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绝对权势

更新时间:2017-09-19 15:48:50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2936

武警一边丝毫不愿意放手,林伟虎这边也一样不肯善罢甘休,两伙人就这么僵持在一边。至于那三个罪魁祸首则是正在警局里满嘴的花花肠子显摆。

  刘经天、林白二人说不尽的口花花,刘经纶完全插不上嘴,好半天之后,刘经纶傻乎乎的看着刘经天道:“天哥,你带我来的时候让我看的完美模型在哪呢?”

  刘经天和林白聊泡妞心得正聊得火热,哪里有功夫理会刘经纶,耐不住刘经纶死缠烂打之后,冲身边的警花微微一笑道:“警察姐姐,麻烦你站起来一下好么?”

  警花不知所谓的茫然站起,刘经天下巴一指警花,色迷迷的看了好几眼之后,对一边的刘经纶深沉道:“下巴往下十厘米,腰往上二十五厘米,向外凸出,圆润无比,这么好的形状不是完美模型是什么,哥哥我带你来看的就是这个!”

  刘经纶闻言果然傻乎乎的看着面前的警花,问道:“姐姐,能让我看看你的完美么?”

  警花一听这话,心想这人怎么这么流氓,旋即脸蛋完全胀红,剧烈喘息的同时也让胸口剧烈的起伏。

  刘经纶完全看傻了眼,从地上起身,窜到一边的办公桌旁,抄起一张纸,一边盯着警花的胸口,一边在纸上嗖嗖嗖勾画,嘴角带着近乎癫狂般的笑容:“我知道了,我终于找到模型的基础了,是弹性模型。我他妈真是天才,老美的那些科研人员给我跪下来舔..脚都不配!”

  警局的人完全呆滞了,这都是什么跟什么,果然今天乱成这样是有原因的,不说别的,就单单逮进来的这仨,脑壳都不正常。

  警局外面仍然是呆滞一片,夜色渐渐淡去,天边隐隐约约开始有鱼肚白绽放出来。林伟虎坐在自己越野车引擎盖上,一边等着观赏日出美景一边抽着烟,而秦灼则是一脸怨恨的盯着林伟虎。双方的士兵都是刀枪不让,枪口紧对,场面惊悚至极。

  等到天边红日微微露出一抹红色的时候,从远处终于驶来一辆挂着燕A81打头的牌子,前挡风下面放了张国A的牌子的奥迪A6L缓缓驶到了警局门口。

  不管是引擎盖上坐着的林伟虎还是一边脸色阴郁的秦灼,都眼神灼灼的盯着驶来车子里坐着的人。看到车子里面风风火火走下来的人之后,两人脸上的神色都突然一滞。

  白局长看着这车子的牌照和牌子,心里边更是惊惧,国院的人怎么会给自己出头?而且这从车上走下来的年轻人好像是曹家大少爷。

  看到来人,白局长知道,自己这次绝对是完了,上层们应该是博弈完了,下来的事情就不是他操心的事情了,而且多半会把他当做替罪羊一脚踢开。

  “我说两位老弟,你们都一大把年纪了,还都这么好的玩性?”曹成洲侧脸看了看林伟虎,再看看秦灼,哭笑不得到。这刚到警局门口还真是把自己给吓了一大跳,清一色的95微冲,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怎样了。

  林伟虎低头微微一笑,不言不语,一边的秦灼也是铁青着脸,丝毫不说话。

  曹成洲看了看身边二人的脸色,从口袋里面摸出两根烟递了过去,看着面前的两个人接着笑眯眯说话,脸上一片温柔谦恭,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家伙是个八面玲珑的商人,任谁都想不到这曹正洲是正儿八经的军队出身,从小就是被铁打的纪律管大的。

  “行,我也不能让建洲你白跑这一趟,人我给撤喽。”林伟虎一招手,三十八军的那些士兵呼啦一声全部集合,回了军车里面。林伟虎摆了摆手,示意身边的警卫先把车子开回去,自己还要在这留一会儿。

  “赔礼道歉,我再撤!”秦灼盯着曹建洲的眼睛,梗着脖子,沉声道。

  “行,秦灼,你是真长进了,敢跟我顶牛了。来人,把他的枪给我下了,带回去关一星期禁闭。怎么没人动,国院特勤的牌子对你们武警不起作用是么?!”曹建洲突然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冰冷着脸,盯着面前的秦灼,冷声喝道。

  然后这群跟着秦灼来的武警,心脏剧烈收缩,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老大被奥迪上面下来的几个黑衣人给摁倒在地上,然后扔进了他们开来的车子里面。

  整个过程,没有一个人敢去动手,扎根在皇城脚下,就算是再没有眼力劲儿,也知道那辆奥迪A6L上挂着的车牌是什么意思,就这两张车牌加在一起,你就算是去长安街路口玩个掉头,都没有交警敢管。

  “滚吧,还愣在这干什么。回去告诉你们团长,就说我曹建洲说了,把秦灼这小子关半个月禁闭,他要是有什么不满的,让他来国院找我!”曹建洲看着一群小心肝砰砰跳的武警们撂下这么一句话之后,揽着林伟虎的膀子就往警局里面走。

  瘫软在地上的白局长看到这一幕,还能不明白是老刘家的人在这次较量里面占了上风,想到自己把老刘家的子孙逮进了局子里,白局长就是一阵心痛,这么些年组织培养的觉悟都学到哪去了,怎么着会在这个阴沟里翻了船。

  “哪个是这个警局的头头?”曹建洲进了警局之后,环顾四周厉声喝问道。

  “是我……”白局长哭丧着脸,走到了曹建洲身前,颤声道:“您放心,我们会妥善处理这件事情的。”

  “你们处理,等你们处理好,恐怕这儿早就被轰平了。”曹建洲不冷不热的扫了白局长一眼,说道。

  白局长如坠深渊,心肝脾肺肾没有一个不是冷的。围观的警察鸦雀无声,愣愣看着面前这伙人,看起来自己局长在这个人面前也是稀松平常。

  “把他给我关起来,好好审问一下事情的经过,之前你们逮进来的人都给我放出来。”曹建洲大手一挥,局子里的人马上行动起来,把软成一团的白局长拉到一边,然后赶紧将林白三人放了出来。

  “林白,你们哥仨没事儿吧?”林伟虎冲林白点头示意,轻声问道,他早就听妻子说了大姐儿子的事情,三个人中只有这一张生面孔,他自然知道是谁。

  “没事儿,我和经天表哥在外面玩来着,这家伙不知道怎么地自己一头撞在了酒瓶上,然后非得往我们三个身上赖,我实在看不过眼,就起了争执。”林白看着林伟虎笑眯眯的说道,扯起谎来眼皮都不眨一下。

  一边的曹建洲的林伟虎听得直想发笑,怨不得这次刘老爷子跑的那么快,都说外甥仿舅舅,这林白反倒是颇有几分刘老爷子年轻时候的无赖风范。

  “行,那咱们今天的事情就这么结了。伟虎,我的使命完成了,你们几个人接着好好玩。”曹建洲说完,走到林白身边,拍了拍林白的肩膀,轻笑道:“林白是吧,刘老爷子可是把你一顿好夸,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颇有老爷子当年风范。有机会让经天带着你去家里玩!”

  林白点了点头,曹建洲带着笑便走了,从头到尾没有理会过陈北煌一句,单从这便可以看出来高层对这次事情的态度。

  没再理会在一边咬牙切齿的陈北煌,林白三人和林伟虎便走出了警局的大门。出门之后,林伟虎看着刘经天呵斥道:“带着表弟出来玩,就好好玩,偏偏要闹出来这么大动静,还好林白在这里,要不然你小子就等着回家吃鞭子吧!”

  “这不是还有小姑夫嘛,有您和小姑在,怎么忍心看着我受苦。再说这次是陈家老二的原因,上来就骂人,碎他脑袋一酒瓶还算是小的,惹恼了我……”刘经天狠话还没说完,额头便中了一记板栗,抱着脑袋便痛呼起来。

  “惹恼了你,惹恼了你还真能把他给毙了?你不知道这次老爷子废了多大的事。对了,林白,回去之后你去润园一趟,见见老爷子。”林伟虎看着坐在一边若有所思的林白轻声道。

  林白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回头扫了一眼站在警局门口面露怨恨的陈北煌,心中冷笑不已。

  开枪杀人要判刑坐牢,但是风水术士来做这件事情,却不会被人发现。而且看这小子的架势,也决计不会善罢甘休,倒不如等等自己来好好教训一番。要怪,就只能怪他运气不好,惹谁不好,偏偏惹到了林白这个身为天相派宗主的风水相师身上!

  “话说表弟,你说你泡妞的手段到底是什么?怎么着才能让妞儿们心甘情愿的爬上床,还能心里边想着念着的都是你?”刘经天依旧没有忘记心中的疑虑,盯着林白可怜兮兮问道。

  “天机不可泄露!”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