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鬼!

更新时间:2017-09-19 15:50:34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3051

“嫣嫣在不在,妈的,那个臭婊子死哪去了?!”

  正在林白几个人说话在兴头上的时候,酒吧外面突然传过来一阵叫骂声。一听到这声音,上官嫣嫣的脸色顿时青白下来,冲林白道了个歉,便冲出了包厢。

  林白没阻拦,更没说一句话。逢场作戏就得有逢场作戏的模样,该是逗着姑娘叫大爷的时候就不能手软,该是让姑娘出门的时候也不能腿硬。

  上官嫣嫣一出门,一边的刘经天马上扑到林白身前,虎目含泪,一幅苦大仇深模样盯着林白。

  林白一看这货这架势,吓了一大跳,侧了侧身子,看着刘经天道:“大表哥,咱有啥话好好说,我经受不起您这么折腾的。”

  “泡妞或者被妞儿泡,随便哪个你教我一下都成,好让我这满身的桃花有个绽放的地方。”刘经天苦哈哈看着林白道,模样如同三个月没有尝到过肉味的野狼一般。

  “真想学?”林白看着刘经天,脸上的笑容有点儿坏,这笑容如果让茅山脚下的那群人看到,绝对知道,这货接下来嘴里边不会说出来什么好话。

  果不其然,就在刘经天欣喜若狂,拼了命的点头的时候,林白慢慢悠悠的来了一句:“虽然你骨骼清奇,但可惜年纪已经大了,你要是再两三岁的时候遇到我,能让我指点一二,说不定还能有我今日一半成就,可惜,可惜……”

  “草,你小子玩我啊,爷们儿两三岁的时候,你小子还是大姑肚子里的一条小蝌蚪呢,遇见你……”刘经天被林白这一刺激,变得口不择言起来。

  林白清了清嗓子,盯着刘经天依旧求贤若渴的眼睛,轻笑道:“真想学?”

  “真想。”刘经天比在刘军武面前的时候还要乖宝宝模样。

  林白脸上一片肃穆,“真想?”

  “干,你想怎样?”刘经天怒不可遏,这个小表弟实在是要把他给气疯了,逼不得已连台湾骂人绝技都使了出来。

  “好,贫道今天就豁出去了,泄露一回天机,你给我好好听着。”

  林白笑眯眯的盯着刘经天缓缓道,“诚心以待,多下功夫。”

  依林白的相术,他怎么会看不出来自己这个表哥命相上带着烂桃花,只是天机不可揣测。

  林白也不敢细细深究,要知道揣测自己亲近的人的命理,对自己反噬更大,林白还不敢拿这个开玩笑,只是能隐约看出刘经天如果再不收敛,以后可能会在女人身上栽个大跟斗。

  “……”刘经天一阵无语,这货说的不等于没说嘛。

  “记住了么?”林白看到刘经天脸上依旧是一幅无所谓的模样,叹了口气,他也知道自己这大表哥实在是难以改变花花公子的本性,于是便厉声吼道,声音如同炸雷一般在刘经天耳畔响起。

  这一声大喝林白甚至用上了道家言字秘。如果说换了旁人的话,林白提点过了也就算了,但是对面的是自己的大表哥,林白只能用言字秘震摄他心神,在他心中留下一道印记,以后再遇到这样事情的时候,好有个提点。

  刘经天觉得天旋地转,自己世界里面只剩下林白刚才的一声大喝,耳蜗之中一阵接着一阵的轰鸣,心脏更是如同受了强烈刺激一般急剧收缩阵痛。好容易等到呼吸平复下来之后,刘经天觉得自己脑海之中清明许多,怎么会不知道这是受了林白的好处,只是这种功法实在太过神奇,他又惊又惧的盯着林白。

  “操,臭婊子,我倒要看看是哪个小白脸把你的魂儿给偷走了,老子程睿的面子你都敢不卖,信不信今天晚上老子就找人轮了你!”

  林白他们包厢的房门突然被叫做程睿的那人一脚踹开,然后听到‘嘎嘣’一声,上官嫣嫣身上穿着的黑色紧身t恤被他从后面撕裂。

  上官嫣嫣的上半身,现在就剩下了一件小小的黑色蕾丝胸罩,黑色的蕾丝花边将胸前硕大松软的丰腴衬托的雪白无比。

  上官嫣嫣大叫一声,雪白粉嫩的双臂抬起遮在胸口,但是剧烈的动作下,却是将自己胸前的粉红色暴露在空气中,包厢之中的冷气很足,粉红草莓乍遇冷空气瞬间坚硬竖起。

  上半身如同白玉一般的肌肤,再配上下半身的黑色短裙丝袜;胸前的雪白松软和羞红的萝莉脸蛋,二者交相辉映,一幅极具视觉感官刺激的画面出现在了诸人的面前,那模样说不出的诱人。程睿如同一头真正的觅食饿狼一般,贪婪的看着上官嫣嫣的胴体,双眼暴射着贪欲。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程家老三,怎么着,来哥哥这地界找快活来了?”刘经天抬眼一看,原来是程家的老三程睿,便笑眯眯的招呼道。

  程睿气急败坏道:“我的事儿你他妈少管,这小妞儿我要定了!”

  和早在人世圈里边打滚,八面玲珑的刘经天不同,程睿是家里边的老幺,打小就是被家里边长辈宠惯着长大的,性子一上来,哪管自己面前的人是谁,又是什么场合,伸手直接就去撕扯上官嫣嫣上身的胸罩细带。

  “哥们儿你抓错地儿了吧?”触手倒是肉的感觉,但是好像和少女光滑细嫩的背部不同。程睿一抬头,发现自己抓住的是林白的胳膊,面前的林白已经将上官嫣嫣拨开,一脸幽怨的盯着他的脸。

  “你算哪颗葱,也他妈敢来搅我的局,滚蛋!”程睿不耐烦的就要甩开林白的胳膊,却不想林白的手就像是一条黄鳝一般缠住了他的手腕,完全甩不掉。

  “小子,别以为有他姓刘的在这,你就敢为所欲为。想和我斗,先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程睿刚才喝了不少酒,此时一身的酒气,看到林白不松手,双眼通红盯着林白厉声喝道。

  林白脸上笑容不减,但是眼神中冷冽的光芒却是越来越甚,这世界上有的人就是非得吃点儿苦头之后,才能知道,在这世界上林白是不能被威胁的,否则林白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操,还真是尿性,逼我不是,爷们今儿个就给你开个天窗玩玩!”程睿的性子本就被宠惯坏了,而且在四九城里边一般人看着陈老爷子的面子,也会容忍一二,这就让他的性子变得更加暴戾。

  当下这动静一闹腾,外面不少人已经过来看热闹,这让程睿更加的猖狂起来,挥舞着拳头就朝着林白的脸上挥击而去。

  “草!”一边原本面带笑意,打算看林白怎么上演一出英雄救美好戏的刘经天此时终于坐不住了,站起身就要前去给林白助拳。

  林白这小子现在在家族之中现在可以说是老爷子眼前的红人,要真是自己带他出来一次打一次架,那恐怕老爷子之前再喜欢自己都要把自己给关上几个月的禁闭。

  “和我动手?”林白嘴角一丝哂笑,当初和陈北煌动手的时候,他可是没用上自己的功夫,既然今天这小子想和自己动手,那不如露两手给他瞧瞧。

  林白眼中的精芒一闪而过,看着朝着自己面门越来越近的拳头丝毫不在意,只是淡然伸出两根手指,在拳头即将接触到面门之前,硬生生把程睿的手腕给夹住。稍稍用力往左一甩,程睿的身子一个踉跄,差点儿栽倒在地上。

  “就这操行还想和小爷玩。”听着程睿杀猪般的惨嚎声,林白嘴角一抹哂笑。

  原本以为这小子还有两下子,谁知道也是个怂蛋,自己这从北少林学来的二指禅还没怎么出力,这货就倒地上了,而且这叫声和村子里过年时候杀猪时候,猪的惨嚎一样抑扬顿挫的。

  本想前去助拳的刘经天看到这架势,也收住了脚步,露出一抹嘲讽笑容。这程睿整天找事儿,今天算是踢到了一块铁板上面。

  围观人群也是哄声大作,不少人更是吹起了口哨,嘘程睿怂,这本就是衙内聚集的小圈子,说起来各家老子也都有几分本事,说不上谁怕谁,如今看程睿倒在地上,便一个劲儿的起哄。听到众人的嘲笑,程睿止住惨嚎,一转身,朝着林白猛扑过来。

  “蠢……”林白苦笑着摇了摇头,这孙子连‘打不过就跑’这打架第一定律都没有学会,居然就敢出来厮混,也还好是在这拼爹的衙内圈子,要是在江湖上,十个他也早被人打死了。

  程睿咬牙切齿,但是不知为何,身子只冲到了一半,就突然止步,前脚绊着自己的后脚,双手朝后紧握,如同一个麻花一般栽倒在地上,既不呼痛,也不出声,只是瞪大了眼睛盯着闪烁着霓彩的天花板,怔怔发呆。

  全场盯着地上痴痴傻傻模样的程睿,哑然一片。睡都不知道场上这一幕究竟是怎么回事儿,良久之后,程睿依旧躺在地上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一个与程睿相熟的好友马林凑到程睿身前,轻轻拍了拍程睿肩膀。

  倒在地上的程睿突然抬头,一口咬住马林的肩膀,口中含混不清的大声嘶吼道:

  “鬼,鬼啊!”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