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下山

更新时间:2017-09-17 10:33:22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2767

一夜之后,茅山脚下的村庄突然觉得不对劲,好像自家那群小子今天早上出奇的安静,居然没有一个一大早就叫嚷着要下河洗澡摸鱼,也没一个哭着喊着要上山上去找他们老大。

  整个村庄沉浸在一种诡异的气氛之中,但只是片刻之后,村中响起了无数声叫骂。

  “小白龙你个瘪犊子,怎么又把我家打鸣的公鸡给杀了,你要吃就吃母鸡啊,这公鸡不杀,母鸡生的鸡蛋就还能孵小鸡,你这么一弄,母鸡们饥渴了咋办啊!”

  “小白龙你个挨千刀的,你翻了墙头看我洗澡,怎么就不知道进来给我看个全身相,你这一走不知道又得到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人家要是想你怎么办?”

  “老大,你走好,俺们等着你回来,咱们还上山烤鸡吃!”

  不用说,这还是林白进村时候和他打招呼的那三种人,背上背着一个小行囊,走到山道拐弯处,林白回头大笑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给我备好烧鸡美酒,我小白龙,还会回来的!”

  嘴上说着大话,但林白脚底板的速度却是快了几分,这茅山脚下的人别的不行,脚底板跑路的功夫都是有几分的,万一真让他们给追上报复昨天的仇怨,那林白可真是吃不清兜着走了。

  “小道士下山去闯荡,老道士山上有交代:山下的女人是好货,遇见千万要带回来!走过了一村又一寨,小道士暗暗心思忖:这女人,女人,漂亮女人怎么还不来?!”

  林白一边哼着小曲,一边拿眼神瞥着上山来去茅山进香求签的游客。茅山是华夏著名的风景旅游地,游客不少,其中更是不乏美女。只是这歌实在是有些不堪,一出口,就受了不少白眼。

  “真屌丝,不解释啊!”

  林白这一曲一出,山下那些受到先进网络文化熏陶的游客被这货的歌给雷了个外焦里嫩。

  林白如今的外表那真叫一个风骚,一身衣服已经一星期没有洗过,早就硬成了块状;更别说那头黑里透着白的长发,飘逸感没有,林白自诩的沧桑感也一样没有,再加上后背背着的那个蓝色小布囊,更像是一个下山务工的搬砖人员。

  这样的屌丝造型怎么可能能让这些上山求签看自己什么时候才能遇到真命高富帅的女人们动心。

  “靠,敢小看老子,老子拿钱换成硬币砸死你们。”林白嘟囔了一句,手习惯性的往口袋里一摸,发现摸了个空。身上所有口袋全翻了个底朝天,居然只找到了一个五毛硬币。

  林白愣住了,他上山的时候,身上还是带了一些钱的,虽然不至于叫人咋舌,但的确能让他证明一下自己高富帅的身份,可现在这些钱都到哪去了!

  看着手中的五毛硬币,林白终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这世上除了那个在车站抱着自己裤腿大声哭嚎的师兄,谁还能有这么利落的身手和运势,能把钱从自己口袋弄走。

  “干,终日打鹰却被鹰啄瞎了眼,张三疯你个挨千刀的,怎么着把我的钱全给弄走了,你他娘的就是给我留个车费也行啊,真当是宰肥羊啊!”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林白脸上却一点儿恼意也没有。

  钱可以再赚,但师兄在山上,而且那座破道观的香火在这几年老道士李天元的经营下,也是几乎没有,给师兄留点儿钱度日,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无量天尊,是谁在咒骂老道我……”道观中搬了个藤椅学阮籍晒腹的张三疯突然打了个冷战,但旋即又明白了什么,轻轻一拍肚子,笑眯眯自语道:

  “师弟你下山去花花世界打滚,师兄我从你那拿走一些小小的进项也是不差的,出去泡妞,找个.大屁.股女人也总算需要些银子的,想来师弟你也不会怪我!”

  思来想去,除了干起街头算命的或者出去给人做法事赚钱弄到路费之外,还真是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这也是混江湖的一种手段,当初林白刚刚下山的时候,没少走这样的事情糊口,只是这几年生意做大了,这种旧时谋生的手段许久没有再碰。

  前几天林白和张三疯上山的时候,刚好在山下看到一家正在哭丧,今天不多不少整整七天,正是头七的日子,按理说是要做上一场法事来超度亡灵的。

  其他地方做法事超度亡灵,一般请的是和尚居多,但茅山自古以来这种法事的场合请的都是道士。也许有朋友不理解,超度亡灵这种事情不是和尚的活儿么,怎么着道士也去瞎凑热闹,这不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么。

  其实道家之中的确也有超度亡灵的经文,比如简称《度人经》的《灵宝道尊无量度人上品妙经》之类,都是度亡灵超脱,来生没有五苦八难,能够得享福寿的经文。

  虽说这么些年没有操起这行当,但是一身行头林白包裹里还是准备的有的。在山上找个溪流所在之地,略略梳洗,花白马尾辫随便一扎,身上再换上一身石青色道袍,看起来还真有那么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再加上林白外形本就出众,此时更有几分清秀出尘的味道。

  这一行头一换,下山路上,前来求个好姻缘的大姑娘小媳妇儿看向林白的眼神比起之前也多了几分不同。

  “无量天尊,女人虽美,肚子最大,贫道还是赶快去寻那法事。”林白嘴上说着这样的花,脚底板的速度也快了几分,但眼珠子也没消停,来来往往的女人上下三路没少被他在肚子里细细点评。

  茅山脚下山民的生活比较清苦,但改革大风一吹,当初对于寻仙问道这种神道的东西管束的也轻了,而且茅山风景秀丽,这几年一开发,山水之美更是吸引了不少人前来游玩。

  俗话说的好,道路一开,钱财万两滚滚而来。随着人流来往的变多,茅山山下也变得繁华起来,每天人都满满当当,到了节假日更是摩肩接踵。

  身处茅山脚下,林白愕然发现,这里自己的同行还真不算少。

  几个算命摊子连成一片,一律写着铁口直断,童叟无欺。林白看得脸色有点儿发绿,虽然自己是浪里小白龙,在江湖上声名还算显赫,但是架不住狼多肉少,这一趟要是被这几个同行给抢了先,那自己回家路费的事情就更没着落了。

  一溜烟跑到办丧事的那家门口。这家竖着一栋三层小楼,上面种满了爬山虎,在这夏季看上去郁郁葱葱一片,煞是好看。门口蹲踞了两个镇宅的石狮子,能看得出来家境还不错,只是明明是头七,偏生大门紧锁,没有一个宾客前来吊唁,倒也出奇。

  就在林白刚想去敲门的时候,大门突然打开,然后里边滚出来了一个穿着一阵青色道袍的道士,是真正意义上的滚出来,身子如同一个球一般从屋中丢了出来。林白目瞪口呆看着这道士,傻了眼,做法事好像没这一出的啊。

  “没有真本事就别揽这金刚钻,要是耽误了我们家孙子的病,老子一棍子抽死你!”

  屋内传来了苍老的一声怒吼,然后出来了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虽然年岁已大,但是中气十足,手中拿着拐杖一棍子追了出来,“他娘的,茅山上的道士都死光了,找了个驱邪的,妈的,开价不少,可你倒是找出来啊,反把自己个儿给吓了一大跳!”

  这么一折腾,小楼外面倒是围了不少的人,只是这些围观的人看向屋中这家人的眼神,不是可怜、同情,而是多多少少带了一些幸灾乐祸。

  “爹,要不给小山也准备后事吧,这么拖下去,找不到病根子,万一到时候没一点儿准备,也不是事儿啊……”从屋中走出来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扯住了老人的胳膊,揉了揉眼睛,含着泪道。

  老人咬着烟袋锅子,吱溜吱溜抽了两口之后,叹了口气,将手中的拐杖朝外面一扔,道:“就按你说的,给小三子也准备后事吧,老大没了,现在小山又这样,秀娥你一定得顾好自己的身体。茅山啊茅山,你怎么到了现在这一步,连个能驱邪的道士都找不出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