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望气

更新时间:2017-09-19 15:56:10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2936

张三疯一路之上的表现,让刘经天瞠目结舌,他长这么大,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跳脱到了如此境界的人物。

  去往潮白河畔一路只能步行,这位爷一路上不知道和多少个妞儿搭过讪,开口说的一律都是‘我走南闯北,还是第一次看到您如此气相的姑娘’。

  张三疯下山的时候精心打扮过,身上穿着的是一身石青色道袍,面目虽然猥琐,但瘦削的身形却是有那么一点儿出尘的气质,还真别说,也还是唬住了几个姑娘,小手蹭摸,张三疯眉开眼笑。

  “你这师兄靠谱么?”在张三疯言称要为一位美女身边的小狗看相的时候,刘经天终于憋不住心里的疑虑,轻声冲林白问道。

  “放心吧,他很厉害!”林白敷衍了一句。张三疯在车站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创新使用风水术法占便宜的手段,至今他仍然记忆犹新。

  话说完没多久,林白终于也忍不住了。哪怕脾气无比好的人,也禁不住这三分钟的路走出三十分钟的主儿。

  在林白一顿训斥,外加俏寡妇诱惑之后,张三疯终于撇着嘴不再出声,急忙往河边赶去。

  潮白河畔这几年开发的不错,更是修建了几处住宅区,在京郊也算是开发的比较完善的地方。居住的人也不算少,只是这几天有人觉得住的地方好像有些不对劲,总有些陌生面庞来来回回,到最后,潮白河沿岸更是直接被帆布掩盖起来,谁也不知道里面究竟是有什么东西。

  在这片帆布下面,三高一矮四个身影站立,正是林白、张三疯、刘经天和夏小青四人。

  “这里就是当初南禹洗澡的地方,当年我们来查看的时候,就是在这边找到他停的车。”夏小青睹物思人,泪眼婆娑的对一边的张三疯轻缓道。

  张三疯也不搭话,走到一边的大石上,站立良久,眼睛微眯观望着周边的山势水法。

  “真人,我这里有罗盘,您要不要……”夏小青见张三疯良久不搭话,心中颇有些奇怪,从身边带着的包包里掏出一个罗盘递了过去。

  夏小青手中的罗盘乃是用上好的紫檀木雕琢而成,因为经常被人把玩使用的原因,所以罗盘上包浆很厚,散发着一种沉重的历史之感。

  “无量寿佛,你这罗盘可是个宝贝……”张三疯也是个有眼光的人,瞟了一眼夏小青手中的罗盘,便断定不是凡物。

  林白也是皱眉看着夏小青手中的罗盘,沉声道:“你手中这罗盘应该来得不易吧?”

  “三百万从一个风水门派买回来的。都是些小钱,不知道大师用的上用不上。”夏小青轻声道。

  林白一听价格,不由得有些咋舌,不过倒也不觉得奇怪。

  罗盘这东西,可以说是风水相师的饭碗,而且是一种传承。像夏小青手中的这个罗盘,应该是代代相传下来的,乃是师父授予徒弟衣钵的象征,更是表示师父将毕生的心血和期望尽皆托付给了徒弟,代表着一种师承。

  华夏对于师承很讲究,尤其是风水相术这种传承自华夏古文化的东西,不到万不得已,这人应该也不会拿出来卖。

  “东西是好东西,不过老道士用不上,我学的是郑观应的望气寻龙术,和这拿罗盘看地理的不是一路的。”张三疯摇了摇头,头上白发随风舞动,倒是有几分得道高人的意思。

  望气乃是风水学中的术语,术数之中认为穴中有气,术数高明之人便可以望见穴气。

  张三疯观望良久之后,缓缓道:“龙来十里,气高一丈,龙来百里,气高十丈。气正,则脉从中落而穴正;气偏,则脉从侧落而穴偏。干龙雄健高大,枝气卑小清弱,是故辨气高低、识龙长短、别山强弱、究气旺衰……”

  “气如张盖,色清而奇。初吐一线,上结华盖,如冕垂旈,五色备具,这是一处上好的风水地啊!”张三疯说道。

  这里虽然只是河畔一处荒地,山势料峭,当得起穷山恶水四字,但却是一处极佳的阴宅宝穴,只是这潮白河附近的居民不懂风水之术,而且政策也有限制,不然将祖坟迁到这里,绝对能给子孙后代不少福荫。

  “大师,请问您找到南禹……南禹尸骸的下落了么?”

  夏小青根本就没有把张三疯刚才说的话听在耳里,看着周遭这一切熟悉的景致,她只觉得悲从心头升起,脸上早就是湿濡一片。

  张三疯摆了摆手,引着林白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山地上,径直就沿着河边往西北方向走去,夏小青等人见状急忙跟了过去。

  走到一处平坦的河滩旁边,走到一处平坦的地方之后,张三疯回头淡淡道:“就在这里,你老公的尸骸应该就在这块河底。”

  听到张三疯的话,夏小青抹了把眼睛,开口道:“大师你没有看错地方吧,当时我们把潮白河给堵了,这里的水都抽干了,我也没看到这里有尸骸。”

  听到夏小青这样说,一边跟着的刘经天脸上也露出狐疑的神色,颇有些不解的看着林白,想等他说说他这师兄是怎么回事儿。

  林白皱了皱眉头,盯着河水看了半晌,然后转头看了看四周,苦笑道:“没错,我师兄没看错,就是在这河底下。”

  “那我们当初抽水抽干净了都找不到尸骸是怎么回事儿?”夏小青听到林白赞同张三疯的看法,颇有些疑惑的问道。

  张三疯没有回答夏小青的话,而是转头看着林白道:“师弟,咱们还是走吧。”

  夏小青一听这话愣住了。

  看着两人面上的表情,张三疯缓缓道:“这地方被高手布下了风水局,所以你们抽了水也看不到。师弟你虽然行走江湖,但是却不知道咱们这行的一些老规矩,风水术士之间不能置气,不然会惹来天地反噬,对己对彼都不是什么好事儿。”

  这种别人已经布下了局,如果来人破掉,那就是对对方的不尊重,更是不死不休的怨仇。风水术士做的都是窥伺天机的勾当,如果有怨恨,那定然是比试彼此手段,动辄便会将灾祸引向身边亲近之人,有伤天和,所以行内才有不许置气的这种规矩。

  “大师,我求求您帮我找出来南禹的下落,只要您答应,不管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夏小青噗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泪眼朦胧抬头看着张三疯道。

  张三疯一看夏小青这模样,心中不由一荡,虽然这夏小青因为忧思过甚,所以满头白发,身形也消瘦无比,但是身材却是没有丝毫走样,尤其是那臀部更是浑圆紧翘。

  张三疯好的就是这口,此时不禁.看傻了眼。

  “大师,大师……”夏小青见张三疯良久没有反应,急声道。

  张三疯这才醒过神来,干咳了几声之后,轻笑道:“无量寿佛,我们天相派有这样的规矩,小道我说了不算,一切事情,还是得我师弟这位天相派宗主做主。”

  这话一说出来,所有人都愣住了,像这种风水流派的宗主,大多都是些花子花白的老头子,或者是一些仙风道骨的中年人,哪儿有过这样年轻的一脉宗主。

  林白十五岁开始下山游历,那时候便经常被人质疑他的年龄。但是有那手相术在那摆着,而且茅山老道也早在暗中打点停当,所以各地风水一脉的人也不敢说什么。

  到后来更是闯出了浪里小白龙的称号,也阅历越少人质疑他的年龄问题。却不想今天又被人重新提及。

  “咳咳……”林白干咳两声清了清嗓子,轻声道;“区区不才,正是天相派的宗主。”

  “林少,只要你愿意帮小青,我愿意把这块罗盘给您,而且连带我现在经营的那座会所一并给您。”夏小青见林白一直不搭话,急声道。

  夏小青此时只能将全部希望都寄托在林白和张三疯的身上,刚才张三疯找出埋葬陈南禹尸骸的位置,如果不是因为当初她将这地方的水都抽干却没找到的话,早就跳进河里了。

  “这件事情我们是要管的,不是我先冒犯的他们,而是那人之前对我就已经出过一次杀招。”淋巴转头看着张三疯沉声道。

  “宗主有令,焉敢不从。”张三疯眉开眼笑,虽然嘴上说那块罗盘对他没用,但是这种充行头的东西还是很要得的,而且是三百万高价,如果不是林白在这,他哪里会说这种话,早就抱着罗盘下水摸人了。

  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尤其是看完了水底的格局之后,张三疯脸上挤得几乎快要往下滴水了,一扭头,看着林白道:

  “师弟,这里被人布下了五鬼运财风水局,咱们遇上冤家老对头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