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破煞

更新时间:2017-09-19 15:51:28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2986

桃花煞不同于其他各种阴煞,乃是让风水术士们最为厌恶的一种。俗话说的好,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虽然说这桃花煞缔就的姻缘不过是露水姻缘而已,但总归还是沾上了姻缘二字。

  如果是阴煞的话,但凡是术法高明一些的相师自然可以通过种种手段来驱逐阴煞。但是对于桃花煞这种东西,却是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所以在遇到桃花煞的时候,大多数风水相师都会选择放弃,或者是稍微引导劝诫。

  但林白却是无法这么做,毕竟身边这个沾染上了桃花煞的乃是自己亲娘舅的独子,而且二人关系也颇为合拍,他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外公、大舅白发人送黑发人,或者是让老刘家绝了后。

  俗话说的号,初生牛犊不怕虎,林白在风水术上虽然是半瓶子不满,但却是要比一般的风水相师敢于尝试。

  “把你房间里面这种花花草草都给我搬出去,等下,让我看看这是什么花,不是我说你,你怎么能把兰花放在卧室里……这床单被罩还有这墙纸最好都重新整一下,还有这地上的地板,也要从现在这种花色改成米白色,或者是找个素色的地毯过来遮一遮……”

  林白一边说,一边的刘经天额头上滴着汗赶紧飞快的动作着,楼上的兰花直接从床上丢了下去;床单被罩直接抽了也塞到一边的垃圾桶中;至于对那些现在还不能更改的墙纸和地板,刘经天则是面露恨意。

  “表弟,这些弄好差不多就能弄完了?我看这也没那么麻烦嘛。”刘经天把手中的活儿弄完之后,心情舒畅许多,看着林白小心翼翼问道。

  “完个毛线,早着呢。”林白看到刘经天又恢复了以前的模样,没好气接着道:“你下楼出去给我买回来一只木鸡,记得要是那种公鸡形状的木鸡。”

  刘经天忙不迭的点头,转身就要往门外走,林白思索了一下之后,将已经走到门口的刘经天重新喊了回来,道:“等下你再给买两盏灯回来,记得是挂在床头的夜灯,要带火焰图案的至阳至正的红色灯光。”

  “行,我这就出去,不过这玩意儿起什么作用啊……”刘经天挠了挠脑门,有些狐疑的盯着林白问道。

  木鸡好歹是个鸡,驱邪要用鸡,好歹也能说过去。可是这带着火焰图案的红色灯光可真是这辈子第一次听说有风水相师会用这样的东西。一般人都是拎个桃木剑,来几张符纸,自己这小表弟用的是什么招式。

  “你去不去?”林白观望着屋中的桃花气运分布,觉得有些诡异,似乎这些桃花的分布隐约都有些规律,似乎是从屋中的某个角落出来的。刘经天的话一下子打断了他的思索,便恶声恶气的回了一句。

  看到林白面色不愉,刘经天哪还敢半点儿懈怠,忙不迭的就开始往门外跑,生怕自己再挨林白的训斥。

  眼瞅着刘经天急匆匆的从楼上奔下,楼梯踩得也是咣咚作响。刘军武眉头一皱,面色沉重,盯着刘经天的背影厉声骂道:“小王八羔子,以前送你去部队操练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跑的这么卖力过!”

  刘母倒是面上带了些喜色,拉住刘蕙芸的手,喜不自禁道:“小天这孩子从小就怠惰,现在肯跑的这么快,肯定是林白的法子有效果。”

  刘军武眉头皱了皱,但没有接话,而且心中隐隐约约有些期望起来。哪个父亲不望子成龙,不希望自家儿子成器,而今有一线希望能让刘经天大改性格,刘军武心中如何能够平静。

  刘蕙芸一笑,没有作声,虽然她对自己儿子很自信,但其实心里边还是有点儿担心。林白的性子实在是古灵精怪的紧,也不知道会折腾什么样的动静出来。

  知子莫若母,刘蕙芸的担心不是无的放矢,楼上的林白果真是玩的有些惊险。他让刘经天去买的木鸡倒是有据可考。

  买回木鸡之后,将木鸡放置于进门口,鸡嘴对准大门外。这取得是‘物以类聚,取之于形,以实物制虚’的道理。而且鸡在十二生肖之中,排在兑卦的庚、酉、辛三山之中,以酉代表鸡。

  七兑金为破军星,属肃杀之神,含有破坏之意。取用木鸡,象征先于四巽木桃花比试后,再破解桃花运。

  这些都是老道士说过的,乃是传承有序的东西,也不算林白妄用。可那火焰形状的红色灯光,则是林白自己揣测出来的东西,从来没有实践过。要说道理,林白心中也是有小九九的,那就是取用南明离火之意,而且用的至阳至正的红色,来驱赶屋内的桃花气运。

  如果茅山老道士李天元的鬼魂看到林白这样的摆布,一定会从墓坑里边跳出来大骂林白。相术传承千年,恐怕林白是第一个将风水术中布局和高科技东西联系在一起的。

  屋中的桃花气运实在是太过浓郁,让林白眼前都有些昏花。走到窗前,打开窗户,深深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之后,林白才觉得脑海之中清明了许多。也不怪刘经天对于女色抵抗力如此之差,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不强烈才是怪事。

  头脑清明之后的林白,再转头观看那桃花气运分布的时候,惊愕的发现,果真和自己刚才发现的一样。这屋中的桃花气运居然是呈现一种蜘蛛网状分布,而那气运的中心则是垂在了刘经天卧室中书架上的一个小摆件。

  难不成这桃花气运乃是人为故意摆布的?林白心中拧了个疙瘩,皱眉走向书架前,将书架上的那个小摆件拿在了手中。

  这是一件用天然粉晶巧雕而成的桃花花枝,点点粉红闪耀,看上去剔透无比,宛若一枝真正正在枝头盛放的桃花一般。花枝上面一共有八朵桃花,分布错落有致。整件摆件看上去精致无比,也怨不得流经天会把它放在书房书桌上。

  只是林白越看这摆件,就越是心惊,也愈加肯定自己刚才所想的刘经天身上的桃花煞乃是人为的想法。粉晶本就是容易招惹桃花之物,而且雕刻成桃花模样,更是雪上加霜。最严重的还是这八朵桃花,看似分布错落,但其实却是隐隐呼应,摆布成了一个八极引煞阵法。

  “表哥到底是得罪了什么人,居然会有人摆下这样的狠招来对付他。这可比杀人还要阴毒,断人子嗣,难不成就不怕天道报应么?”

  林白眉头紧蹙,在心中细细思索。从刘经天对待自己的态度上,刘经天应该不可能得罪相术中人,而且依照风水相师们对于‘五弊三缺’的畏惧,也不大可能会对刘经天下此狠招,更何况刘经天乃是刘老爷子的长孙,就算是他们有这个花花肠子也没那个胆子。

  思来想去,林白实在是想不到会有谁这般对付刘经天,心中思忖还是等刘经天回来好好询问一番。

  拿着手中的粉晶桃花摆件,林白出手就准备将其折断,这东西乃是屋中桃花气运形成的阵眼,只要将它毁掉,屋中驱赶桃花的摆布更是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就在林白想要手起掌落,将摆件碎掉的时候,脑海中的古书秘宝突然一动,似乎是对这摆件散发出来的桃花气运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林白心神一动,小心翼翼的运转脑海之中的古书秘宝,将之于屋中的桃花气运慢慢接触。

  二者一接触,便如同是天雷遇到地火,烈火烹油一般,屋中的桃花气运直接凝聚在了一起。原本的粉红色泽此时变成了浓重的艳红之色,看上去浓艳无比,如同雪白墙壁上的一滴蚊子血一般扎眼。

  林白暗叫一声不妙,看起来这古书秘宝和这桃花气运不大对头啊,要不然怎么会折腾成这个模样。虽然说桃花煞的影响力是很慢的,但当这么多的煞气凝聚在一起的时候,还是朝外露出了浓烈的煞气。

  桃花煞惹人厌的一个最大原因就是银邪,看着那殷红如血的桃花煞气运团,林白心中叫苦不迭。这般浓郁的桃花气运,只要有一滴进入自己体内,恐怕就要暴体而亡,最好的结果也是来个马上风或者直接精虫进脑变成疯傻痴呆之人。

  古书秘宝身上突然往外散发出一种静默的光芒,原本和秘宝激烈无比抗争的桃花气运突然变得安稳起来,而且如同被驯服了绵羊一般,朝着古书秘宝内里涌去。林白看得目瞪口呆,完全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情况。

  空气中原本蜘蛛网一般密布的桃花气运,此时只剩下一丝半缕还残存在屋内。林白站在一边,愣愣的看着脑海中的古书秘宝,黝黑无比的封面上,一个更加黝黑的‘推’字入墨三分,字迹看上去更是凌厉到了极点,字体的边角更是直欲从封面上飞走一般。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