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她得罪人了

更新时间:2017-09-07 17:07:35 作者:苏一姗 字数:3366

节目是现场直播,出了演播厅,许暖暖已经意识到这回她肯定要出名了,那篇关于岳路廷绯闻女友的报道,将会被推翻,而改成她这一位正牌女友。
  倒是岳路廷一脸淡定地还端坐在化妆室里,整理着发型。许暖暖从门缝里看到此景,无奈地推开化妆室的门。
  她走在岳路廷的跟前,而他仍然专心致志地整理着头发,见她进门,悠悠地抬起眼皮望了她一眼,皱了皱眉头,一副吃惊万分的表情:“你怎么不换衣服?”
  “换衣服?”她不解地反问道。
  “还不换一身漂亮的衣服,接受记者的采访。作为岳路廷的女朋友,怎么能不打扮漂亮?”他的嘴角噙着邪邪的笑意,但是依旧动人心弦。
  她呆呆地杵在原地,望着岳路廷,说:“你是故意的?”
  “故意什么?”
  “故意在节目里公开我们的关系?”她又问道。
  “是,我是故意的。”岳路廷倏尔一脸认真地说。
  “为什么?”
  他挑了挑英眉,伸出手捏住她的手腕,眼眸里的闪着的光泽果断又有魄力:“我只是想在你把我推远之前,靠近你那么一点。”
  她突然觉得内心一阵温暖,那样温热的感觉缓缓地流淌在身体上的每一个角落,她伏在了岳路廷的肩膀,眼里噙着的液体泛着闪烁的光芒。
  出了电视台,岳路廷好不容易才摆脱了记者的穷追不舍,驱车离去。车子没有行驶多远,就路过了一家花店。他心一动,突然下车,走进了花店。
  花店里摆着各式各样的花,他照样要了一束白玫瑰,他喜欢这样纯白的颜色,很容易让他想起许暖暖。付了钱后,他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扬,捧着花正要出店门的一瞬,突然听到背后有人叫他:“路廷。”
  他回过头,一脸愕然,但是很快恢复了笑意,嘴角一扬:“微漾?怎么是你?”
  眼前这个女人一头亚麻色短发,眼眸明亮,皮肤白皙泛着红光,上身穿着件粉色格子衬衫,下身配着一条简单的淡蓝色泛白的牛仔裤,休闲又不失干练。
  向微漾也抿着唇笑:“这么巧遇到你,不介意送我一程吧?”
  岳路廷把花放在了后车箱,向微漾往副驾驶位上一坐,扣好安全带,然后望了望岳路廷,笑着说:“花是送给许暖暖的?”
  岳路廷点点头,望了向微漾一眼,问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一回来就看到你和许暖暖的新闻。”向微漾说。
  岳路廷发动车子,车子平缓地驶向这座城市最繁华的中心。他轻笑一声:“没想到你也关心这些。”
  “你在逼她?”向微漾侧过头,突然愣愣地盯着岳路廷看,坐在身旁的这个男人就是一个妖孽,他的一举一动,足以让人如痴如迷,为之疯狂。
  岳路廷愣了几秒,斜着嘴角,轻笑几声,没错,他是在逼她,逼她承认她和他的关系,这些年外头的人认为他处处莺莺燕燕,其实,他的本意只是想让她嫉妒让她吃醋,而这却好像一点效果也没有,现在趁这个机会,在媒体前公开他们的身份,他也只想靠近她那么一点点,哪怕只是外面的人这样认为。他微微呼了一口气,蹙了蹙眉,不语。向微漾看出了岳路廷有心事,她突然又问:“你有多爱她?”
  他扭过头望了向微漾一眼,迟疑了几秒,才说:“多爱?其实我也不知道。”
  “如果没有遇见她,应该人生会少了很多有意义的事情。”顿了顿,他兀自地自言自语道。
  “那我呢?”
  “什么?”
  “如果没有我,你的人生会不会少了很多有意义的事情?”向微漾追问道。
  岳路廷没有回答。向微漾稍显失望,她望着前方,笑了笑:“如果你先打了我的电话,现在会不会就不一样了呢?”
  岳路廷把车驶入一个小区,然后在一幢公寓前停了下来。他侧过头,望了望向微漾,说:“可惜,我丢了那本《百年孤独》”
  她点点头,似乎命中早有注定,那年,岳路廷偏偏遗失了那本记着她的电话号码的《百年孤独》而错拿了许暖暖的《百年孤独》。
  装潢淡雅的西餐厅里的中央有一小块的舞台,舞台上有个打着领结的男人正拉着小提琴。铺着深蓝色餐布的餐桌上,一对对情侣相对而坐,面前的食物和小提琴的演奏都不足以情侣的样貌更吸引人。
  关翊东的脸色淡然,手里轻握着刀叉,似有些心不在焉地切着盘中的食物,突然他放下刀叉,眉心微微地拧了一下,唤来了服务生。
  宁玥有些不解,以为是这里的食物不对他的口味,谁知道他在服务生的耳边轻轻地说了几句话后,那位年轻的服务生就向大厅里的经理汇报了什么,经理似乎了解了情况,微微地点了点头。
  望着此情此景,宁玥更是有些不解,看了看关翊东,好奇地问道:“怎么了?是牛排不对你口味吗?”
  “没有。”关翊东的脸色依旧是波澜不起。
  请示过经理的服务生又来到了关翊东的身旁,一脸毕恭毕敬地说:“关先生,我请示过了经理,你可以上台演奏了。”
  关翊东微微颔首,端起桌上的餐纸,轻拭双手,薄唇微弯,还是惯常的淡冷。宁玥愣了愣,脸上尽是惊愕,张了张嘴,还来不及开口,他已经站起身,慢慢地朝着舞台的方向走去。
  宁玥静静地望着朝着舞台方向走去的高大男人,他出乎意料地接过舞台上那位小提琴手递过的小提琴。
  小提琴被自然地放在了左肩上,头微微地落在了琴上,右手持着琴弓,动作一气呵成。持弓的右手轻轻一划,悦耳又洪亮的声音好似不是从那样小的乐器中传来。
  他微闭着睫眸,如此陶醉又沉迷的动人脸庞不自觉地吸引了台下所有人的目光。宁玥显得有些怔仲,她对台上的那个男人更加着迷更加好奇,却突然又感到前所未有的害怕。她好像不知道他的过去,不知道他到底喜欢什么,讨厌什么?这个男人到底还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他隐藏了他的所有喜好,他的所有习惯。惯常的清冷淡然好像是她知道的关于他所有的一切。
  他从台上下来,眸光如星璀璨却还是不免地带了些黑夜的暗沉。他微笑:“好多年没动那玩意儿了。”
  “为什么?”宁玥突然没来由地问了一句。
  关翊东抬起眼眸,扫了她一眼,又拾起桌上的刀叉。而她却很迅速地捕捉到他眼神中那点不轻易看出的惆怅。
  “为什么?很多年没有拉小提琴?”她完整地问道。
  他没有吭声,沉默的瞬间,她似乎有些不甘心地又问道:“还有网球。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戒掉这些爱好?”
  到底是什么力量让他改掉了这些的爱好,而这个神秘的男人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他发生天翻地覆改变的事情。
  “从什么时候开始?”关翊东无声地笑了笑,“很久以前了吧,因为工作越来越忙,越来越没有空。”
  这样牵强的借口,让人难以信服。她扯着嘴角,取笑道:“你刚刚的模样足以迷倒一大片的女生。”
  关翊东轻笑一声,随口问道:“那迷到你没有?”
  “当然。”
  他抬起头,看着宁玥一脸认真的神情,双唇动了动,然后举起桌上的红酒,轻啜了一口。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你最近忙吗?”
  “还好吧,公司给了我一个新的艺人。”宁玥轻描淡写道。
  他抬起眼眸,小心地试探道:“那,那个林晓西呢?”
  “公司暂时取消了她近期的一切活动。”宁玥又道。
  关翊东神色有些异常,他欲言又止,他本想从宁玥的口中探出一些关于林晓西的事情,以好证实恐吓信极有可能是林晓西所为,可是他却不能坦坦白白,大大方方地问出这个问题。
  宁玥敏锐地察觉到了他的不同寻常,问道:“翊东,你是有什么想问的吗?”
  他目光一滞,半天才笑了笑:“我只是好奇,最近新闻好像都没有她的消息而已。”
  “你不是一向都不关心这些吗?”宁玥又反问道。
  他望了望宁玥,持着刀叉的手一顿,漫不经心道:“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
  “她得罪人了。”
  “谁?”关翊东来了兴致,紧张地问道。
  宁玥似乎对关翊东紧张的反应有些惊诧,缓缓地解释道:“这人你也认得,岳路廷啊。”
  他抬起头,眼波温丝未动,故作不明白,又问:“为什么?”
  宁玥也抬起头,望了望关翊东,思量了会儿,才开口:“也许因为上次林晓西去找许主播出意外的事情,岳大少气未消……”
  关翊东脸上的神情有些难以捉摸,宁玥又开口道:“我提醒过林晓西别靠近那位岳路廷太近,可是她偏偏不听,岳路廷是谁啊,他就是有那种本事把你捧到云端,又让你跌入深渊的那个人。”
  关翊东还是没有吭声,那么那些匿名信极有可能真的是林晓西寄出去的,上次林晓西可以因为失去了一个角色去电视台找许暖暖,这次又怎么不会因为被封杀这样严重的事情迁怒于许暖暖。
  “我知道你和岳路廷认识,但是林晓西现在前途尽毁,岳路廷也得负上一定的责任……”宁玥见关翊东许久不吭声,越说越小声。
  他无暇顾忌林晓西的前途,他现在只是关心许暖暖的安全,恐吓信也许只是个开始,他生怕林晓西做出对许暖暖更不利的事情。
  越想他越觉得不安,他神情渐变,目光沉了下来。倏尔,他站起身,拿上放在椅子靠背上的西装,急匆匆地要往门外走,边走边向宁玥说:“我突然想起来事务所有些事……”
  宁玥久久地凝望着关翊东的背影,半天才晃过神,举起面前的红酒,一饮而尽,然后兀自地轻笑一声。
  能让他这么紧张的,又怎么会是律师事务所的事情?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