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凭风试毒

更新时间:2017-09-27 19:03:14 作者:寻怀玉 字数:2198

“凭风,你千万不要有心理负担,傍晚我咨询过公司的专家,他们说这可听毒只要控制好量是不会对健康造成影响的,我已经替你联系好医生,你有任何不适应,我们马上就停止…”

  在去南海路的那家迪厅的路上,李想坐在后座上不停地和坐在副驾驶的凭风絮叨这几句话。

  可凭风却一句话也没有听进去,自顾自的看着窗外的风景想心事。

  就在出发前,凭风给大军发了条消息,告诉他林峰顶运来的可听毒的情况以及自己将去试毒的事情,然后砸碎了手机。

  在经过南海路的内河码头的时候,凭风突然想起花处安排卧底在金牛座的特勤。

  自始至终,凭风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只是从花处和金牛座内部了解到事情的始末,那名特勤在调查金牛座非法买卖人体器官的问题时被发现,之后被关押在金牛座总坛地下室,在用上了挖眼、断指、割舌、切掉生殖器等酷刑后,依然没有撬开他的嘴,最后李想在一辆货车车厢里亲手杀害了他,遗体就丢在南海路的这个内河码头边。

  发现烈士遗体的是这一内河段的河长,当他在河边发现这具遗体时,把这个老头吓个半死,差点掉到内河里,要不是附近恰好有巡警经过,那老头也得嗝屁。

  “兄弟一路走好,我一定会熬过这关,为你报仇的。”凭风在心里坚定地说。

  “欢迎李董光临。”林峰顶站在迪厅门口迎接。

  “设备都安装调试好了?”李想下了车,整整了西装说。

  “那是当然的,袁姐特意嘱咐过我,李董的日常安排都是按分钟来计算的,我哪敢浪费李董的时间。”

  “那废话少说,我们赶快开始吧!”李想手一指门口。

  “请。”林峰顶毕恭毕敬地比划。

  迪厅的音控室,被暂时改成了“实验室”,室内正中摆着一张铁椅,铁椅边放着一台连着贴耳耳机的播音器,在墙角还摆着一台摄像机,这样的布置加之四周墙壁都是暗色的隔音墙,阴森恐怖的气氛就像和《红岩》里的渣滓洞里一样。

  “凭风兄弟,可能要委屈你一下。”林峰顶等凭风在那张铁椅上坐下,居然用约束带将双手固定在了铁椅后面。

  “你干什么?”凭风愤怒地问。

  “凭风兄弟,你也明白你自己就是个给李董打工的,这你也知道‘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道理吧,你看你被我绑住,李董替你说话了吗?你就自求多福吧!”林峰顶在凭风耳边说完,就给他戴上了耳机,走到了李想身边做了一个开始的手势。

  随着一个人按下了开始的按钮,一阵刺耳的金属撞击声在凭风耳边响起,顿时感觉耳膜充血,凭风不得不“啊!”地喊出来才保护住耳朵,凭风想把耳机给摘下来,但是手腕勒出的火辣辣的疼痛提醒着他,自己已被控制。

  接下来,就是各种稀奇古怪的声音,有的像旦丁《神曲》里地狱下无时无刻在受难的囚徒嚎叫的声音,又有像蓬莱仙境中飘出的霓裳羽衣曲。

  万爪挠心、万蚁噬骨、万勾掏脑,在死生边缘游走的痛苦中,凭风居然感觉到了无限的快感,可是这种感觉和以前玩冰的感觉又不一样。这种快感让他越来越疲惫,眼睛前的事物开始变得越来越模糊,呼吸也越来越急促,越来越困难。几乎要裂开的脑袋里像放电影一样“刷刷”地放映着自己的过往。

  记忆回到初见花处的那天,凭风在看守所里,端着饭盆排着队准备去吃早饭时,看守管教叫住了他,让他去接待室。

  “凭风,原北川派出所治安民警,被判刑开除后染上了快客,后来向公安机关自首。经历很传奇吗!我现在给你个机会,你还能把入警的誓词,再给我背一遍吗?”

  “你能先告诉我是你谁吗?”凭风耷拉着脑袋,听见对方让自己背诵入警誓词才有了精神。

  “省厅刑侦总队侦查处长花云。”花云做了自我介绍。

  “我宣誓:我志愿成为一名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我保证忠于党,忠于祖国,忠于人民,忠于法律…”凭风歪过头奇怪地看了一眼眼前的人,然后一口气把入警誓词背出来。

  “记得来挺熟,那你还想不想当一名警察。”花处问。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想当警察。”凭风不假思索地回答。

  “既然还想当警察,那你违纪违法的时候在想什么?你被开除是因为一起涉外案子,这不仅是个司法问题,还是外交问题和政治问题,你那么冒失地处置,觉得合适吗?玩冰玩快客的时候在想什么?你可是被托拉斯这样的犯罪集团拖下水啊!”

  “我阻止了犯罪,我不认为我做错了什么。如果因为恻隐畏惧就束缚手脚,那我宁愿用武力来实现正义。实现正义就没有什么合适不合适。”凭风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刻意站直了身子。

  “你这什么想法?”花处半天吐出这六个字。

  “如果因为恻隐畏惧就束缚手脚,那我宁愿用武力来实现正义。”凭风脑子里反复回响着自己当初的回答。

  冷静的头脑又一次站了上风,他依靠缓呼缓吸的气息调整,居然抵挡住了这些声音对他的影响,眼前出现的各种光怪陆离的幻像突然冰冻了起来。

  “你们去死吧!”凭风猛地睁开眼睛,一切冰冻住的幻觉全部消融。

  “咦?这怎么回事?”

  林峰顶看见凭风慢慢恢复了平静,甚至清醒过来。感觉很奇怪,检查了一下仪器,并没有发现问题。过了一会儿,他忍不住了,走上去摘下凭风的耳机放到自己耳边听了起来。

  “李董,你这手下可真是人才呀!居然能对可听毒有天生的免疫力。”林峰顶一边说着,一边敬佩地替凭风松绑:“李董如果想看看这可听毒的效果,那这实验可能要换个人来做了。”

  “哈哈。”听见袁佳敏最得力的手下服软,李想万分高兴。

  “来人,带凭风去医院体检一下,可千万不要落下后遗症,峰顶老弟,再派人来实验可以,可这价钱我们要好好谈谈了。”

  “行,既然袁姐全权委托我了,我一定办到。”

  满身大汗的凭风被人从铁椅上扶起,看见的却是李想那张谈生意的恶心笑脸,心里一阵阵的寒冷。

  “活在这个毫无人情味的环境里,每个人看见的都是钱,谁会在意我的死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