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两边发来紧急消息

更新时间:2017-09-27 19:20:10 作者:寻怀玉 字数:2544

在省警校培训结束后,花云在市委常委兼任市公安局局长魏国生的带领下拜访过市委市政府领导班子后,就马不停蹄地去了经济开发区分区进行调研。

  杨楠楠的案子让花云看见了金牛座地下银行的黑暗,他就试图通过开发区分局这一部分,了解全市地下银行与暴力催债组织的整体情况。

  与一般新任领导不同的是,其他领导往往在这类调研中是多看少说,甚至不说,可是花云却一反惯例,了解完后马上谈感受,然后要求分局领导提意见,指出错误之处。

  “各位同志好,前一段我调研了我市分局和几个县局的刑警队,初步了解了我市各区县发生的刑事案件情况。我市是省会城市也是经济大市,经济发展了,涉及经济类的刑事案件也就多了,各种披着互联网金融的投资平台变多、现在流行的嵌入式投顾交易结构等,都让我市金融环境变得异常复杂,特别这两年发生的P2P骗局、股灾、债灾,也诱发了许多其他类型的刑事案件,比如山东的于欢案,就是就是涉黑团伙从对债务人的威胁乃至暴力加害最后引发成为犯罪…”

  履新后的第一次班子会议,花云就讲了涉及经济类的刑事案件情况。

  “当然,我们现在面临的刑事案件也出现复杂化的趋势,今天我只是开了一个头,接下来还需要我们共同努力,维护好湖滨市的平安和繁荣,谢谢大家。”

  花云作完讲话,底下响起掌声。

  “花局,你要的社情报告到了,请你过目。”花云的新助手刘强这时走进会议室给花云递上了一个文件袋。

  “好。”

  花云对刘强点点头,并且趁着下一个班子成员讲话时,打开文件袋翻看了一下,这一看他又有点坐不住了,拿出保密手机给凭风发去短信。

  “两端,如果你在湖滨市,下午六点到老警报塔,我们见个面。如果不行,就打个电话给我。”

  躲在厕所里看花云短信的凭风,觉得纳闷,什么事情会让花云这么急着要见他。

  这时,李想的电话打来过来。

  “喂!李董。”凭风拿起另一部手机接听。

  “你在哪里?能不能马上到我办公室一趟。”电话那头,李想的声音非常急促。

  “我现在就在公司,有什么事吗?李董。”

  “电话先不要说这么多了,你赶快过来,我们见面说。”

  李想挂断了电话,而凭风却双手各拿一部手机,心里冒出了无数个疑问:“花云、李想,两个人同时给凭风发来紧急消息,是出了什么事?他们要和我说的是一件事吗?”

  凭风心里充满了疑问,他急需答案。

  “李董,你找我。”

  凭走进李想的办公室就看见他拿着个仪器四处找着什么,桌上的反窃听器也处于工作状态。

  李想一看凭风进来立刻示意他先不要说话,拿着一个袋子让到他面前:“把身上任何电子产品都放进来。”

  凭风照做后,李想带着他去了办公室的阳台问:“你和我说说,当初你试那个可听毒的时候是什么感受?”

  “没什么感受呀!就是头有点痛。”凭风自然地说。

  “你真是人才,不去非洲打仗可惜了。你这次去X省就没有发现我那婆娘她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吗?”

  “除了第一次见袁姐时,她专门强调我伤了赵二爷的人之外,就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坏事,那女人要害我,今天下面的人告诉我,那可听毒给顾客一放,居然死了一个人。我派人过去研究了一下,那根本不是可听毒,是前苏联研发的精神控制武器的升级版,她让林峰顶拿这过来让我们替他们实验武器,早晚有一天警察和军队会找上门。”李想把衬衫袖子卷起,双手插在腰上狠狠地说。

  凭风想起自己在伊拉克认识的雇佣兵,一些雇佣兵小队除了接受雇主的任务外,为了生计也要承担军火商实战检验新武器的项目。由于新武器性能不可靠,这也注定了每年有大量的雇佣兵小队莫名其妙地失踪。

  凭风在心里暗自庆幸自己被李想和袁佳敏实验了还能活着的同时也在害怕,如果可以,他真想现在就把李想从楼上扔下去,然后告诉花云,我的任务结束了。

  “李董,现在怎么办?我们买这些东西已经花了几千万。”

  “凭风,这件事不要声张,找地方把所有东西通通销毁,另外接下来你来负责和那女人接触。找到机会干掉她。”李想对袁佳敏已无夫妻之情。

  “好,李董,我会做到的。”

  “去吧去吧!”李想一连摆了好几下手。

  凭风见完李想,又赶紧去见花云。

  “老花,不好意思迟到了,干吗不通过大军给我传消息?”凭风气喘吁吁地跑到塔顶。

  “今天怎么迟了?上次大军给我消息,说你试了可听毒,这是怎么回事?你还没有给我报告。”

  “刚才李见我,今天我有大情报要提供给你,我上次试的是袁佳敏在X省用前苏联的精神控制武器做成可听毒,她把这可听毒卖给李想,李想现在气炸了,要我找机会干掉她。”

  “袁佳敏这个女人不简单,今天刚刚查明,她是亚洲的第三方军火商,日本退役潜艇就是由她拆分成部件买到台湾的,前一段有一个被金牛座控制的女孩向我寄来举报信,要不是没有在李想那厮杀害她之前找到她,金牛座早就被端了。”

  花云气呼呼地说,一心关注工作的他忘记了关心下凭风试毒后的情况。

  凭风突然李想曾打电话给他,让他通知自己的得力手下厉倚男赶快干掉一个叫杨楠楠的陪酒女,莫非花云说的就是她?

  “花局,需要我做什么?李想给我授权了,我现在直接接触袁佳敏。”凭风称呼花云时改了口,本来凭风已经把杨楠楠的事情说到嘴边了,可一开口话就变了。

  “太好了,我准备联系X省当地公安机关,配合当地解放军和武警,端掉她的窝点。”花云并没有注意到凭风心底的变化,接着给他布置的任务。

  “你要我探明她窝点的位置?”凭风试探地问。

  “对,凭风,我需要你为我提供情报。”

  “好,我记住了。如果有什么需要的或收集到情报,我会让大军联系你,今后,你有什么需要直接找大军,让他替你解决棘手的事情,这样你也能安全点。”凭风听花云一说,心里莫名其妙地冷了下去。

  “对了,你有空和大军好好聊聊,我之所以安排他做你的信息员,就因为你们有太多相似之处,你们可以互相交流。”

  “好,我会的。”说的这,凭风伸出手拍了拍花云:“花局,这次结束了,你可一定要让我退休啊!”

  “我记着呢!不仅让你退休,我还准备为你请功。”花云也想一掌打了回去。

  凭风一个退步,让花云的这一掌只在自己身上抚过。

  “花局长,我一定会完成任务的,我不想要什么庆功,只想好好过自己的平常生活。”凭风说完,低下头准备走下老警报塔时,背对着花云又说:“对不起,花局。今天我说的话扫你兴了,可我确实是太害怕了,这样的日子每天都在期待,可每天都有幻灭感。”

  “我知道了,谢谢你这几年的付出,我一定给你一个好评价,帮你洗掉履历上的污点。”花云冷静地说。

  “谢谢,时候不早了,我回去了。”凭风生怕自己会心软,快步往下走。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