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毒”进湖滨市

更新时间:2017-09-18 20:55:17 作者:寻怀玉 字数:3245

从步行街走出来,因为担心袁佳敏派人在为他安排的宾馆门口留心他,所以凭风开着快车赶到了袁佳敏安排的宾馆。

  到的时候才发现这里居然是一家装潢豪华的洗浴商务会所,从门口多名清凉打扮的迎宾小姐和空气中特殊的香味,都可以判断出这里是个带颜色的消费场所。

  “贵宾您好,欢迎光临。”一阵少女嗲嗲的声音。

  “我有预定房间。”凭风听着迎宾小姐的声音感觉非常难受,低着头快走到前台开预定的房间。

  在拿出身份证登记的同时,凭风观察了一下周围,发现大厅沙发区确实有一个看报纸的人耳朵里塞着像耳麦一样的东西,不时地回头看看。

  “还真派了人。”凭风希望自己到宾馆的时间让袁佳敏满意。

  到了房间,凭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仪器隔断房间里一切无线电信号,堵上房间的猫眼,同时检查整个房间,看看有没有什么会录音录像的东西。

  等做完这一切之后,凭风才敢打开电脑,查看大军发过来的邮件。

  “赵二爷,本名赵业,90年代湖滨市为招商引资推出优惠政策,赵业趁机由香港进入中国大陆,以地产业为掩护,在澳大利亚非法的生意…”

  大军的行动力很强,译出密写纸上的情报后,迅速地给花处发出,也及时地给凭风提供了他想要的信息。

  “这个赵二爷,最近是缺钱花了?还要去标会上面借钱。他派人跟踪我到底要干吗?…”一系列的问题困扰着凭风。

  “叮咚叮咚”这时一阵门铃声响起。

  “谁?”凭风拿起一个玻璃杯警惕地问,同时取下猫眼上的胶布,从猫眼观察出去,是一个打扮清凉、面容娇好的年轻女孩站在门外。

  “帅哥,我是住宿区的服务员,麻烦你开下门好吗?”

  凭风生怕这是仙人跳的把戏,就把门上的锁链锁好后在打开一角房门:“有什么事?”

  等开了房门,凭风这才看清服务员的全身的穿着,上半身穿着低胸吊带背露出了半个胸部,下半身是一条低腰牛仔裤,短到了大腿根,这种省布料的打扮不是用清凉这个词能形容的,而只能说是带有挑逗意味的性感。她手上拿着个花名册,牛仔裤前面的口袋里上还插着部手机。

  “帅哥,需要我们商务中心安排的特服小姐吗?我们这有模特、白领、大学生…”

  “我不需要。”凭风直接打断服务员的话。

  “我们这里价格不贵,是…”服务员的话还没有说完,凭风就关上了门,但他还趴在猫眼上往外观察。

  这名服务员也是缺乏经验,吃了凭风的闭门羹之后,她就直接拿起手机拨号打电话,说了几句挂掉后才离开。

  由于房门的隔音效果太好,凭风听不见那名服务员说了什么,但能猜得出,这个女人绝不是一个普通的宾馆服务员,甚至这个商务中心能够在现在依然这么猖狂地存在,也决定了它不是一个简单的商务中心。

  “一个服务员,在自己的商务中心里,不带对讲机而使用手机对话,有鬼。”凭风意识到,这个夜晚他别想睡一个安稳觉了。

  第二天一大早,凭风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凭风,起来没有?”袁佳敏热情地问。

  “袁姐,我早就准备好了。”嘴上是这么说,可内心里,一整夜都处于半睡眠半清醒的凭风还不时地被半夜打来问是否要包小姐的电话骚扰,实在是累的不得了。

  “肯早起的年轻人现在真的不多了,退房后开车过来吧!到昨天我们见面的咖啡厅门口。”

  “好,我马上过来。”凭风拿上了手机提上包有条不紊收拾好,这才敢出门。

  凭风驾车再回到昨天和袁佳敏见面的咖啡厅的时候,一辆重卡已经在等候。

  “来,凭风,我给你介绍一下,他是我最得力手下林峰顶。”袁佳敏介绍身后一个如瘟神一般的男子。

  凭风从下往上打量这个人,第一眼注意到的是他脚上穿的那双擦的铮亮的大皮靴,再往上看,是一身灰色的皮衣如紧身衣一般包裹着野牛般强壮的身体,粗短的脖子上顶着一个大光头,,眼睛里透着股狠劲。

  “凭风,你有机会可以多和他交流交流。他可是去西伯利亚和俄军进行过大军演的人。”听到袁佳敏这样介绍,凭风明白许多,敢情这林峰顶是雇佣兵啊!

  “你好!我叫凭风。”凭风伸出手,有意试探对方。

  “我叫林峰顶,法国外籍军团退伍军士长,听袁姐说你去伊拉克打过仗,能从战场上下来的一定是有能耐的人。”林峰顶如铁嵌一样的手握住了凭风。

  凭风笑了笑,趁林峰顶还没有用力,赶紧把手弄了回来。凭风就算是最佳状态和他对抗,也难敌对方,何况这里是高原,加上身体疲惫,凭风现在说几句话都感觉喘,更不敢再争强好胜。

  “走啦!办事要紧。”林峰顶咋呼的一喊,一路小跑上了车。

  “厉害!”凭风看见他居然在这里还敢这么大声说话,庆幸自己没有和他角力。

  “厉害什么?”袁佳敏问。

  “没什么,袁姐,那我们就准备出发了。”凭风之所以这么着急是为了回到车上服个红景天,高原反应已经折磨他折磨的不行。

  “去吧!去吧!”

  得到了袁佳敏的许可,凭风赶紧回到了车上。

  “开路,走。”林峰顶把头伸出车窗喊了一嗓子,前面引路的小轿车立刻启动了。

  三辆车组成的车队,载着最新型的毒品驶向湖滨市。

  车队上了高速之后,很快就到了服务区。

  “我说,我们在这里歇息一下吧!解个手什么的,从这里到湖滨市可要跨越大半个中国呢!”凭风用对讲机在公共频道里说道。

  “好,就依你。”林峰顶大声地说道,他强大的身体消解了缺氧带来的问题,依然中气十足地说话。

  在服务区的厕所里,凭风找了最靠里面的一间间隔间,拿出手机换上了虚拟运营商使用的170号段的太空卡,发了条短信给大军:“目标的车牌…”

  短信发出后,凭风迅速删除短信,之后把这张手机卡从手机里拿出来冲到马桶里。

  “大家快着点,该上厕所的上厕所,该补给的补给,我们动作慢了,大老板们可就不满意了。”林峰顶坐在车上用对讲机催促所有人,同时眼睛地溜溜地观察每个人去了哪里。

  正是因为今天林峰顶记下了所有人的行为,日后给凭风的卧底生命带来了巨大的威胁,林峰顶也成为凭风的头号敌人。

  “好了好了,来了。”凭风听到林峰顶在喊,以为车队马上要出发就从厕所里小跑了出来。

  “老弟,别急,我们人还没有到齐,少安毋躁,手都还没洗吧!”林峰顶在心里记下凭风是第一个回来的。

  “那就好、那就好,那我再去补洗个手。”凭风笑着回答。

  车队的人刚刚回来齐,正准备出发时,一队带着条缉毒犬的身穿武警迷彩的边防巡逻战士突然拦下了他们。

  “你们好!请停车接受例行检查。”巡逻队队长朝他们敬了一个警礼,然后要求车队的人熄火下车。

  “下车,让他们查。”林峰顶眉头一紧,但还是招呼所有人下来。

  他尽管十分自信,可还是用狐狸一样的目光扫视着车队里的每一个人。

  两名边防战士警戒,其余的边防战士依次对开路的轿车、大卡车与凭风的五菱宏光进行了彻底的检查,从翻开引擎盖用仪器查,到车后备箱用警犬嗅,可谓把查毒的传统办法都用了上去。

  “花处的行动可真快。”凭风兴奋地等待着毒品被发现的那一刻。

  “报告队长,一切正常,没有发现违禁品。”一名战士回答。

  “一切正常,怎么可能?难道我被耍了。”凭风感觉自己掉入了一个不见底的天坑,他努力地克制自己惶恐的情绪。

  “警察同志,辛苦了,你们也都看到了,我们这车上都是些迪厅的音箱,哪有什么违禁品啊!让我们走吧!”林峰顶煞有其事地说。

  “收队。”巡逻队队长冷峻地看了看林峰顶,然后对着队员喊道。

  “谢谢警察同志,那我们可出发了,这耽误久了扣的可就是我们的血汗钱呀。”林峰顶一边说一边让司机赶快回车上。

  负责牵警犬的战士最后一个归队。

  “小同志,才当兵没多久吧!我建议你啊,你戴这个钢盔时在下面垫块毛巾,别没几天头发都被磨完了。”当最后一名归队的战士走过林峰顶身边时,林峰顶摸了一下自己的头,无不挑衅地说。

  牵警犬的战士是个刚刚高中毕业的列兵,没入伍前在学生中也是个混混头,他扭过头想恶狠狠地盯林峰顶一眼,可他的眼神和林峰顶一接触,就马上败下阵来。

  小孩子过家家的打架斗殴,在真正的战火锤炼过的凶狠面前显得那么不堪一击。

  在边防巡逻队怒视下,三辆车快速驶出服务区。

  “车上没发现毒品,怎么可能?”在自己的五菱宏光车上,面如死灰的凭风死死地盯着前面大卡车的货舱:“袁佳敏怎么会让自己的手下空跑一趟?如果不会,那他们把毒品藏哪里去了?”

  一连串的疑问困住了凭风,可更让他害怕的是,虽然巡逻队没有发现他们藏匿的毒品,没造成损失,但无论袁佳敏还是李想都会起疑心,他想起林峰顶那狐狸般的眼睛,袁佳敏脸上那条可怕的蜈蚣形伤疤,李想杀人后龌龊的笑,都不觉得背后一凉。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