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林哥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更新时间:2017-09-19 15:53:23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2825

陈子坤今年颇有些不顺,本来作为东来顺的副总,想要给自己家亲戚留个包间是件很简单的事情。而且在亲戚面前显示一下自己的特权,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件挺有面子的事情。可等到亲戚刚到,自己一打听,预留的那间包间居然给了别人。

  再一问,这事情居然是老总亲自定下来的。东来顺的人都知道这副总和老总不大对胃口,看到陈子坤脸上愤怒的表情也不敢说什么,急急忙忙的就走人了事。

  华夏人爱面子啊,陈子坤不能动怒,可他能让手下的人去折腾折腾,于是便让自己的大侄子黄毛去包厢调教一下那群人。可没成想,黄毛刚过去不到两分钟,就被包厢里的人给收拾了。

  “他妈的,谁动的我小弟,赶紧从老子地盘上给我滚蛋……”

  还没见到人,就听到一阵尖利的咒骂声传来。刘经天一听这声音,脸上的笑意就出来,轻笑道:“老陈,这么段时间不见,出息了啊。”

  “少他妈给我套近乎,老子……”话音未落,陈子坤和包厢里面的刘经天一打照面,二话没说,直接一耳光扇到了自己脸上,点头哈腰道:“刘少,小的没想到是您在这儿,误会,这绝对是个误会。”

  原本以为陈子坤能为他们出头的黄毛一伙人这时候也完全愣住了,没等他们想明白这两者之间的事情,陈子坤一耳光就扇到了黄毛的脸上,接着厉声骂道:“还他妈傻愣着干嘛,赶紧的给刘少道歉!”

  黄毛长大了嘴,怔怔的看着陈子坤,自己这二叔以前可不是这脾气啊,怎么今个儿成了这样。还没等他恍过神,陈子坤就又是一耳光抽到了他脸上,怒声骂道:“你小子耳朵聋了,天天吵吵着要见识刘少的风采,今个儿看到了,还不赶紧请安!”

  黄毛这时候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这二叔这么恭谨了,敢情今儿自己是踢到了一块铁板上。

  平素陈子坤没少在他们这些亲信面前吹嘘自己和这些京城大少关系如何亲密,看起来面前的这刘少就是其中的一个,自己也没少想象过和这些手眼通天的人见个面,却没想到今个儿会是用这种方式见面。

  “算了,别难为小的们,不知者不罪。”刘经天笑眯眯的拍了拍陈子坤的肩膀,道:“不过,今儿这事儿我做不了主,能做主的人在我旁边坐着。跟你透个底,林哥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陈子坤一听刘经天这话,心凉了半截;再一看林白的脸色,更是直接冰封了一般。四九城里只手遮天的刘少都不能做主,那身边这位爷该是多大的来头才对。

  陈子坤一边点头哈腰的给林白赔不是,一边一个接一个的耳光往身边的黄毛脸上抽。

  林白端起酒杯抿了一口,摆了摆手,示意面前的陈子坤不用再演下去,轻声道:“看在经天的面子上,今个儿这事儿我也不难为你们。咱们就按照江湖上的规矩来好了,是公了还是私了,你们揣摩一下。”

  “公了?私了?”陈子坤一听这话傻了眼,狐疑的看着林白,颤声道:“林爷,这公了怎么个说法,私了又是怎么个说法?”

  “公了简单,这孙子今儿闯了我们包间掀了我们桌子,把我们桌子上的东西给弄洒了,而且恐吓我们,咱们就去局子里走一遭。”林白放下手中酒杯,看着对面的陈子坤笑道:“私了的话就更简单了,这一桌子东西的价钱,还有我和刘少的精神损失费,你们看着给就行了。”

  陈子坤一听这话,心想有门儿,忙不迭的从口袋往外面掏钱。四五十张小红鱼递到林白的面前,林白眼睛也不眨一下,自顾自的敲着桌子和一边的刘经天说着笑话。

  陈子坤一看这架势,知道自己拿出来的钱少了,根本入不了人家的眼,赔着笑,赶紧从口袋里面继续往外掏钱,又掏出十来张之后,原本鼓鼓囊囊的皮包完全瘪了。林白大眼一扫,这货钱包里面的确是没了,这才笑眯眯的伸手将桌子上的钱收了起来。

  “打开门做生意的,以后让手下这些人本分一点儿。这都金融危机了,你们也该有点儿危机意识,别让几个老鼠屎坏了你们这传了百年的招牌。”

  林白其实还有半截话没说,垮了你们生意是小事儿,要是因为这事儿毁了我师父的铁口直断,那就是大事儿。

  “林少放心,这些害群之马我们一定从东来顺员工的名单上抹去。”林白话音刚落,门口就传来了一个爽朗的声音,包间里面进来了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人,一身黑色西装,兼着小平头,看上去干练无比。

  “厉总……”一看到来人,陈子坤心里边就更不是滋味。走进来的这人叫做厉守成,是东来顺的老总,陈子坤本就和他不对路子,自己这点头哈腰的场面全被他看到,以后更少不得被讥讽。

  厉守成先朝林白和刘经天二人陪了个笑脸,然后转头对一边的陈子坤冷声道:“陈副总,你先回去吧,这里的事情交给我就好了。”

  陈子坤闻言咬了咬嘴唇,冲身边的黄毛猛踢一脚,怨恨的看了厉守成一眼之后,从包厢中走了出去。

  厉守成等陈子坤走出包间之后,把门带上,然后看着林白诚恳道:“林少,刘少,今天的事情是我的不对。往日里我对这些手下看管的太松懈了,没注意让这种害群之马进了我们东来顺,我给两位道歉了。”

  “没事儿,都是小事儿,吃饭才是大事儿。”林白摆了摆手,笑呵呵道。

  厉守成哪里还不懂林白的意思,急忙让一边包厢的服务员重新准备一桌,当做赔偿,然后坐在一边陪二人说话。

  “林少,我刚才听您说我们东来顺这店名似乎是您家中长辈起的?”聊了一会儿套话之后,厉守成冲林白问道。

  “算是吧,不过好些年了,估计你们这些人也都不知道。”

  厉守成沉吟了一会儿之后,抬头再看向林白的眼神中满是惊诧,小心翼翼问道:“林少,敢问您家中的长辈是不是姓李名天元?”

  “李天元正是家师。”林白淡淡道。

  厉守成面色大变,东来顺名字是由李天元定下的来历他是知道的。原本刚才听服务员汇报的时候,他还以为是年轻人说大话,但是现在他终于确定了面前这年轻人的确就是李天元的传人,即便不是传人,也是很亲近的人。

  “当初丁德山老先生过世的时候,叮嘱过我,如果以后有机会见到李天元老先生或者是他身边的人,一定托我给他带个好。”厉守成看着林白恭恭敬敬道。

  一边的服务员看到厉守成十分惊讶,她知道自己这位老总平日里可是傲气十足的一个人,而且东来顺的名头实在是太响,就算是电视上经常出来的那几位,自己这位老总也是见到过的,也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实在是想不到会对这个年轻人这么恭敬。

  “好恐怕是带不了了,明年清明我回山祭拜师父的时候一定把丁德山老先生的话给他老人家带到。”

  林白也是十分感慨,俗话说的好,仗义多是屠狗辈。李天元当年能在丁德山还是个摆小摊的时候慧眼识英才,丁德山也能在百年后生意做得如此之大的时候依然惦念,两人之间虽然接触不多,但这也算是有情有义了。

  “行,这件事情就拜托给你了。”厉守成点了点头,迟疑了一下之后,说道:“林少,有件事情还希望你能帮助一二。”

  “什么事儿?你说。”

  “东来顺百年传承,威名虽然依旧不倒,但却怕是有大厦将倾的迹象。林少既然师从李天元老神仙,想必风水之术造诣也是极深,是不是能指点我们一二?”

  厉守成对于东来顺的现状十分清楚,虽然在外人眼中光鲜无比,但是内里却是有不少的漏洞,更是因为店大欺客而和人对簿公堂,这些在百年前都是从未有过的事情。所以在知道林白的师承之后,便出言相求。

  “这件事情师父曾经说过,道路虽然多波折,但终究前途大好。”林白摆手打断了厉守成的话,接着道:“货真价实,不忘本,这才是百年老店该有的气魄和胸襟。”

  厉守成默然无声,心中感慨万千。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