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寡妇门前是非多

更新时间:2017-09-19 15:55:06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2958

“林白,再往前开,咱们估计就得出北京到河北地界了,你还没看出来啥?”

  虽然出身于红色军人世家,但是刘经天还是养尊处优惯了,跟着林白在河道里摸爬滚打良久之后,忍不住还是一直喘着粗气,再看看身边呼吸均匀,额头连一点儿汗珠都没有的林白。刘经天心里边一边骂着变态,一边哀求要休息。

  谁知道这话音刚落,就是一阵大雨落下,夏天本就多雷暴雨,几串闪电之后,倾盆大雨就劈头盖脸的朝下倾洒。雨势越来越大,天地之间如同时蒙上了一层厚厚的浓雾一般,迷蒙一片,而且天际乌云密布,明明是正午时分,却是如同黑夜一般。

  “那俩孩子,赶紧上来躲躲雨吧,再在河滩泡会儿,说不准就要被潮白河上头的水给冲走了!”

  看着河滩里的林白和刘经天,河岸上几个钓鱼的老者冲他们喊道。

  林白是个自来熟的人,刘经天比起他更甚,几根烟递过去之后,一起在树下避雨的雨友们便打开了话匣子。尤其是刘经天递过去的都是软中华,更让这几个钓鱼的老者笑逐颜开。

  林白看了看树外纷扬的雨势,转头看着老人笑问道:“老人家,听你刚才的意思,这潮白河经常发水?”

  “前些年倒是经常发水,不过这两年建了大坝之后,倒是再没有发过水。”老人笑眯眯接着回答道:“前些年发水那家伙,整个河滩都能淹平,有时候冲下来东西,不少人还会去捞呢!”

  刘经天一听老人这话心凉了半截,按老人这说法,就算那陈南禹死在了河道里面,现在估计也早就顺着这潮白河冲出海喂鱼去了,在这儿哪还能找的到。

  “那么大水,就没有冲出来过死人或者是淹死过人啊?”林白没有表露神色,依旧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老人拉着家常。

  “这倒是没听说过。”老人皱眉思索了一下之后,轻声道。

  林白一听这话,稍稍有些失落。这时候另外一位老者朝雨中吐了个眼圈之后,大声笑道:“老王头你的记性是不行咯,你忘了三年前有过一场大水,那时候河里边淹死了一个人。”

  “对,对,我想起来了,当时是淹死了一个年轻人。”老人闻言也是连声附和道:“淹死的那个人估计不是咱平头老百姓,闹腾的动静可不小。”

  林白看了看刘经天,开口问道:“那老人家您对当时的事情还有印象么?”

  “这倒是真没有,不过好像他们找了蛮久,也没找到尸体。后来修了水库之后,更是把这边河道里的水都给抽干了,河底翻了个遍,也没见着那年轻人的尸体。你想想修大坝找尸体,咱平常人哪能干出来这事情,据说死的那年轻人是通天了!”老人神秘兮兮压低声音道。

  “你们两个问这些干嘛?!”一边的另外一个老人看起来警惕性很高,渐渐感觉到林白一直在套那个老人的话,便沉声问道。

  林白也没欺瞒,开门见山道:“老人家,实不相瞒,我们到这来就是想找找当年淹死的那人,那是我哥,家里边嫂子这些年一直记挂他,想着过来再找找试试,刚好遇见你们两位,就来问问。”

  听到林白的话,老人们这才放下了心中的警惕,唏嘘道:“你这小伙子倒是挺有情义的,不过这么多年了,恐怕这尸首就算没有腐朽,也要冲远了吧!”

  “倒是不一定冲远,当初那些人也是一直往下游找,前段时间我看我家小孙子的课本,看了个故事倒是挺有意思,说的也是这在水里找东西的事情,你们俩不妨听听。”一位老人在接过了刘经天递过去的第五根烟的时候,开口道。

  这故事说的是中国古代的一位大地理家、探险家徐霞客小时候的故事。

  徐霞客生在江苏江阴县,当时县里发大水,有一家的石狮子被水流冲到了河里,水停之后,大家就想把石狮子捞出来。打捞的人都觉得被那么大的水一冲,石狮子肯定是要被水给冲到下游了。他们几次潜入水中,把下游找了个遍,却是一无所获。

  大家正在纳闷的时候,小徐霞客让人往上游找,居然还真就在上游找到了石狮子的踪迹。有人问他为什么,他说:石狮子落水后会对水流形成障碍,这样周围的水流速快,而阻碍水的那一侧泥沙会被水冲走,成为空地,时间长了之后,那石狮子就会迎着水流的方向逆行。

  “如果按照这徐霞客故事的说法,你们要是找的话,倒是可以去上游找找看看,说不准真就能有所发现。”老人讲完了故事之后,笑着对二人道。

  林白听了之后,觉得倒也是有几分道理。夏天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不大会儿功夫,雨便停了下来,不过这场雨倒是把路面打的泥泞无比,路上都是积得深深的泥水。

  道路泥泞湿滑,林白闯荡江湖时间久,大风大雨见识的多了,倒也还好,只是苦了刘经天这个蜜窝里长大的孩子,不大会儿功夫连摔了几个跟斗。

  “妈的,早知道开车过来了,也不会倒霉成这样子!”刘经天骂骂咧咧道。

  林白回头一笑,没吱声。谁知道刘经天话音刚落,远处居然真就一辆宝马驶了过来,停在二人身前之后,从车上走下了两个凹凸有致的修长身影。

  “我和嫣嫣猜测的果然没错,实在是想不到,挥手便可引煞入体的居然会是这么一个年轻人。”其中靠在车门上的身影看着两人的狼狈摸样,淡淡道。

  听到这声音,林白微微一笑,轻声接腔道:“我也没有想到青姨找人的速度会这么快,我和经天在什么地方,好像对你来说了如指掌。”

  “只要稍稍用心,这个世界上就没有那么多秘密,更何况是两个大活人的动静。”夏小青丝毫没有表露出自己的情绪,声音依旧恬淡,似乎完全没听到林白和刘经天谈论的是关于自己死去丈夫的事情。

  林白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盯着面前的夏小青,他在等待,等这个女人开口。

  果不其然,沉默了没有两分钟,夏小青猛然抬头,握住了林白的胳膊,急声道:“林少……不,林大师,烦劳您帮我找到南禹的尸骨。”

  中国人比起世界各地的人都更为讲究入土为安,也更为尊重死人。夏小青这些年虽然明面上没有动作,但私底下却是找了不少人帮忙找自己丈夫的尸骨,不图别的,就想个生不能同床,死后可以同穴,二人不能在阳世再做夫妻,就到阴间再续前缘。

  只是费劲了心机,却是依旧如同大海捞针一般,根本没有任何蛛丝马迹可循。如今看到林白弹指间便能引煞入体,便想让林白帮忙推演一二,看看能不能找到陈南禹的尸骸。

  “你们陈家这几年生意顺风顺水,而且你和陈北煌身上的气运更是逆天,自是少不得陈南禹尸首所处阴穴的功劳。再者说,青山绿水何处不是大好葬身之处,你何苦再这样苦苦寻找下去。”林白看着面前女人脸上紧张的模样,学着她刚才那淡淡的模样,开口道。

  “而且你也知道,我们风水相师原本就是在逆天行事,你让我帮你推算出来刘南禹埋骨之地,虽然不至于让我命犯天煞,但是泄露了天机,对我以后因果也是影响颇大,万一我以后孤苦一生,那就实在是太不划算了!”林白双手抱在胸前,义正言辞道。

  夏小青咬紧了嘴唇,盯着林白那张带着笑意的面庞,恨声道:“你们和陈北煌之间的事情我都知道。刚才你也说了,你们想要对付他,那就必须要将这个地方的格局破坏掉,我们是一条战壕里的,而且你们需要我!”

  “青姨请自重,寡妇门前是非多,我还不想让这四九城里的这些大佬见到我就恨之入骨……”林白装出一副羞怯矜持的模样,轻轻拨开夏小青的胳膊,轻声道。

  一边的刘经天听得佩服无比,脸皮厚到如此地步,说谎话连眼皮都不眨一下,而且顺带吹捧自己都不带脸红的人,长这么大,他是第一次见。

  “只要你能找到南禹的尸骸,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林白话刚说一半,夏小青就出言打断,伸手握住林白的胳膊,眼神决然。

  这还是刘经天死后,她这么多年第一次接触男人。

  冰肌玉骨,手心冰凉,冰软滑腻。

  舒服!林白心中低低呻吟了一声,转头看向了夏小青,想要看看这个女人此时脸上的表情。

  眼神决然。林白在夏小青眼神中赫然发现,如果自己真能帮她找到尸骸,寡妇门前说不准真能发展点是非,一颗心顿时荡漾起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