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现世报

更新时间:2017-09-19 15:55:46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2934

天阳子自恃自己揣度天机,用鬼相一脉传承的秘术借用阴气暗算人的手段,绝对当世无双。他实在是想不通,怎么可能会有人扭转天机,硬生生将自己损耗性命牵引的星辰阴气反转袭击自己。

  天阳子的确没有想错,鬼相一脉袭承的就是暗算人的手法,但是抵不住林白身上有那件如同无底洞一般吞噬阴气的古书秘宝。当他发出的阴气到达林白身边的时候,古书秘宝自然而然的产生反应,将阴气吞噬之后,顺带着给予一击。

  “你真的确定你们夫妻两个没有得罪过相术门派的人?”林白皱眉盯着面前的夏小青,面上满是阴郁之色。

  相术门派而今的传人本就不多,从刚才的手段看来,林白更是能感觉出来那人的功力应该也不浅。不管是哪行哪业,都最忌讳同行相争,相师一脉也是严禁内斗。林白也没有想到对方会有这样损耗性命的反应,这仇怨大啊。

  听到林白说出来这话,

  夏小青还以为林白不愿意再出援手帮助自己,咬紧了嘴唇,噗通一声跪倒在林白面前。一身雪白的装束瞬间沾染满了土黄色的泥泞,颤声道:“林白,不,林大师,我夏小青起誓我夫妻二人绝对没有做过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还请你帮帮我们!”

  看到夏小青这动作,林白也怪自己刚才说话的口气过了一些。伸手将夏小青搀扶起来之后,没再说话,眉头紧皱,如果说夏小青夫妇没有得罪相术门派的人的话,那现在只能有一个结论就是,这边的风水局和天机都是刚才向自己出招的那人布置下的。

  “表弟,就算是得罪了风水相师,难不成真会有那么大的反应?”刘经天听到林白的话后,颇有些不以为然道。

  林白看了看刘经天,沉默稍许之后,沉声道:“世人都说风水相师乃是文人,手无缚鸡之力,但是却不知道风水堪舆却能比刀子杀人还要见血的狠……”

  林白说着话,便想到了当初茅山老道讲过的一件民国末期发生的风水相师毁人风水,让人家破人亡的故事。

  民国时期正是军阀混战,战火连天的日子,各地军阀混战,更有不少人组建了乡勇,名义上是自保,但实际上却是鱼肉乡里。

  在豫南一个小县城里面,便有一户姓黄的财主组建了乡勇,每日操练完毕,便出去鱼肉乡里。

  有一天这黄财主带队去了一个小乡村,见到一个美女,硬生生抢回了家,玩弄一晚之后,那少女自缢。少女家中的长辈前来讨人不成反被打死。

  事情过去很久之后,财主渐渐也忘了这件事情。一年天降大雪,黄家祖屋大门垮塌。这祖屋自落成后,历经百多年来,大门未曾改换过。为了修葺房门,便找到了一个当地传言灵验无比的相师。

  相师相过宅后,捻捻山羊胡,歪着嘴,阴侧侧地说:“府上大门非改不可,否则些子翻倒人命,祸不堪言。”

  黄家长辈听了,便召来家族会议,主张依照相师家传之秘,速改大门。

  该项提议,虽然有人反对,但经不起相师所谓‘秘诀’的诱惑,,终于糊里糊涂地答应了改门的建议,于是择吉开工,由相师负责一切筹划事宜。

  然而就在工人拆大门的顶篷时,赫然发现顶篷里头,左边藏着一条大蛇,右边蹲踞一只肥硕的蟾蜍,而且奇怪的是,双只怪物互不侵犯各哺其卵,于是主张不修屋的,便以蛇蟾通灵,请暂缓修门。

  可是那相师偏不信邪,又贪蟾蜍肉鲜味美,提到捕具,手天擒来,丢进了炖锅里去,而那蛇所幸逃得快,才没成了成仙腹中物。后来还是继续修门,反对者仍然靠边站,不久,大门也就改好了。

  大门改过后,相师留下了几句真言,说什么此阳宅经我独家“些子”大法改过后,必如何富贵云云,然后取得酬金,扬长而去。

  结果两三年过去了,黄家人本以为自家必定发达。但谁料事实却恰恰相反,这几年中,黄家上上下下,老老少少,鸡犬不留,就连黄财主自己也长了一身毒疮下了地府,他死时府中已经空了。

  黄财主死了之后,为他家看大门风水的那相师拿着香烛纸帛到了黄家门口祭拜,然后留下一排朱砂大字:善恶有报!

  这时候世人才知,这为黄家看风水的相师就是当日黄财主逼死的那少女的父亲。

  …………

  “我.操,这事儿就这么邪乎?”刘经天看向林白的眼神如同看着一只怪物。他一直听林白说不可欺侮风水相术之人,却没想到后果会这样严重,消减财富倒是小事儿,人命生杀却是骇人听闻。

  听到刘经天这话,林白摇头苦笑道:“你看我这模样像是在骗你么?风水堪舆灵异无比,取的就是这阴阳调和的路数,如果阴阳不调,当然家中就会不得安宁。所以千万尊重风水相师,小心惹个现世报。”

  刘经天连连点头,一听林白这话,就连他也觉得发生在夏小青身上的事情,很有可能是因为沾染上了风水相师的事情。

  “刘少,林白,请你们相信,我们夫妻两人决计没有和任何相术之人产生过矛盾。求你们看在南禹尸骸不知所踪,不能入土为安,我们两人就算是死也不能同穴而眠的份上,帮帮我。”说着话,夏小青就又准备跪在地上。

  为了丈夫的尸骸,她可以放弃一切自尊,也可以撕下自己一切的伪装,只因为死去的那个人,那个尸骸所代表的情分是她这一生唯一的眷恋。

  一边的刘经天和上官嫣嫣看到夏小青这模样,心中生不忍,看着林白道:“林白,你就帮帮她吧。”

  林白伸手虚扶,阻挡住了夏小青下拜的姿势,沉吟片刻之后,点头应了下来。

  看到林白同意下来,夏小青喜不自胜,急声道:“只要林大师肯帮忙,有什么需要尽管说,小青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都在所不辞!”

  林白没吱声,眼珠子在夏小青身上转了个圈,然后没来由的想起了回山前看全身相的那个小寡妇。这夏小青身上的肉应该不会像她那样圆滚滚一团吧?

  一阵冷风吹过,林白打了个寒颤,转头看着牛栏山方向巍峨的山脉,作了个揖,口中暗道:苍天明鉴,小道救人不图钱,肯出力,只是看个全身相而已,还请莫怪!

  “卦象上看不出来,这风水上我倒不是怎么精通,还真是麻烦!”

  林白撇开众人,绕着河畔寻觅了好大一会儿,苦声道。术业有专攻,你要让林白玩个铁口直断,他有金口玉言的本事,虽然一天只能用一次,但也足可以玩死人。但是你让他来寻龙堪舆,这就有点儿强人所难了,谁让这位爷在茅山老道授业的时候,开了小差想姑娘呢!

  寻龙堪舆乃是相术一脉的重要分支,在华夏古代对堪舆术主要有形势派和理气派。他们的理论也都是彼此渗透、互相通融的,也正是取了万法归宗的意思。

  天相一脉的寻龙堪舆之术,师从的是赖布衣先生。这位老先生乃是宋徽宗年间的国师,后因为秦桧的陷害而流放,因此赖布衣的足迹才得以踏遍华夏大地,一路更是凭借着相术的奇效,怜贫救苦,留下许多神话般的传说,甚至传言国父孙文的祖坟便是赖布衣所亲自勘定。

  在传说中赖布衣穷尽一生所著的《青乌序》刚一脱稿,就被南华帝君的侍者白猿夺走,但实际上是当初赖布衣脱稿之后,便将这《青乌序》交付于了天相宗五代祖师,后来这《青乌序》在天相一脉八代祖师刘伯温的手中发扬光大,更是帮助朱元璋成就一番帝业。

  按照林白的看法,现在自己所处这地方,背靠牛栏山来龙乃是昆仑的分支,绵远而有力,而后有一分岔形成白虎砂,更有这潮白河,不失为一处绝佳的阴宅宝地,但是要让他分辨出来到底陈南禹葬身在何处,那就难办了。

  因为这要考虑的问题太多了,需要从龙脉的走向还有山势的走向一一分析,然后对照陈北煌和夏小青现在的气运,才能最终找到陈南禹尸骸的位置。

  阴宅风水在选址上最重视风水方面的考虑,对龙、砂、穴、水、明堂、近案、远朝都有一定的格局安排和讲究,包括基址的地质、水文、朝向、土壤的要求,尤其是与自然山川景观浑然一体,达到极为宏伟完美的境界。

  “娘希匹的,这事儿干不了了!”林白扫视群山,顿时生出一股无力感,颓丧的看着一边的刘经天道:“打电话,请师兄下山!”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