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牢狱之灾

更新时间:2017-09-18 09:11:12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3086

话一直说到很晚,但是谁都没有困意,直到林白打起了哈欠,刘军武三人这才让刘经天带林白去住的地方。虽然刘军武的军人出身让他待人接事上总是多了一些下达命令的烙印,但这并不妨碍林白从他质朴的话语中感受到亲人之间独有的那种温馨。

  幼年在茅山的时候,山下人家过年总是亲戚来往,人情世故,高朋满座。但是林白总是孑然一人,虽然言语表情上并没有表露出什么,但是林白心中还是渴望自己也能够有亲人的陪伴,得到长辈的关怀。而今感受,那种感觉,真好。

  “人比人得死啊,我家老头子,我长这么大,就没听他夸过我一次,林白你小子从进屋开始,老头子最少赞扬你六次不止。我说你小子是不是给他喝了什么迷魂汤啊?”刘经天颇有些忿忿的对林白道。

  林白一笑,没吱声,迷魂汤之类的玩意儿这世上真是没有。只是他们许久未曾见到自己的大外甥,心里边太过想念,所以看一切都是好的,自然是百般欣赏。至于刘经天,林白也看得出,应该从小就是皮惯了的孩子,种种劣迹影响之下,自然不会有好脸色看。

  其实说没有不满是瞎话,林白能感觉的到,自己说到没上学而是跟着茅山老道士学习相术的时候,舅舅、小姨虽然脸上没有表露出来,但是还是心中不快。

  “老字辈的话说完了,现在也该咱们年轻一辈的几个聚聚了。我跟你说,老刘家人丁不旺,我们家独我一根苗。军文叔叔家里面也是就刘经纶那小子独一个。还好小姨家里面江爰书那个混世小魔王现在在美国念书,要不然林白你今天可就要惨喽……”

  听到刘经天的话,林白倒真是有些好奇那个混世魔王到底是有多厉害。只是还没等他想象,刘经天的手已经搭在他肩膀上,一脸猥琐的笑容道:“表弟你好容易来燕京一次,哥哥我要是不好好招呼你一下,也说不过去,等我把老二叫来,咱们哥仨好好出去乐一下。”

  林白本就是个爱玩的主儿,连带看到刘经天嘴角猥琐的笑容,哪里还能不知道要去的是什么地方,心中也是痒痒起来,想看看到底这红三代们玩得地方长什么样。

  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刚才只顾着说话,林白一直没有看自己这表哥面相,此时这一看,居然发现刘经天眉宫天仓地库之间发黑,而且眼角发青,眼中更是隐约有红丝闪现,这是即将有牢狱之灾的征兆啊!

  “表哥,我劝你一句,今天咱们还是别出去玩了。我刚才给你看了相,你面相上带着牢狱之祸,这几天要是在家可能还能过去,要是出去的话……”

  “得了吧,小老弟不是我说你,你这套神神鬼鬼的把戏在我面前玩玩倒还可以,等见到老爷子的时候,可千万别露出来。他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这些神神道道的玩意儿,万一你说点儿什么,恐怕大姑又不能回来了。”刘经天笑嘻嘻道,看这模样浑然不把林白的话放在心上。

  “再者说,就这四九城里面,敢让我刘老大蹲号子的人还没生出来呢,想坑我,他也得先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我给老二个电话,咱们仨这就出去玩去。”

  看到林白还想接腔,刘经天摆了摆手,示意林白不用再说,他意下已决。

  刘家老爷子尚未故去,影响力仍然健在。而且家中长辈要么在军部担任高官,握有实权;要么就是在发改委这样肥的流油的衙门当差;再加上这几年发展起来的门生故旧,刘家在四九城里面的确是不可轻易撼动的庞然大物,刘经天这样有恃无恐也不无道理。

  林白见自己无法改变刘经天的想法,无奈之下,也只得跟着一起过去,看看能不能有什么破解的办法。

  刘经纶的扮相真的很‘经纶’。一米七多一点点,可以说是个很残废的海拔。长相普通也罢,身上混无半点儿气质,穿着更是混乱无比,鼻梁上架个啤酒瓶底儿厚的眼镜片儿,头上顶着乱糟糟鸟巢一个,最让林白震惊的是这家伙居然就穿着一双棉拖出了门。

  咱先不说出门见人穿什么鞋的事情,但来掰掰这大夏天穿棉拖,这也不是一般人干的出来的事儿。燕京的气温林白现在算是领教了,除了热还是热,撇去干还剩下干,不在空调屋里面呆着,出门人就觉得得脱水。

  可这哥们儿是真有勇气,大热天穿个棉拖出门,就不怕捂成个香港脚。刘经天、刘经纶哥俩站在一起,如果不是认识的人,真还会以为刘经天是被个要饭的给拦在了路上。

  扫了眼刘经纶脚上穿着的棉拖,再看了看林白脸上的诧异,刘经天苦笑道:“我说老二,就算你天天躲在家里边搞你那核裂变模型研究,总也该拾掇拾掇自己吧,要是不知情的人见着了,还真以为咱们老刘家虐待你呐。”

  “科学不计较穿衣打扮,也不计较别人的眼光,只有完美的模样,没有完美的人类,我这样就挺好的。”刘经纶扶了一把自己的酒瓶底眼镜,看着林白道:“这就是表弟?”

  刘经天点了点头,没吱声。刘经纶上上下下扫了林白一圈之后,楞声道:“表弟你好,表弟再见。”

  “草!刘老二,你他妈醒醒,哥哥我今个儿是叫你出来是要你陪着小表弟玩的,少拿你以前搪塞我的那一套来搪塞小表弟。”刘经天一看刘经纶这模样,就知道这小子是想见一面就跑路,一脚踹在他屁股上,厉声骂道。

  林白目瞪口呆看着二人,今个儿他真算是涨见识了,兄弟俩一个摆明了就是处处留情的花花公子,另外一个明摆着就是念书念傻了的书呆子。老刘家有这么两个活宝,不知道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

  “大哥,我的实验研究已经进行到了最要紧的阶段,必须最快找出完美的能够将裂变控制在一定范围内的架构,我才能出来玩。”刘经纶从地上爬起来,揉了揉屁股,也不生气,仍旧是一幅木讷的模样。

  “林白,你别见怪,这小子就这德行,今个儿怎么着都得把你给陪好了,他要敢走,我打断他的腿。”刘经天转头冲林白陪了个笑脸之后,转头冲刘经纶招了招手。

  等刘经纶过来之后,刘经天笑眯眯道:“哥哥今天带你去一个地方,让你看看世界上最完美的弧线和弧形,说不定到时候你一看灵感就来了。”

  一听刘经天这话,刘经纶再不闹腾,看着林白笑眯眯的点了点头。

  林白心中满是慨叹,昊天给予一个人特有的长处,同样也给予一个人独特的个性。

  就在刚才这一会儿,林白从面相上推测了一下刘经纶的命格,虽然注定不会走上政治这条路,但是在科技这条路上的成就,恐怕偌大一个中国以后都少有人能与之比肩,而这也是刘家的重要依仗之一。

  好说歹说,三个人总算是抱着各自的心思上了路。话说回来,刘经天带林白来玩的这个私人会所,在四九城里面算是比较正规和低调的了,并不是那种只要有钱就能够进的来的地方,它只是单纯为四九城里如刘经天这样圈子里的人服务。

  无数富人想尽办法,挤破脑袋,都想赢得这里的一张入场券。刘经天今天带林白过来,一则是让林白长长见识,二来是在这个小圈子里面招呼一声,林白以后也算是这圈子的人。

  林白三人过来的时候差不多是午夜时分,外面夜已经深沉,但这里喧闹才刚刚开始。刘经天挑的这个会所,来的男宾一般比较多,当然不是说没有女宾,不过这些女人一般都是会所从外面请回来的。

  就算是一些在外面声名显赫的大明星,这里也是能请得来的,而且这些女人好多不是请来的,而是你情我愿自己过来的,钱对于她们这些人来说也并不算什么,更多的则是对权力的一种觊觎,既然得不到,又这样一个深层关系的权势男人也不错。

  而今正是天热的时候,过来玩的也大多都是些年轻人,也没有像什么晚会那般西装革履衣帽整齐,不过即便是简单的休闲衫,大多也都是些国际上名牌设计师的产品,看上去绝对够档次。林白三人一出现,就吸引了全场的目光。

  刘经天自然是不消说,穿着打扮甚至要比这里面的有些人高出一筹。只是林白和刘经天实在是有些扎眼。

  林白身上穿的是一件样式很普通的白色休闲t恤和牛仔裤,从外观的质感上看就不是什么好货,而且牛仔裤边角更是不少的磨损,头上一条花白马尾辫。

  刘经纶身上则是穿着的衣服虽然档次不低,但是也不知道是有多久没有换洗过了,散发着一股汗味,两人这样的装束打扮,就算是不想叫人注意都难。

  “哎呦,这不是刘经天么,我前段时间不是听说你被你们家老爷子禁足了么,这才几天,怎么着就自己个儿偷偷摸摸溜出来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