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驱邪(下)

更新时间:2017-09-17 10:34:12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2993

院外浓烟渐渐传进来,林白迈着方步就往楼上走去。一边往楼上走,一边在心里思忖自己眼睛的事情。原本说看见不干净东西这事情,要么是发生在阴年阴月阴日生的阴体质人或者是不足三岁的小孩子身上,这种人阳气弱,对阴气的感受比普通人要强一些。

  可是自己这眼睛是怎么了,想来想去,林白只想到一个可能,那就是那个古书秘宝,应该是那秘宝将自己的天眼打开了,所以才能看到这阴邪的东西。

  不多时就到了三楼,刚站到楼梯口,林白就觉得身上一冷,感觉到这凉意,林白嘴角一抹苦笑,怨不得郑元的儿子和儿媳妇要睡在三楼,这里的确是要比楼下阴凉太多了。

  走到楼梯拐角的窗户处,林白停住了脚步,从窗户处朝下看了看,刚好是院内那棵歪脖子树的位置,这歪脖子树长得倒是颇为茂密,伸出去的枝桠歪歪扭扭一大片,却是刚好将郑元家隔壁的房门给挡住了。

  看到这模样,林白皱了皱眉头,继续朝下望去,是一条臭水沟,顺着臭水沟往上看还算清澈,但是到了老郑家这段之后,灌入了郑家厕所排出的东西,原本还算清澈的河流里面布满了各种肮脏污秽东西,在炎热的天气里往外散发着刺鼻的臭味。

  楼下的郑元点好了艾草之后,火烧火燎的便急忙跑到楼上,先行了个礼,然后问道:“道长,看出来我家出了这么多事情的原因没有?”

  “郑老丈,想必你们家因为那棵歪脖子树伸出去枝桠的事情和隔壁没少吵架吧?”林白没有回答郑元的话题,而是自顾自问道。

  郑元老脸一红,点了点头,没吱声。

  林白摇了摇头,再指着楼下的那条臭水沟,轻声道:“这条沟也一样没少闹腾吧。”

  郑元的脸愈发的红了,更是恨不得地上裂条缝自己跳进去。

  “郑老丈,恕我直言,你这事儿做的是真不地道,看似坑了别人,好了自己。实际上你是把自己给埋进坑里了。”林白叹息道。

  郑元一脸猪肝色,脖子也涨的通红,沉默了片刻,但旋即急声问道:“道长,你说我家这么多事情是因为这歪脖子树和这条臭水沟的原因?”

  “对。那歪脖子树看起来无所谓,但其实是你这院子的生门所在,也是生机所在,所以你家运势还算不错,只是长来长去太过出格,甚至挡住别人家的门路成了别人家的死门,这就犯了忌讳,生门沾染了死门的气息,所以报应就出来了。”林白看了眼郑元面上的表情道。

  林白淡淡道:“至于这个水沟,你家房屋龙虎砂走向都是极好的,如果有一道好水配合的话,你家日子必定红火至极。只是你将这杂物排进了河里,污了好好一池清水,也污了自家风水。原本好好的风水格局算是被你自己给毁了个干干净净。”

  林白这话虽然有告诫郑元做事与旁人留一线的意思,但却也没说瞎话,这处房屋原本的确是主人丁兴旺、家财丰饶的局势,郑元这么一来,生门沾染死气,而水势上更是沾染了污垢,所以阴气才有了存在的条件,时间若是久了,对人精神的确是个很大的影响。

  郑元一听林白这话,就叹了口气,点了点头。也的确是这般无疑,自从将这地方从平房扩建成三层小楼之后,刚开始家里的事情还的确是比较顺利,儿子继续做他上山采药的活儿,儿媳妇在家缝缝补补,浆洗衣服,一家人倒也和和美美。

  可没多久,郑家和周围人的口角多起来之后,家里的事情一遭接着一遭,就连郑元自己之前也住过了一次医院,差点儿送了性命,没过多久,自己儿子上山的时候就出了祸事,直接送了命;紧接着他家的独苗小山就开始高烧昏迷。

  这一连串的祸事让郑元实在是难受,现在林白的这番话就像是一根救命稻草一般,让恍若落水的他找到了生存的希望。

  “道长,我求求你,告诉我破解之法,我这就去收拾。”

  郑元说着话就还要下跪,林白赶紧挽起,被这么一个一大把年纪的老头子跪来跪去,可是一件折寿的事情,林白还想长命百岁,不敢这般消受下去。

  “改了你家的下水道,走西北方位那条荒地走,记得沟渠要水泥沟灌好,不要让这些东西的气味再污了这条河流,水是财,流动才有,臭了污了沉了就没了。还有那棵歪脖子树,找个午时阳气最重的时候,把挡门那根树干砍了就行,这么一来保证你家百无禁忌。

  “如此一来,你们家孙子慢慢调养就可康复,贫道我就告辞了。”林白一个稽首,面上表情更换,俨然一幅清净出尘,闲云野鹤的清隽云游道士模样。

  “道长,不是还有那阴邪的东西么,一并除了最好不过啊!”郑元拽住林白的衣角死活不肯放林白走出院门。

  “爹,小山醒了喝口粥又睡着了,道长是神人啊,你快谢谢人家!”就在两人争执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少妇秀娥的声音。

  听到这话,郑元热泪盈眶,噗通一声跪倒,颤声道:“真人,我求求您再帮帮我家,我实在是不忍心我的小孙孙再受折磨,您有什么事情您就说,我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替您去做!”

  “上刀山下火海倒是不必……”林白沉吟了一下之后,抬头看着郑元正色道:“不瞒郑老丈说,我山上道观被前几日那场暴雨可冲垮了一些。林某不忍心道尊受风吹雨淋之苦,自愿下山来筹募一些善款,修缮道观之用,只是……”

  “这事儿好办。只要真人你别走,你们修缮庙宇要多少钱,我郑元全出了。”郑元将胸脯子拍的是震天响。

  林白喜上心头,但眉头却是一片沉吟之色,“这恐怕不大好吧……”

  “这有什么不好的,我这也是做善事。真人你找谁不是找,还不如我这方便一些。修缮道观不是什么小事情,我去取一万块钱回来给您,您在这帮我将那邪魅给除了,您看怎么样?”郑元见林白依旧沉吟,急忙说道。

  见郑元如此爽快,林白便也大刺刺拍胸脯应了下来:“也好,那我就送这个天大的善缘给郑老丈了。正好你这宅子的阴邪之气不除,我就是走了也不放心……”

  事情定下来之后,林白便点上三柱清香,然后盘身坐下,也不学那些云游道士捉鬼的本事,而是口中默默念诵经文,看得郑元啧啧称奇:真人就是真人,做事也是与众不同。

  看到林白这般模样,郑元心思更是坚定了起来,生怕林白抛下这边的事情一个人走,便急忙出门去银行取钱。

  郑元刚走,林白便觉得眼睛一凉,之前看到的那股黑影重新出现在自己前方,只是这次完全没有躲藏,而且好像这东西的形体现在也更加的凝实了一些。林白颇有些不解,按理说就算是阴煞之气聚集,也不该有这么快才对啊。

  没等他思考完,正前方的那团阴煞之气居然分散开来,如同一团轻烟一般将他笼罩在其中。

  “草,死秃驴不死贫道,这是个什么情况,小爷这念得可是超度恶灵的经文,怎么着把这玩意儿引到了自己身上!”林白大吃一惊,阴邪入体可不是个小事情,就算是以后阴气被祛除,对于日后术法的进步也是一大影响。

  这种阴煞之气,如果用科学一点儿的解释就是说,具有较强意念的脑电波在特定的环境中,会将周围变成磁场。地球本身就是一个磁场,如果从地球这个大磁场中进入到这个完全不同的小磁场,对人的身体势必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而且按常理来说,这阴煞之气最多也就是飘荡一下而已,怎么会往人体内渗透!

  此时正是夏日的午时,天上骄阳正炽,但此时三楼之上的林白却如坠冰窖,浑身上下都出起了白毛汗,那股子凉意更是直接渗透进了骨髓里边,如同一把把冰凉的小刀一般刮割着他的骨头。

  “苍天无眼,我是祸害啊,不说让我活上千年,怎么着也得像老道那样有个百八十年活头儿吧!”

  林白欲哭无泪,这会儿他的身子如同冻僵了一般,完全不能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身体外面的那层黑雾越来越稀薄,越来越多进入自己体内。

  “交代你的事情都办妥了吧?”陈其灵看着身前的jerry冷声问道。

  “我把你给我的东西都按照你说的方位埋好了,而且那小子也走上去了。”jerry恭恭敬敬道,当初山上的时候他保护不力,吓得老板尿了裤子,现在怎么着都得好好的将功补过一把。

  “干得好!林白,我倒要看看你这兔崽子进了我的五鬼磨魂阵还怎么活下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