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夫妻相

更新时间:2017-09-19 15:54:34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2726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米夏,这个穿着一身白大褂,看上去干干净净,眼神更是纯真无比,身上散发着青春活力的小姑娘身上。

  屋子内沉寂一片,坐在一边大口喘着粗气的刘经纶屏住了呼吸,额头甚至隐隐有汗珠滚落,一颗心几乎悬到了嗓子眼一般。

  “我喜欢刘经纶。”

  声音很小,如同蚊鸣一般,但是听在刘经纶耳朵里,如同是天籁一般。

  陈北煌沉默的看着面前这一幕,久久说不出话来,也没有任何反应。

  良久之后,他终于苦笑出声,冷声道:“没想到,实在是没想到,我居然会不如一个呆头鹅招女人喜欢……”

  林白没有再给他说话的机会,整个人如同脱兔一般冲了过去,一个提膝将陈北煌撞倒在了地上,一脚接着一脚不要命的朝着他的身子踹去……

  “让你欺负我们平头老百姓……”

  “让你仗势欺人……”

  “让你殴打国家功臣?……你知道弹性公式是什么么?……你知道是谁让他找到这个灵感的,你要是毁了国家的前途,我就是一脚踹死你也不能平息国人的愤怒……”

  曹成洲嘴角一抹苦笑,转头看了看屋外,眯起了眼睛,看这架势,自己以后这话事人的活儿还是少不的得再当好几次。

  …………

  “还真别说,林白你小子今天干的还真是解气……”

  从科研所里面出来之后,刘经天脸上满是志得意满的神色,连续两次在陈北煌头上开瓢,实在是解气。尤其是最后林白那有理有据的鞭策,更是让刘经天如同吃了蜜一般的舒爽。

  “不行,咱们几个一定得好好喝几杯才行!”刘经天简直觉得林白就是自己的福星,以前没少受陈北煌的气,尤其是这孙子安排计谋暗算自己。他早就想找陈北煌算账了,今天林白算是帮他出了一口恶气。

  林白似笑非笑的看了刘经天一眼,没吱声。而是把目光投向了一边的刘经纶和米夏这小两口身上。

  “喝酒咱就再等一会儿吧。”林白一指刘经纶和米夏,笑道:“你没看人家小两口现在正在甜蜜蜜么?”

  刘经天嘿然一笑,看了看米夏,心里边却是有些艳羡刘经纶这小子。米夏长得很漂亮,个子也很高挑,可能是和老外一样爱运动的原因,所以身材更是好到爆,前凸后翘,散发着一股子青春活力,

  老二这次算是捡到宝了,也算是傻人有傻福。刘经纶瞄了眼一边笑得合不拢嘴的刘经纶,心里感慨道。

  “你叫刘经天?”

  米夏看了一眼刘经天,颇有些好奇的问道。

  “怎么,弟妹你也知道我的大名?”听到米夏知道自己的名字,刘经天高兴的不得了,兴奋道。

  米夏一瞬间想起了自己在酒吧里面听说的那些关于刘经天的传闻,俏脸一红,低头嘟囔道:“是听说了一些关于你和李某某、张某某、陈某某、杨某某……的事情!”

  “咳咳……”

  原本有些期待米夏说出些自己光辉事迹的刘经天,一听到米夏说的是自己的风流韵事,一口气没上来,呛得咳嗽连连。

  “米夏你放心,我绝对和他不一样,你知道我就喜欢去实验室跑。”刘经纶一听米夏这话,急忙为自己辩护道,生怕因为刘经天而影响了自己在女友心中的形象。

  刘经天要为自己证明啊,自己以前是花花公子不假,那是受了陈北煌的暗算,自个儿可是不想那样的,但思来想去,好像自己这话说出来也没人相信,只得讪讪道:“老二是个好孩子,从小就只记得去实验室玩,估计还是个没..开...苞的初哥,你可得还好疼惜他。”

  “对了,米夏,你知道这小子是怎么想起来核裂变的弹性公式的么?”刘经天一咬牙,就要将刘经纶当时追着那个警花询问完美的事情给爆出来。

  米夏一脸疑惑摇了摇头,脸上满是急切的表情,她也对这件事情充满了好奇,想知道自己男朋友到底是怎么研出来核裂变弹性公式。

  刘经纶哪里会让刘经天将自己的丑事暴露出来,急忙捂住了刘经天的嘴,一扫之前的木讷模样,笑眯眯道:“米夏,其实我们最应该感谢的是林白。”

  “谢谢你为经纶出头打那个坏蛋,很解气!”米夏皱着眉头,挥舞了一下小拳头,说不出的娇羞可爱模样。

  刘经纶连连摆手,摇头道:“不是打架的事情,要不是林白骂我,我也不会给你告白!”

  米夏正要开口询问,林白笑眯眯的开口道:“这不是我骂不骂的问题,而是你自己的本事。四九城里边这么多纨绔,能写出核裂变弹性公式的就你一个。”

  “钱和权的确不重要,重要的是经纶的能力。”米夏点头笑道,出身他们这样的家庭,对于钱的确是看得很淡,而且也不缺钱。

  林白看着米夏的模样,乐得哈哈大笑,看起来自己果真是牵了一桩好姻缘,这两人夫唱妇随,何愁以后日子过的不舒畅。

  “表哥,你看他们俩是不是很有夫妻相啊?”林白看看刘经纶,再看看米夏,笑眯眯说道。

  在日常生活中,人们形容一对情侣能有好结果,往往都用有夫妻相来形容。其实夫妻相的原因是因为,两个人一起生活的久了,无论是饮食习惯还是生理习惯都趋于相同,而且无论是表情还是动作都会无意识的互相模仿,所以外人才会感觉他们之间很相像。

  但刘经纶和米夏两个人却是天生的夫妻相,相术里面叫做回应型夫妻相。两人看起来彼此相像,因为他们的五官、脸型以及眼睑线、唇线和眉毛很相像,而这一切就可以使二人阴阳调和八字互补,可以说是婚配的最佳人选。

  听到林白这话,米夏更是羞红了脸,一边的刘经纶赶紧握住了米夏的小手。看得一边的刘经天又是一阵眼热,人比人真是气死人,林白那算命忽悠小姑娘的法子就不说了,老二虽然憨憨傻傻也是有所斩获。三兄弟就自己一个,啥玩意儿没有,不由得一阵沮丧。

  繁星点点悬挂在夜空之上,院落内的地上遍布着白色蜡烛,摆成了一个八卦的形状。

  陈北煌站在八卦的一边,地上摇曳的蜡烛火焰将他的身子拉的无限修长。脸上带着阴郁的神色,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坐在八卦图中的青衣老道。

  “今天又在那小子手下吃亏了?”青衣老道看了陈北煌一眼之后,轻声说道。

  “破军星现于长空之中,它本是不该出现的。”青衣老道从八卦方位中看了一眼空中的紫微星域,沉声道:“这八卦引气阵已经布好,我将吉地中的气运已经悉数引到了你的身上。管管你们家那个寡妇,别再让她乱刨,再刨下去,她可能会发现一些端倪!”

  “放心吧,她找不到那个地方的。如果能找到,我们当初早就找到了。”陈北煌淡淡接着道:“你只要做好你的事情就好了,其他的事情我自己有分寸。”

  老道没有吭声,沉默半晌之后,轻声道:“记得你对我的承诺,事成之后,许诺给我的条件不能改变!”

  “我做事你放心。林白那小子欺人太甚,你说我的气运已经逆天,为何还会三番两次的被他打破脑袋,如果再有第三次这样的事情的话,我们之间也没什么好利用的了!”陈北煌声音冰凉,没有丝毫人气。

  青衣老道没有吭声,抬头看着那颗愈发明亮的破军星,手中隐隐捏了个印诀,一阵冷风突兀出现在小院中,将灯影吹得凌乱如散沙。

  “那孙子的天机还是被蒙蔽着,到底是什么人在他身边摆布!”林白松开手中捏着的印诀,看了一眼前面走着的刘经天三人,抬头望着天际一颗周围看起来雾蒙蒙的星粒,低声骂道。

  “查出来那个女人的底细了!”走在前面的刘经天突然转身,捏着手机,回头望着林白喊道,面上满是苦色,仿若听到了最不想听的消息:“她是陈北煌的嫂子!”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