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天无绝人之路

更新时间:2017-10-23 09:58:13 作者:焰森 字数:2406

大学城的西南方向,是广袤的森林保护区。
  在这片森林边沿的山脚下,有株大树高出其它树木一倍有余,树冠像把大伞,将方圆数百米尽罩其下。
  很奇怪,大树下围着许多野兽,皆不吵不闹,双眼盯着满树翠绿果实一眨不眨。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树冠中还躺着一道人影,其衣衫尽碎,浑身血肉模糊。
  突然,人影动了动,抖落几颗熟透的果实。
  一直很安静的野兽开始疯狂争抢,发出阵阵嘶吼,这也令那道身影完全惊醒过来。
  他叫祁天,是森林外的大学城中,一名大二学生。
  被人推下翠屏山的万丈悬崖,竟然还没有死,当真是奇迹。
  只是他不明白,苏晴身边的那个冰冷的女人,为什么要把他推下悬崖?就因为她口中说的自己是什么“九锁缠身的废体”?
  什么废不废体的祁天不懂,只知道她反对自己和苏晴交往,可即使反对,至于要杀人么?
  “这个狠毒的女人!迟早要她好看!”
  绝壁万仞的山崖上,生长着许多灌木。
  也正是这些灌木的阻挡,减缓大部分冲击力,加上最后落在这株大树上,祁天总算是捡回一条命来。
  只是他现在除了脖子能动,四肢完全无法动弹,双臂、双腿扭曲,耷拉树枝上没有知觉,显然是断了。
  听着树下嘶吼的野兽,祁天没有劫后余生的喜悦,只有绝望。
  袒露的胸口,几道狰狞的伤疤,触目惊心。但他不知道的是,落入树冠的时候,这几个结痂的地方,曾被几根树枝前后贯穿。
  祁天喃喃念叨:“人类生活的地球,乃一封印之地,如今封印松动,天地将为之大变。”
  这是他在昏迷中听到的,说这话的声音虚无缥缈,极不真实,不过这种神话般的故事,他并不相信。
  他现在最关心的有两件事。
  首先是手脚骨折,要尽快离开森林去医院,时间拖久了必残无疑。
  另一个就是苏晴,以她的倔强个性,要是知道自被她身边的人推下悬崖,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来?
  忽然,一只丑鸟落在他胸口。
  这鸟巴掌大小,羽毛稀疏,尖嘴赤红,除了头顶还剩一撮绿绒毛之外,其余地方则“寸草不生”,堪称奇丑。
  仅凭两只无毛肉翅,居然也能飞行,倒也稀奇。
  它衔着一枚树上所结的果实,拇指大小,翠绿欲滴,像是要喂祁天。
  或许是昏迷日久,腹中饥饿;亦或是嗅到果子的香气,祁天张嘴接住。
  当他接过果实,丑鸟很快又衔来一枚。
  六枚之后,丑鸟停止“喂食”,歪脑看着他。
  这果实虽口感寻常,却有股热流直通小腹,暖洋洋的很舒服。
  很快,热流自小腹流向全身,没有知觉的四肢生出麻痒之感,伤势迅速恢复起来。
  祁天大喜过望,对癞毛丑鸟是越看越顺眼,对它点头笑笑。
  谁知这家伙鸟头一歪,两只肉翅环抱在前,十分高冷,顿时让祁天无语。
  “还成精了你?”
  大约半小时过去,祁天手脚已能活动自如,甚至感觉比未断之前更加强健有力。
  这树上的果实,连粉碎性骨折都能治愈,且速度极快,端的不凡,也难怪下面这么多野兽守着。
  只是祁天有些不解,野兽为什么不直接上树摘果实,或者撞树震落呢?
  难道它们觉得,果熟蒂落更好吃?
  看了看树下归于安静的野兽,祁天已经想到离开森林的方法,攀着树枝开始摘果子。
  可他此刻全身衣物早已碎成布条,唯有完好的物件,就只剩一条遮丑的四角裤,以及脖间挂着那枚廉价玉坠,根本没地方放果实。
  他干脆扯下身上的布条,把四角裤脚扎起来,塞了满满一裤裆果实。
  当他准备离开,却又想起那只对他有大恩的癞毛鸟。
  他想带它回去好生养着,起码等它长出毛来。然而他找遍树冠,都不见癞毛鸟的踪迹,就像它从来都没出现过似的,也只好作罢。
  祁天沿着树干向下攀沿,群兽皆对着他呲牙,道道凶残的目光,无一例外的都落在他鼓囊囊的裤裆上。
  然而这不是重点,祁天发现有些熟悉的兽类,竟然像打了膨胀素似的,个个都硕大无比,和想象中完全不同。
  蚂蚁、蜜蜂这类小昆虫,竟有拳头那么大;
  森林中最常见的普通土狼,更是膨胀得像头大水牛;
  黑熊、野猪、蛇……等等。但凡这片森林中,不论蛇虫鼠蚁还是凶禽猛兽,其体型都长了几倍,远超一贯认知。
  祁天感觉头皮发麻,慌乱之下脚底一滑,直朝地面落下。
  下方一头土狼,张开血盆大口,准备将他直接吞下去。
  看到狼口泛着寒光的尖牙,祁天瞬间惊醒,本能的挥拳往下砸去。
  砰!
  脸盆大小的狼嘴,被他一拳打得血花喷溅。
  又有头土狼向他扑来,慌乱之中又是一拳,结果直接将其打飞出去。
  祁天一愣,他没有想到,自己拳头威力竟如此之大!
  起码上千斤的土狼,进入直接被他打飞!见鬼了吗?
  吼!
  血腥味刺激得群兽沸腾,发出震天怒吼。
  然而大部分野兽却不是冲祁天而来,而是疯狂扑向之前他落地时,从裤腰里蹦出的十几枚果实,诸多野兽互相争夺残杀,血腥味瞬间充斥这片区域。
  祁天不敢多想,撒腿就跑。那些没有去抢果实的野兽,直接朝他扑来。
  当他开跑才发现,不但森林中的野兽变大了,他自身也有变化,并且还很恐怖。
  他的变化主要体现在力量和速度。
  力量就不用多说,打飞近千斤的土狼就是最好的证明。
  至于速度,此刻在他身后追赶的群兽中,有条速度见长的乌梢蛇,竟然都追不上他。先前还想用果实来调动野兽,不现在看来完全不用,凭双腿就行。
  谁知这种奔逃,很快就过去大半月时间,祁天完全懵了,这森林咋会变得这么宽?
  他清楚记得这座森林保护区,总面积也就两千多亩。并且翠屏山就在森林边沿,到大学城的距离,顶齐天也不会超过十公里。
  虽然满心疑团,但祁天相信天无绝人之路,坚信沿着一个方向跑,总能逃离这座森林。
  更何况,摔落悬崖尚且能活,又怎甘心成为野兽的腹中之餐?
  好不容易暂时摆脱兽群,赢得短暂的恢复时间,身后很快又是地动山摇,兽吼震天。
  祁天突然蹲下,躲开一条黑影偷袭,正是那粗如大腿的乌梢蛇。
  “娘的!餐桌上的美味,也敢把老子当猎物!”祁天狠声唾骂,接着拔腿狂奔。
  若非猛兽太多,以他一拳千斤之力,能轻易捏死乌梢蛇。
  但身上密布的血痕告诉他,如果此刻陷入兽群包围,再厉害也必死无疑,跑是唯一出路。
  支撑他大半个月的逃亡,不只是速度、力量的增强,裤裆里这些可补充体力、精力的果实,同样居功至伟。
  祁天掏出一枚果实囫囵吞下,顿觉暖流阵阵,直灌百骸,精神随之大振,速度暴增。
  眼看就要追上猎物,却又让他逃脱,身后的兽群发出阵阵怒吼。
  祁天不为所动,只顾狂奔。
  但是,他突然发现不对劲。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