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撕开金牛座的一角

更新时间:2017-09-27 19:12:32 作者:寻怀玉 字数:2222

花云在自己工作好几年的刑侦支队侦查处长办公室里待了整整一天,明天他就要去省警校培训,成为下一任主管湖滨市刑侦工作的副局长。

  整理好的行李箱、收纳袋已经让市局派来的人提前送到了新的办公室,只要他抬起脚走出去,这间办公室就会换进一个新主人,原来的侦查处副处长药美援。

  “花处,哦不,花局,这是今天刚刚寄到人民接待室的信访箱的,这封举报信是给你的。”支队的一名公安接访人员拿着一封信跑了上来。

  “候任侦查处长在隔壁会议室,你直接转给他吧!”

  “不,这封信上说指明了要向你举报,而且我觉得这名寄信人可能会做出一些过激的事情。”接访人员有些焦急地说。

  “点名要向我举报,事情这么严重,你把信给我吧!”花云戴上手套接过信。

  尊敬的花云处长

  我要向你举报湖滨市最大的国际贸易集团金牛座。

  我叫杨楠楠,三年前我还上大三的时候,因为爱慕虚荣向金牛座控制的地下银行借了一万块,他们不要抵押金,但是一天的利息要三十块钱,我原想下个月生活费到了就可以还上,可后来利滚利到了我还不起。他们就开始威胁我,逼我用肉身来偿债整整三年,我实在受不了,附件是我偷出来的举报材料。

  花处长你一定要为我主持公道,保护好我爸妈,今晚我就要和他们拼命。

  “坏事。”花云看完信后拍案而起,他着急地走到隔壁会议室,打断了交接会议:“药处长,道歉,你的第一个会要暂停了。”

  “花局,出什么事了?”正在主持会议的候任的药美援站了起来。

  “药处长,各位,我刚才收到一封实名举报信,信的举报人在今晚可能会有过激的行为,我们必须抢在她做出过激行为之前找到她。”花云说完,花云把举报信给了药美援,把举报材料留在了自己手里:“药处,这是你的第一个案子,一定要办好它,我等你的消息。”

  “花局,你放心。”药美援双手接过信粗略地看了看,自信地说。

  “嗯!侦查处交给你了,我看你的表现。”

  “是。”药美援眼里透出了点兴奋,立刻着手布置工作。

  就在药处长设法寻找这名叫杨楠楠的女孩的时候,杨楠楠与另外两名女孩已经坐上了的士去厉倚男的包间犒劳刚刚从台湾回来的金牛座的金牌打手厉倚男。

  厉倚男和李想本就是一个地方的老乡,所以李想十分信任他,这次李想的车行与台湾本地车行起了械斗,李想就是让厉倚男过去解决,这次胜利归来,他特意点了三块“鸡排”庆祝。

  “男哥,你好久没来了,可想死人家了。”杨楠楠此刻正风情万种地在厉倚男身边敬酒,在旁边两个小姐对厉倚男敬而远之,毕竟他那变态的观念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的。

  “哎呀!宝贝们,不是我说,这次去台湾真的是太危险了,那些台湾本地车行的人真的是可恶,我们的车行被他们排挤,我过去处理,硬是在罗斯福路那块把他们打趴下,真别说,他们在啤酒瓶里灌了汽油当燃烧瓶扔过来。可真难对付呀!”

  “男哥,那你觉得是他们难对付,还是我们三个姐妹难对付呢?”杨楠楠娇滴滴地说话。

  “我的小宝贝,今天晚上我就让你们知道知道我怎么对付你们,来来来,吃糖。”厉倚男一把抱住她们,给她们三个人分了氟班色林。

  大胆的杨楠楠一下往嘴里丢了三颗氟班色林,并陪了一大杯威士忌。

  “我的乖乖,你真的太厉害了。”厉倚男把注意力都放到杨楠楠身上。

  在酒精和药物的刺激下,杨楠楠感觉身体微微发热,同时伴随着一阵阵的头晕。

  她想起自己大学的青春时代,因为一次向地下银行的借贷让她陷入了高利贷的无底洞,被迫答应这家地下银行去广东东莞接受莞式服务培训,回来后就一直被要求到各地接客偿债,就有一阵屈辱感涌上心头。

  “看,她先来反应了,看这里都翘起来了。哈哈!”厉倚男的大手开始在杨楠楠的胸部乱摸,这让她马上清醒一点。

  “男哥,时间还早呢!”杨楠楠推开厉倚男的手:“我再去拿点酒,我们慢慢喝。”

  杨楠楠在去拿酒的时候,偷偷在酒瓶里加了过量的白粉。

  眼看着厉倚男又要倒酒,这时他的手机响起。

  “音乐关掉,你们都不要说话。”厉倚男一看来电显示,立刻变得正经起来。

  房间里瞬间安静下来。

  “风哥,你找我。”厉倚男接起手机,严肃地说。

  “你身边是不是有一个叫杨楠楠的?李董收到消息,她要杀了你,还把举报信写到公安局去了,赶快杀了她。”凭风为保护厉倚男。

  厉倚男听凭风说着,脸色越来越沉重。

  “好,我马上解决。”对方说完,厉倚男面带凶狠地挂了电话。

  “男哥,发生什么事了?”杨楠楠有点心虚。

  “没事,杨楠楠来,喝酒。”

  厉倚男把杨楠楠拉到身边,抓起了她拿过来的那瓶酒猛地往杨楠楠嘴里灌去。

  杨楠楠被呛了一口,可厉倚男依旧不停手。一瓶酒很快都倒完了,厉倚男还不解气地把杨楠楠重重地摔在了茶几上。

  茶几上的玻璃碎了一地,杨楠楠头被碎玻璃划破了头,无力的她只能像一只受惊的龙虾般蜷缩着身子趴在地上,脸上、手上血如泉涌。

  突然的变故让另外两名小姐都害怕了,颤巍巍地抱在一起。

  “臭女人,还敢害老子。”厉倚男刚说完,杨楠楠的眼睛就突然瞪大,嘴里不断呕出白沫。

  “你不得好死。”一句话没说完,杨楠楠就断了气。

  “妈的晦气,进来人处理一下。两位宝贝,我们换个地方继续嗨。”厉倚男帮完事后,拿起手帕擦了擦手,接着先没事人一样,左边一个右边一个地搂着女人走出了包间。

  花云坐在办公室里一直到了凌晨。

  “花局。”药美援走了进来摇了摇头:“对不起,是我们动作太慢,发现举报人杨楠楠时,她已经去了,法医初步判断是吸毒过量死亡。”

  “辛苦你了,等下给兄弟们买点夜宵吃个饭,忙一晚上了大家都饿了。”

  “好,老花,你也早点休息。”药美援说完沉重地走了出去。

  等药美援出去,花云又拿起杨楠楠寄过来的附件看了看,虽然没有救下这位重要的证人,但这份举报信无疑揭开了金牛座的冰山一角。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