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美人出浴影朦胧

更新时间:2017-10-23 09:58:56 作者:焰森 字数:2591

吞下这枚果实之后,不同于前几次热力很快散于全身,以至精力倍增。

  此刻腹中竟有热力不断冒出,且温度越来越高,力量越积越强,撑得祁天隐隐作痛。

  胀痛和热力迅速遍布全身,那不断膨胀的力量,仿佛随时都可能会破体而出。

  几乎就在一瞬间,祁天的皮肤变得如同烧红的铁板,疼痛也变得更加强烈。

  唯有奔跑消耗些力量,胀痛会略微缓解。

  但这点消耗不过杯水车薪,祁天迫切希望能找到河流,将身体浸泡其中,温度降下来或许会好受点。

  “啊!”

  祁天大叫一声,速度再次提升,打破原有极限,顾不得去避让树木,像台人形坦克似的一路横冲直撞。

  后面追赶的野兽,脸上流露出拟人的惊诧,然后同时停下步伐。

  很明显,它们觉得已无法追上,前面那个疯狂的人类。

  祁天双眼变得赤红,眼珠凸显,像要鼓出体外,更没心思理会其它,只知道疯狂奔跑。

  光脚丫极速触地,发出啪嗒之声,腐叶如尘土般被激起,来不及避让的野兽直接被撞飞。

  祁天的意识渐渐模糊,只知朝着前狂奔。

  ……

  入夜,圆月高挂,直径约有两米。

  若在平时,这将是罕见的天文奇观,但眼下估计没多少人在意。因为,数月之前开始,每晚都有月亮,且一直都是这么大。

  月下芙蓉溪缓缓流淌,月华倾洒,波光粼粼。

  “小姐,你怎么样了?可不要吓唬翠儿啊!”

  “没事,服下丹药之后,伤势已得到控制。”

  “翠儿没用,让你受苦了!呜呜……”

  “你也赶紧恢复,万一那些人再追杀过来,我们还要继续逃命呢。”

  “家主也真是的,让我们来这里,却不给多派点帮手。”

  “跨域传送阵耗费资源甚众,且一次只能传送两人,要不是我哀求太爷爷,你我也没有机会第一批过来。我们得迅速在这刚刚复苏的圣地站稳脚跟,扩大齐家在此的影响力,等家族其它人到来,才好找寻我们。”

  “好嘛……咦!谁?站住!”

  噗通!

  一道如火燃烧的身影冲入水中,溅起三尺浪花,根本没有理会有人阻止。

  两道身影冲出水面,一个身着翠绿衣衫,一个一席鹅黄长裙。

  湿漉漉的衣衫裹身,美人出浴影蒙胧,罗裘薄纱半遮胸。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在此得到最完美的诠释。

  “这该死的混蛋,我杀了他!”绿衣女子怒叱一声,手上突然多出一把泛着寒光的长剑,作势欲冲进水里。

  这突然出现的人影,不但冒犯她和小姐,更可恶的是,那人全身除了一条裤衩,别无一缕。

  在视清白重过性命的紫微大陆,这种行为绝对不可饶恕。

  更何况这黄衣女子,还是紫微大陆神猿国,四大修行家族之一的齐家三小姐齐萱,其身份地位,更是显赫尊贵。

  没啥背景的修行者,想见她一面都不可能,更不说被这般无礼冒犯。

  “且慢!”齐萱拉住满脸怒意的丫鬟翠儿,疑惑道:“此人明明是凡人之身,身体强度却堪比三田期修士,并且其体内还有一股狂暴的神秘力量,真让人难以理解!”

  翠儿一跺脚:“我管他那么多,区区凡人,冒犯小姐就该死!”

  齐萱若有所思,道:“等会儿吧!”

  “哼!也对,这么杀了也太便宜他,得先让他吃些苦头,再将他剁成肉酱喂鱼!”

  在翠儿眼里,冒犯小姐就是冒犯齐家,在神猿国冒犯齐家,那绝对是必死无疑。包括之前那群偷袭小姐的家伙,等家族高手过来,他们一个也休想逃掉。

  齐萱和翠儿在岸边的对话,祁天毫不知情。

  此刻跳进水里,祁天神智清醒不少,也很庆幸能在身体被撑爆之前跳进芙蓉溪,体内的热力在缓缓流淌的河水中慢慢减弱。

  随着那团火渐渐消退,祁天有种难以言说的舒畅,仿佛全身每处地方,都充满强大的力量。

  心中油然升起一股豪气,就算现在再陷入兽群,他也有自信凭两只拳头,打出一条血路来。

  同时祁天也意识到,方才那种情况,极可能是因为那种果实吃多了,看来以后得注意点。

  伸手摸出几个果实,发现早已干瘪。

  祁天有些郁闷,将塞在裤裆里的果实全部取出,完好的不过十枚,其它全都干瘪如树皮,显然是不能再吃了。

  之前每天被野兽追得上蹿下跳,此刻难得的宁静,令他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整理一下思路,祁天摸着光滑的胸口,之前的几处伤疤竟已全部脱落,皮肤如初生婴儿般光洁。

  而后目光不经意落在胸前的玉坠上,这枚玉坠拇指大小,形似月牙。

  据爷爷说,捡到祁天的时候,这玉坠就在襁褓里,正面刻着“天”,背面刻着“祁”,这也是他名字的由来。

  只是略懂玉器的强叔觉得,这玉坠无水无透,品质一般,根本不值钱。

  此刻在月光下,玉坠似乎更加通透。不过祁天没太在意,待体内热力完全消散之后,朝岸边游去。

  “无耻混蛋,纳命来!”

  祁天刚爬上岸,耳中一声炸响,一把长剑抵在胸口。

  面前女子眉清目秀,身着翠绿长裙,腰间扎着条带子,湿漉漉的更添风情。

  在她身后,同样有位湿衣裹身的黄衣女子,她身段高挑,凹凸有致,目测应该有一米七左右。

  只是树荫挡住月光,祁天看不清她的长相。

  翠儿手中握剑,满脸怒意的瞪着祁天。

  见到这两个女子,祁天松了口气。

  这条河叫芙蓉溪,是大学城后山的一条小河,常有电影学院的学生,穿着戏服在此对戏什么的,他以为这两女生也是。

  说明这个世界还是原来的世界,根本没有什么天翻地覆,要不然这两个女同学,怎么会有心情在这里练习?

  “美女,你可能认错人了!”祁天不想和对方多做纠缠,只想尽快离开。

  他很担心苏晴,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那个冰块女人有没有为难她?

  祁天起身要走,却感觉一股寒气袭来,绿裙女子手中的长剑,已经架到他脖子上。稍有异动,就能割断他的大动脉。

  他这才发现,这把剑不是道具,正儿八经是凶器。

  “大胆!谁允许你走了?”翠儿俏脸含霜,从来没有凡人见到修行者,还敢这般放肆!

  在紫微大陆,就算是修行世家的公子少爷,都会称她们一声“小姐”或者“仙子”。凡人见到修行者,那都是跪地叩首,唯唯诺诺。

  哪像眼前这家伙,竟然流里流气的叫“美女”,这不是找死吗!

  “你干嘛不准我走?你是想劫我的色,还是希望被我劫色?”祁天夸张的摊开双手,一副死猪不怕滚水烫的痞态。

  他的体型谈不上强壮,倒也结实匀称,属于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身材。

  然而在修行者眼里,凡人再优秀也是底层存在,根本无法引起他们重视。

  “无耻混蛋,你找死!”翠儿怒不可歇,长剑横拉,下手毫不留情。

  祁天滑溜如泥鳅,轻易闪身避过她的攻击。

  齐萱拉着不肯罢休的翠儿,示意她停手。

  齐萱所在意的,是祁天堪比三田期修行者的身体强度,以及之前他体内那股神秘力量。

  “说!你从哪里来?之前发生了什么事儿?”翠儿语气不容置疑。

  但这恰是祁天最不喜欢的交流方式,动不动就抹人脖子的行为,在他眼里跟苏晴身边那推他下悬崖女人一般狠毒。

  “你又不是我媳妇儿,我凭什么告诉你?”

  祁天话音刚落,同时速度暴增,想要离开。

  然而他并没跑多远,硬生生停下脚步,像触电似的身形爆退。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