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桃花煞

更新时间:2017-09-19 15:51:18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2936

一到家中,看到刘经天风风火火扯着林白直奔自己卧室的模样,一家人多少都有些不解。刘军武鼻子冷哼一声,扫了一眼坐在一边的刘母道:“都是你娇惯出来的性子,依着我的说法,早点儿送去部队,也能好好调教一番。”

  刘蕙芸看着刘军武的模样,不觉有些好笑,如今的二弟和当初的父亲果然是如出一辙,只是别人夫妻斗嘴她也不好说什么,于是问道:“我觉得小天这孩子挺好的,再说了咱们刘家也不缺当兵的人。”

  “挺好的,你问问你弟妹他这些年干的好事儿!”刘军武性子本就有些火爆,听到刘蕙芸这话之后,脸色更加冰冷,厉声喝问身边的妻子。

  “大姐,你不在家,是不知道这孩子……”刘母一脸苦笑摇了摇头,接着道:“要说吧这孩子也挺好的,就是桃花太烂了,总是身边莺莺燕燕缠着。你们来之前,在外面和别人争风吃醋还打了一架。”

  “这样啊……”刘蕙芸若有所思半晌之后,轻笑道:“那我估计能猜出来小天和林白这么急匆匆的是做什么事情了。”

  刘军武恨铁不成钢骂道:“什么事情,我就求求这小兔崽子别把林白也给带坏了就烧高香了。”

  “林白这孩子应该和你们说过,他跟着茅山上一个老道士学过相术吧,我刚才看林白上楼时候手里边拿着的东西,说不定就是要帮小天化解这些东西。”

  刘军武有些不可思议的盯着刘蕙芸问道:“大姐,你也信这些东西?”

  当时林白说出自己学习相术的时候,刘军武就有些不快,此时听到刘蕙芸这话,心里边更是觉得发堵。

  “信则灵,世上不能解释的事情多了。你们等着看吧。”

  刘蕙芸笑了笑,没再说下去,倒是一边的刘母双手合十,也不管这道家和佛家是不是有关系,念叨着:“阿弥陀佛,佛祖保佑小天能化解身上的桃花。”

  “你们呀……”刘军武看着自己身边的两个女人,想说几句狠话,但是看到一边大姐脸上的神情,只好将半截话吞了回去。

  “说出来二弟你可能不信,当初我真的是见到过一次这样的事情,那还是在当初我们一家都在乡下的时候……”刘蕙芸神色悠悠,似乎是重新看到当年的往事一般。

  那时候正是上山下乡的年代,城市青年如潮水一般向着广阔的农村天地涌去。农村虽然不如城市繁华,但却让这些在城市长大的年轻人见识到了不少以前从未见过的东西,刘蕙芸便是其中的一员。

  刘蕙芸当时插队的地方叫做下洼,下洼当地的村长叫做丘文化,生了八个儿子,前七个儿子一个比一个争气,都送到了部队当兵,可是到了老八身上,这事情就开始不对味了。

  据村子里人说,这小子生下来就不是个好货,别的孩子哭闹怎么着都止不住,这小子一看到村子里边妇女奶孩子露出来的那一抹白就不哭了。

  越长大,这孩子就越俊俏,村子里不少大姑娘小媳妇儿也都爱和他说话,可一来二往事情渐渐就开始不对味了。

  丘文化辛苦了一辈子,老老实实种地,即便是当了村长,也从不做那仗势欺人的事情。而且孩子都送去当兵了,更不能有损国家的形象,拉孩子的后腿。可他们家老幺却被人给起了个丘八的外号,这外号的由头就是有人看见这小子翻了八家的墙头。

  农村本就保守,哪里经得起丘八这般闹腾。一时间,这七八家人全都去了丘家闹腾,把丘文化直接气得病倒在了床上,可就算是老爷子在床上躺着,这丘八还是我行我素,照样在外和那些寡妇胡混,丘文化的病是越来越重。

  丘文化是找了不少人给这丘八上政治课,就算是部队当兵的哥哥亲自回来毒打一顿,都不能改变这小子的性子,最多消停几天,然后还是我行我素。丘文化眼看这架势,没奈何了,村子里人就给他出主意,找了个风水相师过来看看是不是他们家风水出了问题。

  这风水相师到了丘家之后,二话没说,从丘家鸡笼里面揪出一只四五斤重的芦花大公鸡,鸡头对着出门的地方,一刀剁了下去,鸡血直接喷了一院子。当时公鸡金贵啊,都舍不得吃,留着打鸣用。一看这风水相师把鸡给杀了,丘文化心里边更不是滋味,可也没有办法。

  谁知道,打这鸡杀了之后,这丘八居然真的开始转性了。再不出去乱搞,在家老老实实种地,后来跟着哥哥去当了兵,复员回来之后,更是娶了一桩美满的婚事。

  “这都是些谣传,当不得真。大姐,不是我说你,这些封建糟粕的东西都提倡破除多少年了,你还往家里带。”刘军武皱着眉头看着刘蕙芸道,他对这些玄玄乎乎的东西天生不感冒。这些话也还好是刘蕙芸说出来的,要是换了他属下,早已经开骂了。

  “当年给人破煞气的就是林白他爸,那鸡肉我还带回去给你吃了的。”刘蕙芸伸手擦拭了一下眼角,似乎想起了当年的往事。

  刘军武一听这话身子委顿在了沙发之中,他实在是不愿意再去触碰大姐心中的伤心往事。一边沙发上的刘母眼睛倒是亮了起来,对她来说,如果真有刘蕙芸说的这么神奇的话,刘经天能改了性子,那是最高兴不过的事情。

  楼下的事情撇开不提,林白一进刘经天的屋子就吓了一大跳,如果不是他对这小子足够了解,还真以为刘经天是特意布置下的这招桃花的局面。

  看到林白脸上的表情,刘经天小心翼翼的陪着笑脸问道:“表弟,我这屋子的布局有什么问题么?”

  林白摇头苦笑道:“在三元玄空飞星学中,以九星为主。其中巽卦为四绿木文曲星,又称为游魂之神,主才能、感情,也就是文才和桃花。如果是摆布得当的话,就是才能卓越,感情丰富而专一……

  “但是万一成了破局,这屋子里住的人必定贪花恋酒,银荡不堪。你猜你这屋子里面是得当还是破局?”林白转头看着刘经天道。

  刘经天哪里懂什么三元玄空飞星学,又哪里知道什么四绿木文曲星,只听懂了林白最后贪花恋酒、银荡不堪这句话,细细一思索,以前的自己还真是这模样。老脸一红,低头呢喃道:“我这里自然是破局。”

  “也亏得你自己明白。”林白叹了口气,没再说话,而是仔细观察起刘经天这屋子。

  脚下按照八卦方位刚刚站定,林白觉得瞳孔一热,突然发现自己再看向这屋子的时候,居然看到了无数条纵横交错的粉红色雾状元气环绕在屋中,而且自己脑海中的古书秘宝,此时正在缓缓转动。

  “这是……”林白心中一惊,对于古书秘宝时不时的异动,他早就习以为常,现在只是好奇于这粉红色雾状元气是什么玩意儿,想来想去,林白心中只有一个结论,这应该就是桃花聚集起来之后形成的桃花劫。

  屋中的粉红色雾状元气几乎将整个房间的空间布满,有的地方因为重叠过多,甚至隐隐开始呈现出一种艳红色。

  这哪里还只是桃花劫,这部分已经变成了桃花煞了,还好刘家是军人世家,家中摆布自然而然带有一种杀伐之气才能抑制刘经天屋中桃花,如果不然,恐怕这小子早就身败名裂,精尽人亡了……

  在人最需要感情和姻缘的时候,如果桃花运出现得当就会让你得到最喜欢的那个她或者他,这样的事情自然是皆大欢喜,让别人生羡。但突如其来的桃花却如橡皮糖一般让人无法甩掉,甚至更严重的会变成桃花煞。

  桃花煞和之前说过的阴邪之气形成的阴煞不同,阴煞乃是直接对人体产生伤害,使人体内阴阳失衡,身体虚弱;而桃花煞则是会让人大展雄风或者雌风,能更多的享受床第之间的欢愉,而后泄露.体内的阳气,使体内阴阳失衡,身体虚弱。

  依照刘经天房间内的这种桃花劫的发展趋势,如果林白今天没有过来看的话,恐怕这小子过段时间即使不来个马上风丢掉这条小命,估计小刘经天以后再也不会变成大刘经天了。

  刘经天的脸色越发的苍白起来,林白这番话实在是把他给吓住了。他今年二十出头,要是过段时日二弟就罢工,那真是要了他亲命了。虽然没有像当初郑元那般直接跪倒在地上,但是面上的神情却是紧张无比:

  “我二弟不能用?这么严重?我草,林白,你表哥我下半辈子的性福可就交给你了啊!”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