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拉拉手又不怀孕

更新时间:2017-10-23 16:11:54 作者:焰森 字数:2568

翠儿手中寒光翻飞,清剿不断涌出的异兽,祁天也没有多说,直接挥斧劈杀。

  “祁公子,你不要去杀那些低阶凡兽,赶紧上树摘果实!”齐萱朝他呼喊,像是看到了希望。

  她和翠儿多次尝试靠近大树,都被一层护罡阻挡,以她们现有实力根本无法破除。

  而祁天曾拿出两枚果子也是事实。

  现实的压力也容不得齐萱思考因由,因为有股更为强横的气息,正朝这边靠拢,绝对是超脱凡兽的灵兽存在。

  兽类有本命天赋,以齐萱目前三田初期实力,又是重伤初愈,对付几头九阶凡兽尚可,要对上灵兽就玄了。

  祁天没有犹豫,将消防斧别在腰间,像只猴子似的迅速攀上大树,丝毫没有受到阻挡。

  齐萱和翠儿大喜过望。

  “混蛋,你快点!”翠儿在树下朝祁天大喊。

  突然,所有凡兽开始退去,围攻齐萱的几头巨兽也交替退开,森林中充斥着暴戾的气息。

  齐萱和翠儿背靠背站立,皆是神情紧张。

  砰!

  突然炸响骤起,以大树为中心,四面的树木全部变成木屑,露出大片空地。

  地面泥土翻滚,一只变异穿山甲钻了出来,满身金光闪闪的鳞甲,若金属浇灌而成。

  皮糙肉厚,防御坚固,力量强大,是穿山甲的本命天赋。

  缺陷是速度偏慢,灵活性略差。

  当然,这只是在同级别条件下而论。

  见到不是速度型灵兽,齐萱稍微松了口气。

  她三田初期的修为,和一阶灵兽相仿,她除了擅长冰属性攻击,身法速度也是她的强项。

  就算打不过这头穿山甲,拖拖时间逃走应该没问题。

  就是不知道祁天还需要多久时间?

  经过长时间消耗,齐萱丹田中所剩灵力已不多,伤势渐渐难以压制。

  她没把握拖太久,毕竟穿山甲攻击力很强,稍有不慎挨上一击,后果不堪设想。

  祁天将二人神态看在眼里。

  很明显,那大家伙不是易与之辈,否则她们也不会这么紧张。

  穿山甲很快发动攻击,齐萱假意挥剑硬拼,其实是想将它拖在自己身边,谁知穿山甲也是虚晃一枪之后,直奔武者六阶的翠儿而去。

  兽类超越凡兽达到灵兽层次,就拥有不弱于人的智慧,人们常说的“成精了”,指的就是这种情况。

  首回合的“谋略”战,齐萱轻敌了。

  穿山甲速度偏慢,那是相对同级别修士而言,在六阶武者的翠儿面前,它依然强大。

  嘭!啪!

  几乎同时传出两道声音,一道是齐萱打在穿山甲身上的掌力,一道是翠儿被撞飞的声音。

  齐萱脸色煞白,对穿山甲发出疯狂攻击,顿时玄光流转,冰锥频现。

  这也成功激怒穿山甲,舍弃受重伤的翠儿,对着齐萱发出“唧唧”叫声,攻击更是迅若雷霆,急如雨点。

  霎时间,舍弃身法优势的齐萱全面落于下风,处境险象环生。她不敢展开身法,害怕穿山甲又掉头针对翠儿。

  不得已和穿山甲硬碰几记,以至致她再也无法压制伤情,喷出好久大口鲜血。

  虽然理论上而言,一阶灵兽和三田初期修行者是同级别,但灵兽的本命天赋太过可怕。

  齐萱总算明白,为何修行界中有“宁可越级挑战人类,不可独对同阶灵兽”的说法。

  “上来!”祁天见情况危急,在树上大声呼喊。

  他有种感觉,他和这株大树很有缘,很亲切。当初他摔下山崖,就掉在这株大树上,也相当于是这株大树救了他。

  至于那亲切何来?他也不清楚,只是感觉。

  齐萱顾不得许多,摆脱穿山甲的纠缠,带着翠儿凌空飞起。

  手中那把剑变得很宽,横在她脚下,托着她和翠儿来到半空,和祁天处于同一水平线。

  三田期修行者已能御物飞行,并且寿元也比凡人多出两百岁。

  “这树很有禁制,我和翠儿进不去。”齐萱神情十分焦急。

  三田初期只是堪堪学会御剑飞行,若是她没受伤,带一个人飞行也能做到。但眼下她已接近极限,带着翠儿根本无法持续太久。

  加上之前的战斗,使得伤势再度加重,此时御剑都有些晃荡。

  穿山甲在地面对着天空直呲牙,它显然也看出齐萱不能坚持多久,想在地面守株待兔。

  “来,把手给我。”祁天朝齐萱伸出手。

  齐萱脸唰地红了,长这么大,她还没有和男子有过肌肤接触。

  但此时情形又不容她反对,如果在掉落地面,她和翠儿必被穿山甲撕成碎片,只能缓缓伸出白皙的玉手。

  “磨蹭啥?赶紧的!拉拉手又不怀孕。”祁天不解风情的嚷嚷,其实他是看出齐萱随时都有可能会掉下去。

  本来齐萱就很难为情,听到他这话,手就要回缩。谁知祁天眼疾手快,迅速将她抓住并扯了过来。

  得了,齐萱整个人撞进他怀里,翠儿也被他用脚尖勾住腰带。

  “我说你能不能往里面走走?你们两个这么重,再这样挂在我身上,树枝要被你们压断了。”

  “你……!”齐萱羞怒,哪有人这么说话的?完全不考虑人家女孩子的感受。

  但她并不擅长斗嘴,也不知如何反驳,只是迅速放开祁天,气鼓鼓的抱起昏迷的翠儿,纵身出现在枝丫根处。

  祁天不以为意的耸耸肩,似乎根本没看见齐萱在生气,依旧不慌不忙的摘果实。

  “你那冰锥确实厉害,但好像更适合群攻击,单体攻击的话力量就被分散了!”

  “你也懂修行者的战技?”区区凡人竟然能看透她战技的缺陷,这倒是让齐萱十分好奇,也忘记了生气。

  虽说地球是修行圣地,但却是刚刚开始复苏,这里的人们经过数百万年历史洗淘,修行的概念应该早已消失才对。

  “修行者?什么是修行者?”祁天大感好奇,他只是从《太古吞天诀》中了解到有炼气和炼体,并不知道齐萱口中的“修行者”是什么?

  他只是觉得齐萱的冰锥攻击,就像曾玩过那些游戏中的群攻技能,攻击但个目标的话,费蓝不说效果也很一般。

  见祁天满脸好奇,齐萱想到本来就是为了提高齐家的影响力而来,吞下一枚疗伤丹药,缓解伤势之后,慢慢给他讲解修行界的事情。

  “修行就是炼化天地灵气,用以锻造自身为目的……。”

  随着齐萱的缓缓讲述,一个宏大直观的修行界出现在祁天脑海中,震惊之余结合自几的炼体功法,顿时郁闷不已。

  他每次进阶能多活两百岁,而修行者的境界越高,寿元几乎呈几何倍数增长,练到极致几乎可以于天地同寿。

  并且炼气体系境界远比炼体多得多,有什么:武者九阶、九窍九阶、元神期、合体期……等,合九大境界,四十一小阶。

  他很想丢掉《太古吞天诀》,跟齐萱学习炼气。但齐萱却明确告诉他,以他的资质根本不可能成为修行者。

  因为修行者第一阶段的武者九阶,便是为了强化人体的九处大穴,与天地灵气的亲和度,完成第一阶段才能进入九窍期。

  人体有九处大穴,具备修行资质的,九处大穴中最多不会超过四道枷锁。只有打碎所有枷锁,才能进入九窍期的第一阶段三田期。

  五道枷锁以上的人,在修行界被誉为“天残之体”,有生之年基本不可能成为修行者。

  而祁天更甚,他九处大穴全有枷锁,乃是九锁缠身的极品废体。

  这是祁天第二次听到九锁缠身的说法。

  第一次便是苏晴身边的月如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还被推下了悬崖。

  只是九锁缠身之体,真的就如修行界记载的那么废吗?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