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盯梢的不止我一人

更新时间:2017-09-27 10:09:22 作者:寻怀玉 字数:2210

晚上,凭风在汽车旅馆的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脑子里一直想着白天那队巡逻队查缉为什么没有找到毒品?

  “林峰顶在袁佳敏那边应该是数一数二的高手了,由他来当运货的骡子,可见袁佳敏对这批货的重视,那就更不可能让他空跑一趟呀?难道那批新货不在车上,而是在人身上?”

  凭风想到这,突然兴奋地坐了起来,可随即又躺了下去。

  凭风在遇见花云之前有过一段吸毒史,那段时间,凭风可谓见识了五花八门的走私带毒的技巧。

  用身体带毒的“小骡子”,通常是把货用棉线系着吞到胃里,另一头的棉线套在牙缝里,到地方再把货顺着食管往上拉出来,再厉害点的“小骡子”就是直接从肛门塞进直肠里到地方解手出来。

  但是人体带毒都有一个大前提,就是这些骡子不能吃饭喝水,而这些人刚才吃晚饭是饭照吃,水照喝。

  半夜,窗外已是一片漆黑,四周如死一般寂静,因思考而头痛欲裂的凭风忍不住翻下了床,上换了一双专门准备的便鞋,决定去摸摸林峰顶车队的底,看看他到底带了什么新货。

  凭风悄悄打开房间的门往外撇了几眼,确定没人之后溜了出去。

  旅馆外,车辆安静地停在那里,凭风慢慢地靠近林峰顶的中型货车,拿出万能钥匙想办法开锁。

  “啪!”突然间凭风看见有开车门的声音。

  “有人!”凭风立刻一个后倒滚到货车底下,心里祈祷自己刚才没有被人发现。

  刚才开车门的那个人不像是旅店的旅客,他下车后也是小心翼翼地观察一番后,蹑手蹑脚地靠近林峰顶的货车。

  那人靠近后也和凭风一样对着林峰顶货车的货箱一通鼓捣。

  “这人是谁?”凭风趴在车底下几乎鼻尖都快碰到那人的鞋子,那人也没有感觉到异样,依然全神贯注地开锁。

  “咻!”一支弩箭刮破空气的声音在这样一个安静的夜晚特别刺耳。

  “哼!”那个人连痛苦的喊一声都没有就像一根木头一样倒下了,这下凭风和那个人真的是面对面了。

  借着夜晚天空中的残月,凭风看见他手里拿着一串和他一样的万能钥匙,再仔细看一下,他头皮上还有一片密密麻麻的兰色针孔眼。

  “也是金牛座的人,看来李想派过来做尾巴盯梢的不止我一个人。”

  凭风心里庆幸自己逃过一劫时,有三个人的脚步声传来。

  为首的那个人是林峰顶,手里拿着一副威力强劲的弩,后面跟着一个人凭风没见过,长着一张标准的东南亚男子的脸,棱角分明的轮廓显得他十分帅气。

  “你在后头发现这家伙今天在我们后面跟了一天,我就猜到他有问题,果不其然晚上有了小动作。这人还是个玩可可精的,李想是无人可派了吗?”林峰顶的大手拨弄了下那个人的尸体。

  “林哥有你的,一箭射过去,直接穿耳而过。”

  “少废话了,段天杰,你赶紧把尸体处理掉,明天要是让警察发现了,我们谁都走不了。”林峰顶踢了一脚尸体。

  “好,你们过来,帮我把酸从车上拿下来,把尸体给化了。”

  段天杰指挥人从他的车上搬下来一个汽油桶,抓起那具尸体的头朝下脚朝下地塞了看去,一阵白烟夹杂着一股恶臭弥漫开。

  凭风瞪大了眼睛,拳头堵着嘴巴看着那具尸体一点一点地消失在汽油桶:“如果刚才是我被一箭射中,那消失的是不是我?”

  等林峰顶等人离开,凭风赶紧从车底下爬了出来。

  “林哥,你说李想派来两个人盯梢,那他们两个人不可能单独行动吧?我们在外面可只发现一个人。”回旅店的途中,名叫段天杰的男子突然发问。

  “你说的对,我忽略了,你赶快回货车那边看一看。”

  “好,我就去杀个回马枪。”

  林峰顶看着段天杰回头,自己也马上去了凭风的房间。

  “老弟,睡了吗?老弟,我进来了。”林峰顶在凭风房间门口敲了下门,见没有动静一下就撞了进去。

  林峰顶发现床上没人,暗叫不好,一摸床铺,被子都已经凉了,可再一看床铺旁边的靴子还在又立刻转身去走廊里检查。

  再说凭风,从车底下溜回来后从公共厕所的天窗溜回了旅店,就听见一阵重重的撞门声,立刻按计划脱下外套把自己穿的便鞋一裹挂到窗户外面去,然后找了一个坑位自然地按下了冲水按键。

  “凭风老弟,是你吗?”林峰顶听见声音就走到了厕所门口。

  “哦!老哥也还没睡。”凭风也“正好”走出来。

  “刚才处理了个小毛贼,担心老弟的安危就过来看看。我说老弟你这厕所上的可够久的,我摸你床铺那可都冷了。”

  “唉!现在这社会,上厕所有香烟有手机那可是享受。”

  “老弟,你这上厕所怎么不穿鞋啊?这公共厕所的地那可不干净。”林峰顶留心凭风的脚。

  “唉!这旅店又没有一次性拖鞋,我上厕所又急这不就赤脚跑出来了吗!等下回去再洗洗脚就行。”

  “哦!老弟是这样啊!那你早点休息,我再看看这旅店周围。”

  “好,老哥也早点睡着。”

  林峰顶正准备走,眼睛却被凭风挂在脖子上的佛牌吸引,又停下脚步。

  “老弟,我说个其他事情,你这佛牌有点古怪啊!X省也是个佛教徒大省了,可我也没见过这样的佛牌。这上面的佛像这是释迦牟尼佛的俗世堂弟提婆达多,他难抑人心叛逆成佛,犯了几重罪最后下地狱去了,你带着这佛牌在金牛座招摇过市时不会让李董事长他忌讳?”

  “这什么佛爷什么菩萨我不懂,佛教吗!只是崇拜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非人物体,然后形成的一套信仰一套行为规范而已,如果佛能帮我把钱赚到,那我天天拜佛,不然我信佛和信鬼又有什么区别?”凭风傲慢地说。

  “难怪最近几年李董事长的生意会这么好,原来有你这样的狠角啊!”林峰顶低头冷笑一声。

  凭风嘴角上挑,露出一个邪笑。

  “老弟早点休息,我再去附近找找看。”林峰顶感觉手机在震动说着离开了。

  林峰顶前脚刚走,后脚凭风就带着外套和鞋子赶忙回了房间。

  “林哥,现场我发现枚新鲜的脚印,是帆布鞋,判断身高和金牛座来的那小子差不多。”林峰顶躲着凭风就为接段天杰的电话。

  “好,我知道了。”林峰顶冷冷地拿下了手机。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