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东来顺

更新时间:2017-09-19 15:53:06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3085

‘戏场三面敞园庭,豪竹误用丝一曲听。欲识黄金挥洒客,但看上座几雏伶’,这话说的便是现如今这东来顺所在的位置民国时期的灯红酒绿,日夜喧哗。

  大红灯笼两边挂起,高高牌楼耸立。林白看了眼东来顺的阁楼,觉得好不气派。东来顺乃是燕京地区的名吃,寻常人过来吃饭都是得拿号排队,刘经天扯虎皮做大旗,打着刘老爷子要宴请客人的名头,一席话唬的本就人满为患的东来顺硬生生给这两个人腾了个包厢。

  东来顺刚开始的时候做的事羊肉杂面和荞麦面切糕的生意,后来才渐渐发展到专门做羊肉火锅和炒菜。

  但自从东来顺搬到王府井之后,渐渐的就和市井之间拉开了距离,不过那时候仍旧是有些普通人吃的起的饺子和肉丸子卖。但这么些年下来,却渐渐变成了某些人彰显财富和权力的地方。

  不管是生意还是做人也都是这样,永远都会有泾渭分明的金字塔等级存在。林白自知没有能力改变这个金字塔的结构,便只能让自己家人永远不会受比人欺凌。

  “虽然说现在不是吃羊肉的好时节,但是这东来顺羊肉过来尝尝还是不错的。”刘经天笑眯眯的对一边面上带着些惊诧的林白道。

  东来顺的创始人是个回民叫做丁德山,1903年的时候,他开始在东安市场里面卖羊肉杂面和荞麦面切糕,后来又加了锅贴饼子和粥。由于生意日渐兴隆,便增了涮羊肉和炒菜,更是从竞争对手那里挖来了一位名厨,从此以后生意才日渐做大。

  要说吃个饭都得拿号排队,有人听起来觉得难免有些夸张,但是早在三四十年代的时候,东来顺这边一年旺季消耗掉的羊肉就要五万公斤以上。数字永远都能给人震撼感,也更能说明问题。

  “要说这丁德山是真有生意头脑,一个回民在四九城里面厮混,而且从一个小铺子做到这么大的门面,也可以说是个传奇了。”刘经天进了包厢之后,看了眼周围的装饰,颇有些慨叹。

  林白觉得这名字有些耳熟,旋即一愣,对身边的刘经天追问道:“丁德山?”

  “对,丁德山就是这东来顺的创始人,难不成表弟你认识他?”刘经天笑眯眯的看着林白调侃道。

  林白沉声回应道,面上的表情满是惊色:“我不认识,不过我听一个人说过曾经见过他,和他说过话。”

  刘经天原本以为林白是在开玩笑,但看了林白脸上的神色,觉得林白不似作伪,便惊疑道:“表弟,你说的这人多大年纪了?东来顺到现在都已经有一百零九年的历史了,这人要是和丁德山见过面,那最起码不得一百一十多岁。”

  林白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接腔,但是心里边却是充满了震惊。

  当年他和茅山老道士下山游历的时候,曾经吃过一次火锅,老道士吃完之后一抹嘴慨叹说这火锅味道不咋样。当时林白嘲弄问他哪里的味道好,他说以前在北京的时候见过一个回民,做羊肉是一绝,而且还帮人家起了个店名,店名叫啥忘记了,但人名却是叫丁德山。

  “这东来顺店名是不是取的‘来自京东,一切顺利’的意思?”

  刘经天哪里会懂这些玩意儿,不过后背墙壁上却是写的有关于东来顺的介绍,粗粗扫了一眼之后,竟然真在上面找到了林白说的这句话。刘经天脸色一紧,咽了口唾沫,看着林白问道:“表弟,你说的这位老神仙多大年纪了?”

  “不知道,从来没听他说过多大年纪。”林白脸上的苦闷之色更重。

  他实在想不到师父所说的这一切居然都是真的,也没想到自己会走到师父曾经来过的地方。一时之间,心中感慨良多,更是不自觉的生起了对老道士的追思之情,忍不住端起桌子上的酒杯猛灌了几杯。

  刘经天看林白这架势不对,却又不敢再多说什么,只得插科打诨道:“表弟,你是要点什么菜,他这儿羊肉和别处不一样,分的也细致。”

  东来顺涮羊肉所取的都是内蒙古锡林郭勒草原上的小尾绵羊,分的也更是细致,有上脑、大三岔、小三岔、磨档和黄瓜条儿这五个部位。切出来的肉片更是薄、匀、齐、美,一斤羊肉便可切出百八十片‘薄如纸、匀如晶、齐如线、美如花’的肉片。

  最后还是刘经天拿了主意,选的是羊后腿的黄瓜条。还真别说,这羊肉片一上来,林白不觉得这是羊肉,倒觉得如同工艺品一般,放在那从景德镇定制的青花细瓷盘子里面,连盘子上的花纹都隐约可见。

  这东来顺涮羊肉的精美是出过名头的,当初美国国务卿基辛格访华的时候,就来这东来顺品尝过涮羊肉的美味。习惯了汉堡那样油煎烹炸食品的老外,看到这羊肉的时候,直接呆了眼,赞叹这肉片是‘花朵一样精美的工艺品’。

  一吃饭,刘经天直接傻了眼,这林白如同是饿了十几天的猛兽一般,一盘一盘的羊肉往肚子里面倒,这东来顺的盘子大,一盘羊肉差不多就是一斤。但也实在是架不住林白这样的胡吃海塞。吃到最后,更是一招手,让服务员直接再上十盘,一盘一斤,这可是足足十斤。

  不光是刘经天傻了眼,就连一边的服务员都看傻了眼,在东来顺干了这么些年,什么事情没见过,但是像这位这样能吃的,倒还真是平生第一次见。一盘羊肉八十,十盘就是八百,还好刘经天不差钱,要是换了别人,估计都要抱着林白哭上了。

  “表弟,你这是多久没吃饭了,还是说这么些年都没吃过肉了?”

  刘经天看着被扫荡一空的桌子还有林白面前摞的高高一叠盘子,面上已经不是惊愕,而是惊惧的表情。十斤羊肉塞进肚子里面,要是表弟撑爆了肚子,那自己回去不是得老爹打断两条腿。

  “从小就在山上长大,这些年走南闯北也没怎么吃过饱饭,再加上这羊肉实在是太过好吃,说不清道不明的就想吃了……”

  林白挠了挠脑袋,侧头冲刘经天‘娇羞’笑道,看上去腼腆无比,完全和刚才的老饕形象不同。站在一边原本惊诧的服务员看到林白脸上这表情,心里边居然觉得自己刚才惊愕的很不应该,这孩子多可怜啊,自己还那样鄙视。

  刘经天是见过林白平日模样的,哪里会被他欺骗。只是紧紧盯着林白的独子,生怕他肚子突然炸开,自己不好回去交差。

  “这羊肉味道果然不错,怪不得老东西说他给人家起的这个店名,足以保他们百年传承不倒。“

  吃饱喝足之后,林白心中宽慰了许多,即便是回忆起当初老道士的事情,也觉得是无比光彩,毕竟能给这样的百年老年起名,可以说是难得的荣耀。

  “吹牛逼,吹到天上去,给东来顺起名。老三,你帮我看看,这天上怎么这么多牛啊?”

  林白说话的声音一直比较大,包厢的隔音倒也一般,外面边便听到了林白这句话,瞬间便有一个尖利的声音出言讽刺道。

  林白一皱眉头,没做声。一边的服务员假装没听到这声音,正想收拾桌子上的东西。一边包厢的大门却被人一脚踹开。

  “哎哟喂,这小丫挺的是饿死鬼投胎吧,俩人就吃了这么多东西,怨不得牛飞到天上了啊!”

  进门的是一群小年轻,身上穿着的清一色黑色小背心,有几个瘦削的肩膀上更是刺着刺青。林白撇了撇嘴,没理会他们,这样的人他在江湖上见多了,但没想到在四九城这样皇帝脚跟的地方居然也有。

  “我他妈说怎么没有包厢了,原来是被你们两个兔崽子给占了。赶紧滚蛋,给爷们儿腾地方!”领头的黄毛小年轻大刺刺往桌旁主位上一座,二郎腿翘在桌子上,看着林白龇牙咧嘴道。

  林白没吱声,脚底下一使劲儿,桌子哗啦啦便朝着那小年轻那掀了过去,滚烫的热油在加上七零八碎的瓷盘碎了一屋子。原本嚣张无比的小年轻抱着被热汤滚油烫出了水泡的哭嚎不已,身后跟着的那群小年轻更是直接站住身子,呆滞无比的看着屋内。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们好好吃饭你把我们桌子给掀了,这一桌花了多少钱来着?”林白又惊又怒道,脸上表情刻画到位,满脸的惊惧,似乎刚才掀桌子的事情不是他干的一样。

  刘经天更是无风不起浪的主儿,一听林白这架势就知道是要讹人,连忙道:“咱们这一桌吃了两千多,再加上这碎了的碟子,怎么着也得陪个万儿八千的吧。”

  林白摇了摇头,鄙夷的看着刘经天道:“你看这位爷身上这水泡,人家是有意来这做水疗的,都是有钱人,咱们最少也得要个一两万才行。”

  兄弟俩你一句我一句,说起了双口相声,浑然不把身边那群人当回事儿。

  躺在地上的小年轻傻了眼,扭头冲站在门口的另外几人厉声喝道:“愣什么啊,还不给我去叫坤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