥残斧。

  咔嚓!

  “啊!”

  果不其然,黑袍人的惨叫随之发出。

  因为他速度太快,祁天又是全力一击,他根本来不及闪避。左小腿被祁天生生斩断,身体重心偏移,摔倒下去。

  祁天根本没有起身,手肘击地,又倒滚回来,大斧顺势劈出。

  当!

  这次没有砍到黑袍人,斧头和对方手上的镰刀碰得火花四溅,强大的力量直接将黑袍人砸飞出去。

  祁天再度感到手臂酸麻,但他顾不得许多,趁你病要你命!合身朝黑袍人扑过去。

  “战体境界炼体士?”黑袍人通过祁天两次出手,也明白过来。

  即使他一开始就觉得,能和三田期修行者同行的不可能是凡人,也没有轻视眼前这个家伙,但他还是阴沟里翻了船。

  祁天没有丝毫停留,迅速冲了过去,并喊道:“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他虽然口中奚落,动作却迅若惊雷,只见他手起斧落,那颗黑布裹着的头颅远远滚出去。

  从那怒睁的双眼可以看得出,黑袍人至死都难以释怀,堂堂三田中期修行者,竟然会死在炼体士手中。

  若是光明正大的比试,就算祁天身体强度和力量再强,在三田期修士丰富的够攻击手段面前,也唯有饮恨的结局。

  修行者达到三田期,根本不用近身搏斗。但影族擅长的是隐身偷袭,在意识到祁天不凡之后,这名影族其实就已经使出看家本领。

  只可惜他不知道祁天是一阶战体,把他当凡人中的武技高手对付,最终埋下饮恨的祸根。

  然而,祁天并没有胜利后的喜悦。

  他神情木然的跌坐在地,目光呆滞,心跳加剧……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