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破局

更新时间:2017-09-19 15:55:36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3065

“饭桶,都他妈是一群饭桶,连个女人都看不住!”

  陈北煌一耳光甩到面前的一个黑衣男人脸上,男人捂着脸倒在地上,嘴角一抹猩红。

  “我已经忍她那么久,我们陈家每天好吃好喝的给她,她还要再去找那个死人的尸骸,还有没有良心!”

  陈北煌脸上满是怨恨的神色,头上包扎着的绷带刺眼无比,原本快要愈合的伤口,因为动怒,而重新崩开,原本洁白无比的绷带此时往外浸着血丝,看上去狰狞无比。

  陈北煌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一旦林白和夏小青将陈南禹的尸骸找到,那自己原本顺风顺水的事业就要从此结束。最要命的是,自己这些年做的事情,如果让背后那位扶持他的老爷子知道,恐怕也不会再继续提携他。

  陈北煌不甘心,他不甘心自己好容易积攒下来的基业,还有好容易看到的一线上位的曙光,就这样因为一个死人而告一段落。

  但是陈北煌更知道夏小青身后的那群当初追她的那群人的能量,如果那群人发力的话,别说自己现在区区一个正处级,就算是一些老爷子都得慎重考虑一下。四九城里看不见的腥风血雨,陈北煌早就耳濡目染,他很清楚,自己如果对夏小青动手会是什么后果。

  这也是这些年他一直没有对这个大哥的遗孀动手的原因。

  这样一来,陈北煌满腔的怒火,只能全部发泄到林白的身上。不过是刘家的外孙罢了,又不是嫡系,而且就算是略微知道一些相术,难不成还能胜过自己身边那位活了百来岁的老神仙,他自以为已经摸清了林白的底细!

  “把天阳子大师给我请来,我倒要看看他们如何能在大师的天机之下,找到那个死人的尸骸!”陈北煌皱眉厉声道。

  躺倒在地上的黑衣人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丝,面上没有丝毫的不满,起身便朝屋外走去。

  黑衣人还未出门,门口就走进来一个须发皆白,身材短小,相貌黝黑一身青色道袍的天阳子老道。

  看了眼屋内的状况之后,天阳子开口说道:“我跟你说了多少次成大事者要大度?”

  “我脑袋被人砸成这样,你告诉我,我还要怎么忍?!”陈北煌面上露出一丝不快,盯着面前的天阳子,厉声接着道:“是谁说的只要我按照他的做了,这些年就会顺风顺水的?”

  话音一落,陈北煌伸手指着自己脑袋上露出的血斑,怨毒道:“这就是你说的顺风顺水?还是说你不如那个二十出头的小年轻?”

  天阳子黝黑的面庞上闪现过一抹尴尬之色,皱起了眉头,看着陈北煌道:“大道三千,尚余其一,凡事总有意外,但是我敢保证,我布下的风水局,无人能解!”

  “你最好可以确定!”陈北煌嘴角露出一抹狞笑,道:“别忘了当初你是怎么来到这里来的,如果不是我,你现在早就死在了路边。要是让我不好过,我定让你比我惨上千倍万倍!”

  天阳子良久无声,他是为了躲避仇家的追杀,才来的燕京。当时身上更有仇家派来杀手的刀伤,下火车之后,他奄奄一息倒在路边,正是路过的陈北煌救了他一命。

  帮他治好身上的刀伤之后,更是陈北煌借用陈家的威势,将当初天阳子祸害的那家人的滔天怒怨压了下来。

  从此以后,天阳子便留在了陈北煌的身边,衔草为环,知恩图报。相师能够报答别人的无非就是帮助自己的恩人找到一处风水吉穴,或者是点化一二,给他找到一条升官发财之道。

  听到陈北煌说起当年的事情,天阳子咬紧了牙关,沉声道:“你也别忘了,没有我,也没有现在的你!”

  “这件事情之后,我们两清。你想要让你们鬼相一脉发扬光大,那我便给你打开方便之门!”陈北煌眼中闪过一抹厉色,沉声道

  陈北煌虽然心中对天阳子此时的话语,感到十分不快,但是他也清楚这些江湖相师的手段,如果自己逼迫他太狠,万一他使出什么阴招,那自己的一切恐怕都要不保了!

  “好,我再帮你这一次!”天阳子点了点头,没再说话,转身走出了屋子。

  陈北煌盯着天阳子的背影走出了房门,脸上怨毒的神色更加的深重,将头上的绷带一把撕下,摔在地上,看着上面的血污,厉声喃喃道:“你以为我还会再留着你,狡兔死,走狗烹,这道理你都不懂,你这百来岁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

  夜幕渐渐的低垂下去,天边最后一抹昏黄渐渐的向地平线沉默。林白皱紧了眉头,静静的盯着面前画满了符箓的大石和胎毛,沉默不语。

  最后一抹光线从天地间消失,天上无数的星子渐渐出现。大石上画着的符箓突然开始往外吐露着淡淡的白色光点,光点渐渐的挪动位置,和天上的星子方位对应在了一起。

  石头上白色光点和星子位置对照好之后,突然光亮一闪而灭,围在林白身周的刘经天三人突然感觉身上一凉。他们还是生平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状况,原本对于神鬼之说并不怎么相信的上官嫣嫣此时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夜色低垂,阴气渐渐上升,林白正是借着这阴阳转换的契机,试图将陈南禹散落的魂魄拘束一二,然后从魂魄之中显露出来的卦象,借以找到陈南禹尸骸的位置。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魂兮归来,摄!”林白双手突然环抱成了莲花状,两根食指朝外一番,大石上原本熄灭的光亮突然幽幽亮起,只是从原本白色的光芒变成了绿色。

  “草,这颜色怎么变成绿色儿的了,难不成这陈南禹还不是失足落水死了这么简单!”林白被突然出现的绿光下了一跳,脸上原本的随意也瞬间变得凝重,喃喃道。

  夏小青一听林白这话,脸上神色顿时变了,震惊道:“林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南禹是被人谋害了的?”

  “嘘”林白伸出食指在唇间做了一个熄声的动作之后。皱着眉头,细细揣摩着绿光形成的卦象,越往下看,眉头皱的越是厉害。

  “水山謇,险阻在前,下下……”

  水山謇这卦象,卦辞乃是大雨倾地雪满天,路上行人苦又寒,拖泥带水费尽力,事不遂心且耐烦。这个卦是异卦相叠。坎为水,艮为山。山高水深,困难重重,人生险阻,见险而止。

  “坎为水,上坎下坎,两坎相重,险阻重重……”

  “下巽上兑,泽风大过,非常行动,阴阳爻相反,阳大.阴小,行动非常……”

  绿光忽明忽灭,突然光芒大作,居然成了一个类似于闪电一般的模样,明灭之下之后,然后完全消失。

  卦象明灭之间,林白脸上的脸色几乎变成了铁青之色,看到最后一卦象出现之后,林白喃喃道:“下震上坎,水雷屯,起始维艰……草,这他妈的到底是什么情况,居然两个死人的地方都有人用天机蒙蔽!”

  沉吟片刻之后,林白转身看着面上带着急切光芒的夏小青沉声问道:“你们夫妻两个人有没有得罪过什么相术门派的人?”

  夏小青闻言一愣,仔细思索了一番之后,摇了摇头,眼中满是疑虑,看着林白问道:“我们两个对佛道两教都很尊重,从来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

  “那就怪了,这卦象显示的乃是你丈夫死于非命,而且死亡的原因和尸骸的地点全部都被人用术法蒙蔽了天机。”林白皱着眉头沉声道。

  就在这一瞬间,大石上原本已经黯淡的光芒,突然骤然大放光明。林白心头闪过一丝悸动,一把推开身边的三人,那道白光朝着林白便奔袭而去。

  “这……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要来个鬼上身了?”刘经天吓傻了,盯着被白光突然袭击到的林白,颤声道。

  一边的夏小青和上官嫣嫣也完全吓傻了,她们两个女人哪里经历过这样的阵势,听到刘经天的话之后,还真以为林白是被鬼上身了,一脸惊慌的盯着地上一脸痛苦的林白。

  “上你个头,草,终日打雁,今天却被人打瞎了眼!娘希匹的,敢暗算小爷我,等我把你揪出来,看我不扒了你的皮!”林白呸的一声往一边吐了一口浓痰,骂骂咧咧道。

  “暗算?!”刘经天目瞪口地的看着林白,暗算他,看这小子这架势好像完全没有被暗算的模样啊!

  林白皱眉没有说话,刚才最后的那一刹那,的确是暗中有高人借用夏小青的气运,推算出自己所在的方位,然后推算出他们所在用的地方,聚集星宿中的阴气对自己突然发起攻击。

  如果刚才自己没有古书秘宝将阴气吸附的话,那自己今天这小命就真的交代在这里了!

  “噗!”陈北煌家中后院,摆布下北斗七星阵,手中捏着一把桃木剑的天阳子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他妈妈的,从哪里来的这小子,居然敢借用我的攻势反攻老夫!”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