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相认

更新时间:2017-09-19 15:49:06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3138

“爸,今儿这事儿真不是我们仨挑的头,是陈北煌那王八蛋先起的头,要不是依着小表弟这性子哪会去招惹他们不是。”刘经天盯着一边怒气冲天的刘军武,战战兢兢道。

  “大伯,我把模型做好了……”刘经纶从上车至今,一直没有说话,临到现在终于发声。

  听到刘经纶这话,刘经天摆了摆手,不耐烦道:“别给我扯开话题,你们哥俩我都清楚,都不是省事儿的主。不对,你刚才说什么?模型做好了……”

  刘军武此时终于反应过来,瞪大了双眼盯着面前的刘经纶,满脸不可置信。

  “做好了。”刘经纶依旧是一幅呆呆傻傻的模样。

  “航母的推进终于有希望了……”刘军武眼睛发亮,盯着刘经纶如同盯着一块熠熠生辉的璞玉一般,眼神里边满是欣赏。

  这也不能怪刘军武太过小题大做,而是刘经纶攻克的这个课题实在是太有意义了。众所周知,航母永远都是华夏军人心中的殇,一个大国没有自己的航母,不管什么时候总觉得是个缺憾,华夏不是没有制造的航母的能力,但是缺少的是航母的推进装置,还有就是核潜艇的推进装置。

  而今刘经纶攻克的这个课题就是将核裂变完美的控制在一个范围之内,让他能够为推进提供强大的动力。对于华夏来说,这项课题的攻克,将带来的改变,几乎可以说是划时代的。

  “小天,你带林白去见你爷爷奶奶。我和经纶这就去总参……”刘军武没有丝毫停滞直接下达命令,然后拎起一边的电话,厉声道:“把总参那群家伙都给我叫起来,告诉他们,我们老刘家老二能让‘巨龙’下海了!”

  场中没人知道‘巨龙’这个代号在总参的寓意,但是接电话的那个参谋听到这句话之后,两行热泪顺着脸颊滚滚落下,颤抖着手指拨通了十几通电话之后,电话那边更是无数个为了这个国家,挥洒过热血和青春的老一辈人,坐在床头满是喜色的惬意抽了一根烟。

  林白还在惊愕刘军武的失态,一边的刘经天轻轻撞了撞他的胳膊,示意两人赶快出去。

  燕京周遭有很多古时候皇帝修建的行宫,多经战乱之后,很多园林都被毁去。建国之后,这些园林重新修缮用以给党和国家领导人居住,如今刘玉成居住的所在,就是当初叶帅十分喜爱的玉泉山园林。

  园林内清幽无比,林白更是看出,这园林应该请过极高明的风水师给精心布置过风水格局。

  众所周知,也完之后,乃是阴气最重的时候,但是林白可以看出,这地方却是一片温润正和,阴阳分布无比均匀。就算是一些边边角角的地方,有那么些许的阴煞之气,都被生生不息的运转出了这座园林。

  “四象承天阵?”

  林白仔细观摩了一会儿之后,面上一片惊讶,他没想到居然在这里还会遇到师门内的传承。所谓四象,就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这四象,按照建筑来说就是东南西北这四个方位。

  找到这四个方位之后,便在方位上面布置下阵法,可以引取昊天光辉进入园林,这便是四象承天阵。

  其实所谓的昊天之气,就是天地之间的纯阳正气,这个阵法就是将天地之间的阴阳二气置换成这中正温和对人体极为有益的纯阳正气,使人身体健康,而且对运程稍稍有所帮助而已,至于其他的则不是那么明显。

  “从来没有听师父说过他来燕京布置过阵法啊,那这四象承天阵到底是谁布置的……”林白皱着眉头苦苦思索,却是丝毫没有想到端倪。

  要知道,风水相术门派和其他手艺门派一样,这些独特的阵法之类,向来都是只传于门派内部弟子。如果不是这个原因,老道士的星气观形诀也不会那么难以被人获得。

  “四象承天阵,表弟,你怎么看出来的?”刘经天一脸惊诧的看着林白道:“别跟我说,你还真有几分道行啊?”

  “你怎么知道四象承天阵这名字的?”刘经天惊讶,林白更是惊讶,这是天相派的不传之秘,怎么会被刘经天这样一个普通人知道的。

  “以前听一个老道士嘟囔的,当时没往心里去,不过觉得玄乎,拿出来懵懵女孩子还是挺有用的,所以就记下了。”刘经天自顾自接着说道:“话说回来,当初那个老道士算命算的倒是真准,说我这一生烂桃花无数,果然才刚二十来年,我身上桃花恐怕就得按照树来算了。”

  “表哥你还记不记得那个老道士的名讳?”林白有些激动,这可是共和国的心脏所在啊如果说这园林是师父的手笔的话,那自己这做徒弟的脸上也算是大有光彩。

  “好像叫什么云中子来着。”刘经天沉吟大半天,挠了挠脑袋,而后看着林白狐疑道:“表弟,这人是不是和你有什么牵扯?”

  “应该是我师门中人,这四象承天阵是我们门派的不传之秘,如果说那人能够布置出这样的阵法,要么是我的师兄,要么就是我师叔那一辈的人,只是我从来没听师父说过这些事情。”林白有些懊丧道。

  师父故去,师门之中只剩下那个疯癫叛门师叔,色鬼师兄,还有玉树临风的自己,不管怎么样,都有些形影单调的意思,好容易遇上个能够布置出师门阵法的人来,却是寻寻觅觅不得见,心中怎么着都不是滋味。

  刘经天哪里会懂林白心中这样的心思,打了个哈哈之后,便继续缠着林白,打听泡妞的绝技,只可惜林白金口不开,让这小子是百般无奈。

  随着检查车子的岗哨越来越多,连带着路旁的树林也是郁郁葱葱起来,眼尖的林白甚至发现树林中更是有几个满身迷彩的士兵在持枪巡逻,而且从那士兵手腕下垂的高度来看,绝对是荷枪实弹。

  车子缓缓停靠在一栋视野开阔的双层别墅前面,林白扫视了一眼别墅的方位和外面的布局。以他半瓶子不满的水准来看,甚至都能看得出来,这绝对是一处绝佳的阳宅,日有昊天福佑,夜有群星佐助,背后群山巍峨,门前流水潺潺,绝对是利家利禄的绝好地界。

  林白刚走进客厅,便觉得屋内的空气如同凝固了一般,借着屋内柔和无比的灯光,林白终于看清了自己外公外婆的模样。两位老人身上穿着的都是式样十分简单的白色汗衫,而且身上的肌肉也开始微微松弛,脸上更是有老年斑的出现。

  看到林白之后,老太太直接开始抹眼泪,而一边的刘老爷子则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林白。

  “你就是我外孙。林白?”刘老爷子身体突然坐正,盯着林白,原本苍老的身体,突然暴发出一股极强的气势,这是历经沙场的人独有的那种不怒自威的气势。老爷子话音一落,屋子里的气氛,顿时更加压抑起来。

  “我是林白。”

  林白没有丝毫退让,看着刘老爷子朗声回答道,眼睛也是一样一眨不眨的盯着刘老爷子。一边的老太太和刘经天看着俩人这架势,不自觉的捏了一把汗,生怕俩人突然飙起来控制不住局势。

  “不错,这些年敢这样盯着我说话,除了你妈,你是第一个,是我刘玉成的后辈!”

  这样僵持了三四分钟之后,刘老爷子一拍沙发,突然放声大笑,看着林白的目光满是欣赏。老太太和刘经天原本揪成一团的心,这时候终于落下地来。

  “死老头子,就知道吓人!”老太太抹了一把眼角,一拳捶在了老爷子的腰身上,哽咽着声音道。

  刘老爷子没有任何情绪的波动,沉默了良久之后,身子渐渐委顿下来,沉声道:“蕙芸那丫头现在怎么样?”

  “我妈很好,只要老爷子您点头,她来燕京看您。”林白沉声道。这是他此行的目的,也是一种态度,除非老爷子点头同意,否则母亲是不会来燕京的。对于母亲的性子,在见到了刘老爷子之后,林白更加清楚,他们两个人的脾气几乎就可以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恐怕这也是当初为什么会闹成那样最重要的原因。

  老太太哽咽着声音,不停的擦拭着脸上的眼泪,道:“一家人哪有隔夜仇,让你妈回来住。”

  林白没有吱声,只是盯着刘老爷子,等待他的答复。只有刘老爷子说出让母亲来燕京,那母亲才会来燕京,虽然自己想让母亲和家人团聚,但是想要母亲过来,就必须是老爷子说出这句话,不为其他,只是一种态度,一种对当年的事情认错的态度,也是对父亲逝世的歉疚。

  一屋子人的目光悉数盯在了刘老爷子身上,等待着他的答复。当年的事情谁对谁错,都已经不重要了,但是都需要一个刘老爷子认可的态度,只有老爷子同意,林白母子才能正大光明的走进刘家生活的地方,才能成为林家一员,否则,一切都只是空谈。

  静默,一直静默,良久之后,刘老爷子盯着林白的眼神中满是愧疚,如同时面对自己那个无数年没有再见过面的女儿,缓缓开口道:

  “当年的事情,是我不对,是我对不住你们一家,让蕙芸回来吧。”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