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一家独大的标会

更新时间:2017-09-18 20:48:36 作者:寻怀玉 字数:2397

一本备忘录被凭风从头翻到了尾,可也还是未能在其中找到一条勉强去X省找袁佳敏的理由。

  “妈的!你要我去X省,我怎么去呀!”凭风把备忘录重重地摔在桌子上,拿起花云给的那根烟慢慢地抽了起来。

  “喂!我现在可以去见李董吗?”凭风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给李想秘书打了电话。

  “李董现在在办公室,你可以过去。”

  “好!”凭风放下电话,抓起一份本不必向李想汇报的合同犹豫地向李想办公室走去。

  “金牛座必胜。”

  凭风在李想办公室外徘徊了好久后,按金牛座的规定,在门口喊一声口号。

  “李董,我可以进来吗?”凭风问。

  长相矮胖龌蹉的李想右手夹着一个翠绿色的烟嘴,左手翻着办公桌上的报告,听见凭风的声音,立刻高声唤道:“来来来,丧彪老弟,我正好有事情要找你,你就来了。”

  金牛座是一个以传销手段发展会员,等级森严组织严密的犯罪网络,而居于这个网络中心的蜘蛛就是现在坐在办公室里的李想。

  “董事长,我是来送一下关于收购嘉华项目的文书的,李董找我还有什么事吗?”凭风推门进去。

  “有事,来,坐。”李想招呼凭风坐下:“你知道吧?今天我们的标会又要开始了,现在很忙,你再替我去一下。”

  “董事长,今年标会上十二个人,已经出了四张标了,这次我们是继续藏着还是拿点?”

  “继续藏着吧!我参加这样的标会目的就是赚钱,你去出标就出一千万。”

  “好,还有什么事吗?”凭风拿出笔记本一边记一边问。

  “另外,最近你去X省看看,你袁姐在X省经营了这么多年了终于要出货了,我们这边也需要派个人过去接应接应,今天我就让人给你订票。”李想提到自己的老婆袁佳敏的时候,故意说得是“你袁姐”。

  “董事长,需要我给袁姐带什么话吗?”凭风心中暗喜,刚才在李想办公室门口还想以什么名目去X省,李想就给了他一个名正言顺地去X省的机会,可面上还是小心地问了一句。

  “我跟那个臭婆娘有什么好说的。”李想一提袁佳敏就气呼呼地摸了一下他额头上的伤疤:“好了,你下去吧!先去做标会的事情,回头我让秘书给你联系安排去X省的事情。”

  “是。”凭风点了点头。

  想着花处说过的,干完这次就退休的承诺,他一心想着赶快离开李想。毕竟侍候一个脾气不稳定,随时会杀人的主儿,换谁谁都受不了。

  标会,是一种特殊的民间集资方式。

  就像李想参加的这个标会,是由一个有声望的人发起,组织十二个人。第一次,每个人都出一千万,提供给标会里最急需用钱的人,第二次,标会里的另外的十一个人在自己手上写下自己接受的数字后同时展示,十一个人中谁写的数字最低,谁就中标,那次写的是八百万,也就意味着他可以拿走标会中第一个中标的人拿出来的一千万与另外十个人借出的八百万,但下一次他就没有权利再中标。

  以此类推,以十二个月为一个周期,最后一个月依然没有中标的那个人就可以拿走另外十一个的一亿一千万,成为今年标会最大的赢家。

  已经有好几年,李想都是最大的赢家,这也成为他洗白自己黑钱的途径之一。

  凭风根据李想的指示走进湖滨市中心的喜来登大酒店一号VIP包间时,已经有好几位位商界、地产界的大佬或是愁眉不展或是稳坐钓鱼台般气定神闲。

  凭风点了杯苏打水往一个角落里入座,在人声鼎沸的包间里几乎都没有人注意到角落里还坐着人。

  包间的中心是一个身穿黑色毛背心,戴着副宽边眼镜的“笑面虎”,他被众人围着谈笑风生,可细心的凭风依然感觉的出,他假面的笑下是一颗无比紧绷的心。

  “二爷,接下来你准备拓展什么生意啊?我听说最近公安局的人……”

  “哎呀!做生意是需要钱的,总会被人注意这很正常,现在我们的公司正在寻求更多的支持来更上一层楼,政府多关注我们也很正常。”

  “二爷谦虚了,你还需要别人的支持啊?”

  “哈哈!”笑面虎笑了笑:“我们怎么不需要支持,现在我们公司要转型,既需要政府的政策和贷款支持,也需要行业后起之秀的支持。”

  听到这,凭风突然感觉有道剑一样的目光向自己投过来,凭风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处于中心的笑面虎注意。

  “阿风,哎呀你怎么可以坐在这里!来来来,坐这儿。”“笑面虎”突然走上来和凭风打招呼,又把凭风拉到了自己位置边坐下。

  “阿风,这次又替李老板来出标。”就在刚才,被公安机关注意到的他还是满面乌云,现在就是一脸憨态可掬的笑容。

  “对,最近李董的生意还可以,所以让我不要和各位叔叔抢标。”凭风先把自己的底牌亮给这次抢标的老板,好让他们降低对自己的敌意。

  可没想到,笑面虎来继续拉着凭风追问,似乎想从凭风口中套出关于李想的一些事情,可凭风就是一问三不知。

  “阿风啊!高,实在高。”笑面虎对着凭风竖了大拇指:“毕竟是当过警察的,警惕性就是高,这李老板能够招揽到你这样的青年俊彦,难怪生意做得这么好啊!哈哈哈!”

  笑面虎打了圆场,凭风也就笑了笑,可心里却是紧张的不得了。

  标会按时开始,除了四个之前中过标的,其他八个人各有各的盘算,凭风的手机一直拿在手上,等待李想突然的通知,而这次想拿钱的笑面虎心里却揣测着每个人。

  “出。”随着发起人一声令下,八个人放出了自己的底数。

  凭风手里还是一千万,可笑面虎手里却写着六百万,明显他是下定了决心。

  “恭喜老哥啊!这次中标了,希望能帮到你。”凭风在一边恭喜他。

  “哪里哪里,还是这李老板厉害呀!你们金牛座这一段是一家独大啊!什么时候也让我们沾沾光?”笑面虎心里在流血可嘴上却还是笑嘻嘻的。

  凭风还想说什么,手机接到了短信。

  “老弟这要去X省出差啊?那地方是美,可小心不测哦!”其实笑面虎心里早开始惦记这如日中天的金牛座背后的黑金是从何而来的。

  “李董和我说过了,我就是个打工赚死工资的,老板让我去哪我就去哪,那管的上危险不危险。”凭风一听笑面虎看见自己的手机屏幕,马上就决定要买个手机防窥膜。

  “各位叔叔,既然结果已经分明,那我就先回去了。”凭风感觉这笑面虎还想对他说什么,立刻想办法逃离这里。

  “来你过来。”笑面虎看见凭风匆匆离开的背影,心里犯起了嘀咕,叫来了自己的手下:“派人盯住金牛座的那个家伙,他去哪里随时向我报告。”

  “是。”笑面虎的手下点了点头就走到一边打起了电话。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