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我们分手吧

更新时间:2017-09-07 17:09:21 作者:苏一姗 字数:3784

许暖暖站起身,望了望四周,远处环绕着碧绿的山峦,层叠叠不知名的植被一层又一层地缀在了山上。岳路廷舒适地趴在草地上,头上正是一棵大榕树,正好挡住了刺眼的阳光,他戴着一副太阳镜,遮住了半边脸,样子惬意又轻松。而不远处的球球正在绿色的草坪上欢快地撒欢着。许暖暖回头望了望一脸悠哉的岳路廷,问道:“你该不会是想在这里躺上一天吧。”
  岳路廷换了个姿势,双手枕着脑袋,嘴边滑过一丝坏笑:“只要你在,我就算死在这又算得了什么?”
  许暖暖扯着嘴,干笑了几声:“那死吧。”
  话音落下,许暖暖拍拍裤子上的草渣,准备起身的一瞬,被岳路廷猛地一拉,她重心不稳,屁股重重地落在了草地上。
  还没来得及谩骂,就被岳路廷温润的唇堵住了嘴,辗转吸允,恰如其分。她整个人开始软了下来,手轻轻地抚着岳路廷的肩膀,而他突然整个人压了下来,她被迫躺在了草地上,不远处的球球突然叫了起来,才让她晃过神,遏止住了自己被迷乱的思绪,虽然这里是郊区鲜有人烟,但是光天化日之下,如此大胆的行为,岳路廷肯定是疯了。
  她猛地推开了岳路廷,直起身子,怒道:“岳路廷,你疯了啊。”
  岳路廷薄唇一勾,邪魅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许暖暖看,然后语带兴味地说:“我只想告诉你,在我死之前,一定得完成一个心愿。”
  “什么心愿?”她狠狠地倪了他一眼。
  “得到你。”
  “什么?”
  “得到你是我死前唯一的愿望。”他一脸严肃,一副郑重其事的模样。
  许暖暖站起身,咬着唇,微愠:“岳路廷,你流氓!”
  “那我也是最帅的流氓。”
  “你……”
  岳路廷挑了挑眉,故作一副无辜的模样。许暖暖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跑到草地,准备陪着球球玩耍。
  她没走几步,球球好像特别兴奋地开始跑了起来,而她也跟在后面跑了起来,还没跑多远,突然被草地上的一颗石头绊到,她重心不稳,猛地就摔在了地上。
  “许暖暖!”不远处的岳路廷见到此景,连忙起身,追了过去。
  许暖暖眉心微皱,手搭在了右脚上,样子像是很痛苦的模样。岳路廷蹲下身,小心翼翼地准备脱下她右脚上的运动鞋,才刚开始,她就嗷嗷大叫了起来。费了很大的劲,岳路廷才脱下了那只运动鞋,轻轻地捏了捏许暖暖的右脚。
  “岳路廷,疼,疼啊,轻点儿。”许暖暖囔囔大叫了起来。
  “哪儿疼啊?”他又捏了捏许暖暖的脚踝。
  “哪儿都疼。”许暖暖越叫越大声。
  岳路廷轻瞥了许暖暖一眼,嘴唇弯了弯,溢出了一抹坏笑。许暖暖抬起首瞪着他道:“喂,笑什么啊?”
  “笑都不行了啊?”
  “幸灾乐祸!”
  岳路廷摸了摸耳垂,挑着眉,戏谑道:“终于轮到某个人求我了,还不允许我得意下吗?”
  “你神经病啊?哪有你这种人啊?”许暖暖坐在草地上,忿忿不平道。
  “求我吗?”岳路廷站起身子,草地上印着他高大的背影。
  “不要,我干嘛求你啊。”
  岳路廷点点头,一副清楚明了的模样道:“好啊,有骨气,那你乖乖坐在草地上等人带你走吧。”
  话音落下,岳路廷头也不回地就往前方走去,而球球居然落下了许暖暖,屁颠屁颠地跟着他走了。
  许暖暖恼了,双手拍了草地几下,冲着岳路廷走的方向喊道:“岳路廷,你给我回来。”
  “岳—路—廷”
  许暖暖大喊了几声,他这才转过头,嘴角挂着悠哉的笑意往回走。站在许暖暖旁边的时候,又戏谑地问道:“求我吗?”
  “求你什么?”许暖暖依旧嘴硬道。
  “哦,那好吧……”
  他仍然站在原地,一副许暖暖不服软的话,他决不罢休的模样。见许暖暖许久未吭声,他不留情地又要回头,
  岳路廷似乎真的来真的,她放下面子道:“等等,岳路廷,你就扶我一下嘛。”
  他这才得意洋洋地蹲下,抓起许暖暖的双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然后背起许暖暖,侧过头道:“宝贝,这才乖嘛。”
  “满意了?”
  “还好吧,让你什么事都端着不告诉我。”
  “岳路廷,你这人怎么那么小心眼,怎么还在怪匿名信的事情?我又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许暖暖双手环住岳路廷的脖颈,忿忿不平道。
  “球球,跟上。”岳路廷不理睬许暖暖的话,低着头冲着球球喊道。
  “到底你是球球的主人,还是我?”
  “你啊。”
  “那他为什么只跟着你走?”许暖暖不满道。
  “因为,我给他肉吃啊。”岳路廷斜着嘴角,一脸得意洋洋。
  ﹡﹡﹡﹡﹡﹡
  关翊东昏沉沉的躺在了单身公寓的床上,门外的门铃声一声接着一声,看起来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他直起身子,揉了揉眉心,拖着沉重的身子要去开门。门开起的一瞬,他微微一怔:“宁玥?”
  宁玥扯着嘴角,笑了笑,然后兀自一个人走进了门,她坐在了沙发上,把包往沙发上一放:“你不是在事务所吗?”
  关翊东站在门前许久,他的酒已经醒了一半,他合上门,转过身,淡淡地问:“要喝茶还是咖啡?”
  话音落下,他就转身去厨房忙活,而宁玥突然走到他的身后,突然环住了他的腰,脸紧紧地贴着他的肩膀,缓缓地说:“你最近怎么了?”
  他把水杯又放在了案台上,微微呼了口气,喉咙动了动,才说:“我没事啊。”
  “不是,你最近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心不在焉的。翊东,你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宁玥继续追问道。
  他也想知道他最近到底是怎么了,至从上次与许暖暖再相遇,他的生活好像被搅的一团糟,隐藏已久的情绪就要破土而出。
  他和宁玥的相识是个意外,那时,他跟许暖暖已经分开三年,他的生活本该走向正轨,可是好像他无论怎么努力,他都无法原谅自己的父亲,原谅自己。
  那天他喝了点酒,但是还是执意要开车回去,他头一昏,居然开着车往郊外驶去,也不知道那时候是不是头脑有些不清醒,眼睛一黑,车子居然失控地撞向了路边的一幢无人居住的民居。当时他就失去了意识,而醒来的时候,才知道是宁玥叫来救护车,救了他。
  他一直觉得在哪里见过宁玥,只是一直想不起来,后来才知道宁玥不仅是他的校友,而且是他同一届的同学,两人有着共同的话题,很快就熟络了起来。
  他知道宁玥喜欢他,他也开始慢慢接受这个女人。宁玥没什么不好,细心,大方,体贴,可是他却无法全心全意地对待她,现在他更不想耽误她。
  宁玥的追问,让他一时无法回答。他掰开宁玥环着他的双手,低着头,似乎静默了很久,才吭声:“宁玥,我们……”
  “我们分手吧。”他似乎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开口。
  时间好像停滞了几秒,宁玥还是难得的理智,没有追问原因,她站在原地望着这个近在咫尺的男人的背影,许久没有吭声,她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和怨恨,这两年她费尽心思,终于等到要修成正果的一天,现在却将要一无所有。
  “我……我突然想起公司有点事,明天再来找你。”她假装没有听到他说的话,转过身,迈着小步要离开。
  “宁玥……”关翊东冲着她的背影喊道。
  她止住脚步,呼了一口气,没等他说话,她就说:“关翊东,你知道吗?”
  她咬着唇,闭着眼,缓缓地说:“你知道吗?我爱你。”
  话音落下,关翊东站在原地,那双目光很深很静默,他紧紧地盯着宁玥走出他的公寓,合上门,他才呼了一口气。
  ﹡﹡﹡﹡﹡﹡
  难得去郊外玩,却被许暖暖的脚一崴而终结,敷了下药,脚已经好了差不多,而岳路廷又正好遇到了一个急事,当晚就飞往了美国。剩下的一天假期,许隐隐本来说好过来做饭,最后也不见人影。
  她开启电视,一个人躲在厨房里拌沙拉。她走出厨房,找了半天球球,却不见踪影。
  “球球。”她唤了几声球球,还是不见它的影子。
  她赤脚踩在凉凉的地板,正准备去找球球的瞬间,耳边突然响起一则新闻,她顿时停下了脚步,拾起放在沙发上的遥控器,调高声音,仔仔细细地盯着电视看。
  “据外电报道,万联集团在美国销售的一批手机存在着严重的散热问题,美国消费产品安全委员会接到多起锂电池过热,引起手机短路事件。问题电池面临着大规模的召回。万联集团早盘出现大幅下跌,跌幅一度超过7%……”
  走的时候,岳路廷走的异常匆忙,只说有急事,看来这件事不仅急而且异常棘手。她迟疑了一会儿,握着手机给岳路廷打了个电话,许久却没有人接起。
  院子里突然传来球球一连几声的“汪汪……”
  应该是有陌生人来,它才会叫的这么凶。她把手机放在了矮几,边往院子走边喊道:“球球……”
  球球见到许暖暖,就冲着她跑来,球球跳起身,蹭了蹭她的裤子,她低下头,摸了摸球球的小脑袋:“球球,乖。”
  抬起头的一瞬间,她显得微微愕然,因为院外站着一个熟人,而这个人就是林晓西,至从上次在电视台发生那件事后,许暖暖以为她和这位林晓西再无瓜葛,她没想到林晓西会来找到她,而且令她感到不解地是林晓西是怎么知道自己住在这里,而她来找自己到底又为了什么事。
  林晓西今天穿了一套休闲的运动服,头上戴了顶偌大的太阳帽,前面的帽檐遮住了她的半边脸,让人有些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林晓西?”她在原地驻足,最后她还是打开了门。
  默不作声的林晓西这时候才缓缓地抬起了头,锐利带有敌意的眼神直直地盯着她看,这样的神情,让她突然感到畏惧,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
  “林小姐,你找我什么事?”她打量了林晓西许久,才问道。
  林晓西蹬着高跟鞋,朝前缓缓走了几步,目光森森,一股寒气瞬间逼人而来。
  她有点畏惧地轻声又问道:“你到底有什么事?”
  林晓西突然冷笑一声:“许暖暖,我今天变成这样,你也逃不了干系。”
  她正想下逐客令的瞬间,林晓西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个装着透明的液体矿泉水瓶子,许暖暖觉得情况不对,准备把她推出门外。
  而就在这一刻,球球突然朝着林晓西狂吠,林晓西的手开始微微发颤,她向前走了几步,手一抖,手中的矿泉水瓶像一个自由落体往地上落下,而里面的液体就这样倾泄而出。
  眼前一片混乱,瓶中的液体刚好落在了球球的身上,涌起一股刺鼻的烧焦味。球球哀嚎地吼着,声音急促而撕心裂肺,而零落的液体散落在了地上,嗞嗞声响起,冒起了烟。
  许暖暖狠狠地推了林晓西一把,撕心裂肺的大叫了一声。“球球……”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