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赴京

更新时间:2017-09-17 10:35:46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3033

家中的日子过得无比平静,但林白感觉前所未有的舒畅。长久在江湖上打滚,心中或多或少会有一些对平静生活的渴望,而这种渴望几乎可以说是奢望。现在总算有机会享受这样的生活,林白便分外珍惜。

  在家的这几天,林白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会和母亲一起,即便是上街买菜,或者是晚上出门散步,母子二人都是形影不离。这些对于林白来说都过于陌生,还真是有些不习惯。

  北京的电话一个接着一个的催促,无奈之下,林白只得买好前往燕京的机票。

  “妈,要不咱们一起去吧,就算是外公不想见你,就当是咱们娘俩出去旅游好了。”临走之前,林白还是想和母亲一起去燕京,但在母亲的坚持下,林白的努力只能作罢。

  在飞机上煎熬了几个小时之后,到北京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八点钟的时候,飞机拖着巨大的降落噪音,缓缓停靠。

  飞机一到北京,林白刚从飞机中走下,就觉得一股子干气朝着自己五脏六腑涌来,不是林白习惯的那种南方带着水汽的潮热,而是不折不扣的干燥热度,不含一星半点儿水分。

  出了出站口,正想给小姨那边打个电话,就看到一个年轻人举着一块写着自己名字的牌子在等着自己。这俩人一照面,就一愣,俩人看着对方居然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似乎是在哪见过一般。但是细想起来,这基本上就是没可能的事情,俩人之前生活的圈子天高水远,根本不可能有交集的机会。

  “草,不用猜,你肯定就是林白。”那举着牌子的年轻人一看林白,不可置信的揉了揉自己的脸蛋,震惊道。

  “你是,表哥还是表弟……”

  刘经天看起来也是个极其跳脱的人,对初见面的林白没有丝毫的生疏感,道:“我是你表哥,刘经天。今天一见到你,我总算知道,为啥家里人都说我像大姑了。”

  “走吧,家里那群人可都眼巴巴盼着你呢。等会儿他们审查完,哥哥我带你去个四九城的好地方。”刘经天贼兮兮一笑,顺手将林白肩膀上的背包接了过来。他今天可是从林白上飞机就开始在这守着的,要不是机场有vip区,这小子恐怕真要落个脱水的下场。

  “啧啧,这牌子……这车是你偷偷开出来的吧。”林白扫了一眼停车场那辆奥迪A8L上面挂着的燕V打头,后面几个蛋的车牌照,轻笑道。

  刘经天冲林白一伸大拇指,然后伸手拉开车门,一边道:“这不是来接表弟你嘛,开别的车总归掉价一些,今个儿早上我出门的时候,顺手就将老爷子的车给顺了出来。”

  林白愕然失笑,看起来这刘经天在家里也是个不消停的主儿。同样从母亲最里边林白得知老爷子脾气极臭,能把老爷子的车子开出来,说明这刘经天在老爷子的心目中的位置很重要。

  “家里边我爸刘军武现在是老大,我叔叔也就是你舅舅刘军文最好说话,你要是想做生意就找他,批条子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当然最有钱的就是小姑刘青芜了,福布斯排行榜女富豪前五位……”

  俩人说着闲话,车子渐渐驶进了市区,有张燕V的牌子打头,果然在交通无比拥挤的燕京城区轻松许多。差不多过了有一个小时,车子开到了军区大院的门口,门口守卫的两个哨兵仔细检查了刘经天的证件之后,一个敬礼将二人送进了院中。

  “这里边住的都是总参的那些头头脑脑,还有万岁军退下来的一些老骨头,可以说是军队的小中南海,所以检查很仔细,每次来见我家老爷子,烦都要烦死了。”

  大院里面是一栋栋单体别墅,但因为是军队建筑的原因,所以看上去线条十分粗犷。但绿树成荫,鸟语花香,环境十分清幽。

  刘经天将车子在一栋小楼前停下,然后提着行李,带着林白就进了小楼。

  客厅的灯光打的很亮,年纪差不多五十岁的刘军武坐在沙发中间,四十来岁的刘军文侧坐在一边,刘军文身边是眉眼上和刘蕙芸有些相像,但是打扮却是雍容华贵许多的刘青芜。看到林白走了进来,除了那个刘军武之外,另外两人脸上都满是激动。

  刘军武不动,刘军文和刘青芜也不敢说话,林白从这细微的细节便可以看出,果然如刘经天所说,刘军武是家里绝对的核心。沉默了良久,刘军武喃喃自语道:“这孩子真像大姐……”

  刘军武打破了沉默,他身边的刘军文和刘青芜这才笑逐颜开。刘经天看到自己老爸有些失态,急声道:“爸,你看表弟这么大老远过来,您老就不打算让他坐下来歇会儿?”

  “坐,坐。”刘军武身上哪还有铁血军人的模样,眼神话语之中满是对后辈无比宠溺的情态。

  “经天这次任务完成的不错,回头到小姑那,我给你支点儿钱当生活费。”刘青芜看着林白的模样,越看越觉得亲切,连带着也表扬起了刘经天。

  刘经天一听有钱拿,嘴角咧的不成样子。刘军武脸一拉,神色严肃起来,瞪了一边的刘青芜一眼,厉声道:“不许给他钱,这孩子就是被你们给惯坏了。这次出去他开的可是老爷子的车子,要是到时候让老爷子知道了,你来承担后果。”

  刘军武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话语中满是高位者独有的威严,刘经天苦着脸看了看小姑,但看到刘青芜也是一脸的无奈之后,只好老老实实坐下,恭听教诲。

  “林白,你现在做什么工作?你妈也没给我们说你都这么大了,也怪我们几个没敢多去关注你们家,现在你来了,有什么困难,就给舅舅小姨说。”刘军武看了眼林白身上的打扮,感觉的出来,这几年刘蕙芸母子俩过的不容易,便直截了当出言要帮林白。

  林白恭恭敬敬回答道:“我还没参加工作,想多出去走走看看,涨点儿见识。”

  说话虽然恭谨,但林白还是没叫出舅舅这两个字,毕竟这么多年,他已经习惯了和老道士还有母亲三个人相依为命的生活,突然让他叫一个陌生人舅舅,他心里有些疙瘩。

  “不错,年轻人就是得有点儿闯劲。比你这个不成器的表哥强。回头我让你小姨给你支点儿钱,这段时间就在燕京好好玩玩,多呆段时间。”

  刘经天一听这话,傻了眼。自己想出去转转看看,问小姑要点儿钱就是不成器;这林白说出去转转看看,而且让小姑倒贴钱就是年轻人有闯劲儿。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做人的差距也忒大了点儿。

  “林白,大姐的身体还好吧?”刘青芜颇为紧张的看着林白问道。当初发配到乡下的时候,她年纪最小,刘蕙芸也最照顾她。突然见到了自己的大外甥,再想到大姐,刘青芜心中满是苦涩。

  林白轻声回答道:“我妈的身体还好,就是操劳惯了,怎么劝都不听。”

  “老爷子不说,咱们几个也都清楚,咱们兄妹几人里面,大姐的脾气和老爷子最像,这两个人一发拧,谁都不肯低头,要是谁先服个软,咱们一家早就团团圆圆的了。”刘军文叹了口气。

  沉默一会儿之后,刘军武幽幽道:“林白,其实你这次来,老爷子并不知道。老爷子身体不行了,年轻时候戎马生涯落下来的旧伤,年纪一大就开始发作,现在大多数时候都还是躺在病床上。我们也是想着大姐早点儿回来,能见老爷子一面,不会留下遗憾。”

  “别怪我们把你骗过来,我们也实在是没有办法……”刘青芜的神色有些黯然。

  大姐和老爷子的局面也是他们不想看到的。这些年他们不是没有想过扶持大姐一把,但是迫于老爷子的压力,还有大姐的坚持,他们也没有办法去调解,眼看老爷子身体一天不如一天,逼不得已,他们才出此下策,虽然没有让大姐来到燕京,但林白来了就是一个希望。

  刘军武的话,果然证明了刘蕙芸的猜测。看得出来,母亲对老爷子的脾气摸得很清楚。这两个人都是极为好强的人,怎么可能首先低头服软。

  外公心里现在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林白不知道,但是每年过年的时候,母亲总是抹眼泪的事实,让林白知道母亲还是记挂这个家。

  其实说白了,谁都没有错。林白学的就是相术,要比平常人对命理研究的更透彻,同样也比平常人更相信命数。这些东西冥冥之中,早就注定,谁对谁错,早在时间里消磨了棱角,剩下的只是心中咽不下的一口气罢了。

  而且现在老爷子身体已经不行了,想必母亲也是急着想见到外公,自己而今已经长大,有责任也有义务在他们之间穿针引线,让他们见到对方。

  “舅舅,小姨,你们放心,我会劝我妈早点儿来燕京的……”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