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真相是我爱你

更新时间:2017-09-05 16:55:44 作者:苏一姗 字数:3424

岳路廷靠在沙发上准备小寐一会儿的时候,办公室的门猛地被推开,他瞪大眼睛正欲发作的瞬间,就见杨远浩自顾自地坐在了他的身旁。

  他微叹了口气,略带不满道:“Joanna呢?”

  “你别怪Joanna了,是我让她别通报你的。”

  他微微蹙眉,上下打量了杨远浩几眼,不悦地质问道:“到底是你给她发工资,还是我给她发工资?她什么时候那么听你的话了?”

  杨远浩耸耸肩,不以为然道:“难道是因为我比你帅?”

  岳路廷斜睨了杨远浩一眼,说:“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杨远浩眼睛发光,一脸神神秘秘道:“你不是让我这几天多找些人保护许暖暖吗?”、

  “对啊,怎么了?”

  “所以我就让他们拍下许暖暖的日常行踪。”

  岳路廷一脸不解,从烟盒里抽出一只烟,望了杨远浩几眼道:“我又不是请私人侦探,拍什么照片啊?”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发现了一件事。”

  杨远浩的表情更显诡秘,岳路廷放下手中的烟,认真地问道:“什么事?”

  杨远浩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个纸袋递给了岳路廷,他迟疑了一会儿,才接过纸袋,里面是一叠照片,他一张一张地往后翻,直到翻到其中一张,他停住了,狭长的目光里显露着不可置信的惊诧。

  那幢小洋房他见过,是许暖暖以前的家,而站在院子里的两人,他更是熟悉的不得了。

  “原来她和他早就认识?”杨远浩疑惑地问道。

  岳路廷燃了一支烟,轻轻地抽了一口,眉心皱了皱,又恢复了往常的神情。

  杨远浩见岳路廷迟迟不吭声,试探地问道:“他该不会就是暖暖的初恋情人吧?”

  ﹡﹡﹡﹡﹡﹡

  送走了杨远浩,岳路廷站在了落地窗边,往远处望去,一幢大厦挨着一幢大厦,早已不能看到远处的山峦,他显得有些惆怅,燃了一只烟,食指和中指夹着这只烟,保持了很久,才晃过神,一口也未吸,就把烟给掐灭了。认识了许暖暖那年,她还是个活泼开朗的女孩,但是好景不长,当年就发生了大事,她的父亲被厂里的人揭发贪污后,她就变得沉默寡言,隐隐藏藏。

  而他利用了他父亲的关系,为许暖暖的父亲请了本市最好的律师,官司打了大半年时间,她父亲还是被判入狱,但是已经得到最好的结果。

  他从许暖暖的身边知道了她一些过往,知道她有一个长期交往的男友,所以他把对她的爱情隐藏了大半年,可是还是被她发现了端倪。

  那天,他送她回学校,站在她的宿舍门口,他朝着她挥了挥手后,按了下遥控器,准备开车离去,她突然叫住了他。

  他回过头,嘴角挂着清浅的笑意,问道:“怎么了?暖暖?”

  而她突然冲到他的怀中,两只手环着他的腰,头依靠在他的肩上,她的声音很轻很轻,但是他还是听得很清楚,她说:“我们在一起吧。”

  他微笑,明知故问地问:“你说什么?”

  她咬着唇,仰起头望着他,说:“我说,我们在一起吧。”

  他依旧记得那是个月圆的日子,他仰起头,看了看天上挂着的月亮,圆圆的,镶着淡淡黄色的光晕,淡黄淡黄的月光缓缓地撒在了她的肩上,她的侧脸在月光的笼罩下线条变得更加柔和更加动人。他似乎应该开心,他的心愿终于如愿以偿。但是却怎么也无法开心起来,他揉着她的肩膀,直直地盯着她的眼睛看,似乎想从她的眼眸里寻找到自己的身影,但是她那双又大又漆黑的眼眸里并没有他的身影。

  她没有说我爱你,她说的是我们在一起吧。而这句话却不是他最想要的。

  他知道她在骗他,也在骗自己。但是连他都骗不过,她又怎么骗得了自己?

  而按照杨远浩的说法,她本来就认识关翊东,关翊东也极有可能是她的前男友。那么那天,他们是假装不认识,而他只是蒙在鼓里的傻瓜。

  ﹡﹡﹡﹡﹡﹡

  许暖暖正专注地看着网页,右手自然地放在了鼠标上,食指轻滑着滚轮,而网页上的报道是关于岳路廷绯闻女友的报道,作者似乎煞费苦心,总结了满满几页,还附有那些绯闻女友的照片。许暖暖看的聚精会神,却被门外一个声音吓了一跳。

  “暖姐姐……”

  初初兴冲冲地跑到办公室,呼了几口大气,有些上气接不上下气,办公室还有别的主播在。许暖暖迅速关上网页,瞪了初初一眼,不解地问道:“怎么了?大呼小叫?”

  初初走到跟前,用唇语道:“岳—大—少—来—了。”

  岳路廷来了?许暖暖狐疑地皱了皱眉,就在她不解现在的情况的瞬间,一个高大的身影就出现在门外。一双眼眸含着桃花般的魅惑之情,嘴角微扬,唇边的笑意不深也不浅,却韵味不同寻常。

  而让许暖暖目瞪口呆的是,岳路廷居然亲自捧着一大束白色玫瑰花朝着他走来。岳路廷今天是吃错药了,还是哪根筋错了,居然明目张胆地出现在她的办公室,先前还是绯闻传传,现在看来他是想正式公开他们之间的关系。

  她紧张地扭动僵凝的脖颈看了看周围的同事,他们都一脸愕然。耳边传来了小小的唏嘘声和低声的议论。

  “暖暖,可以下班了吗?”岳路廷递过花,一脸自然道。

  许暖暖还有点没晃过神,只是一个劲地点点头,说:“可以,可以。”

  随即就拉着岳路廷往楼下去,直到到了停车场,上了岳路廷的车上。

  许暖暖才微微地呼了一口气,车子启动,往宽阔的马路上驶去。他把持着方向盘,认真地看着前面的路况,间隙间,他侧过头,望了望许暖暖,不咸也不淡地问道:“你很害怕?”

  “我干嘛要害怕啊?”许暖暖瞪圆了眼睛,狡辩道。

  他半眯眼眸,轻笑一声:“那你干嘛那么紧张?”

  岳路廷这话一问,她才有些语塞,她到底在紧张什么,岳路廷本来就是她的男友,她到底在害怕什么。

  “我没有啊,只不过今天不是情人节,又不是我的生日,你送什么花啊?”许暖暖故作镇定地反问道。

  岳路廷似笑非笑:“今天是个节日啊。”

  “什么节日啊?”

  岳路廷扭过头,淡勾着唇弧,盯着许暖暖看了几秒,才说:“今天是我爸生日啊。”

  “这跟送花什么关系?”许暖暖更是不解。

  他望着前方,轻描淡写道:“你是我的女朋友,给你送花一定要个理由吗?”

  “我只是觉得……”

  “觉得什么?”岳路廷饶有兴味地反问道。

  她望了岳路廷一眼,嘴唇微动没有吭声。岳路廷目视前方,斜着嘴角,突然轻笑一声:“你那么怕被人知道你是我的女朋友?”

  “我只是怕有第二个林晓西找上门而已。”她不留情面地揶揄道。

  “是吗?”岳路廷轻哼一声,回望了她一眼。

  “你没看八卦新闻吗?有人都为你总结了历届的绯闻女友。”许暖暖忿忿不平道。

  “你吃醋了?”他侧过头,弯着唇笑。

  许暖暖耸耸肩,无奈道:“那我喝了你这么大缸子的醋,还会活到今天吗?”

  他目视前方,轻描淡写道:“那是因为你知道报道都是假的。”

  “那真相是什么?”

  岳路廷扭过头,他突然靠近她的耳边,低声说:“真相是:我只爱一个人。”

  她突然感觉耳边一阵潮湿,她盯着岳路廷看了一会儿,他的样子还是一副戏谑却又显得异常认真。他继续说:“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今天你一定得去我家吃饭,给我爸过生日。”

  “可是,我还没给伯父买礼物,现在去买,来不来得及啊?”许暖暖顿时有些着急,空着手去见长辈已经很不好意思了,而且这位还是岳路廷的父亲。

  岳路廷轻抬左手手臂,看了看手表,说:“别买了,你就是最好的礼物。”

  ﹡﹡﹡﹡﹡﹡

  岳路廷带着许暖暖进门的时候,母亲林眉苏已经准备了好一桌子的菜,一见到二人,高兴地合不拢嘴,说:“浑小子,你爹生日的时候就记得把暖暖带回来,我生日的时候,你怎么就不记得了?”

  这话说的让许暖暖有些不好意思,脸上憋得通红,羞愧地叫道:“阿姨……”

  “妈,那时暖暖在外地做采访,不是跟你解释过了。”岳路廷解围道。

  “来,来,快坐快坐。暖暖。”林眉苏爽朗地笑了笑。

  两人刚进门,岳路廷见未见到父亲岳遥途,便向林眉苏问道:“妈,爸呢?”

  “你爸,在酒窖呢,他高血压不能喝酒,他就说还不许我去看看我那些宝贝啊,这么大岁数了,还是恋着好酒。”

  林眉苏话音刚落,身后就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咳咳声音,抱怨道:“见我不在,就在儿子面前说我坏话。”

  “谁讲你坏话啊?我才不屑讲你坏话。”林眉苏辩驳道。

  两个五十多岁的夫妻辩来辩去,好像调皮嘴硬的小孩子,却不乏温馨。许暖暖看着两个长辈,嘴角不自觉上扬。身旁的岳路廷突然抓住了她的手,温热的手掌紧紧地裹住了她的手。她顿时一惊,抬起头,望了望他。只见他嘴角漾着一抹浅浅的笑意,低声说:“你说,我们以后会不会像我爸妈?”

  “去你的。”许暖暖缩起手,顺便用手肘撞了撞岳路廷的肚子。

  这个小动作被林眉苏尽收眼底,她冲着岳遥途笑了笑,岳遥途也一脸笑意,道:“路廷,快让暖暖坐下,吃饭,吃饭。”

  四个人往饭桌坐下,林眉苏对许暖暖嘘寒问暖了半天,最后终于进入了正题,她转向儿子岳路廷问道:“我说路廷啊,你到底是想什么时候才把暖暖娶回家啊?”

  许暖暖持着筷子的右手顿时在空中一顿,转过脸,望了望岳路廷,他的一双俊美的眼眸里含着浅浅的笑意,而许暖暖却有些看不清这笑意的含义,便夹了一块鱼肉放在碗里,低着头,显得稍许忐忑。

  “只要暖暖愿意,我现在就可以娶了她。”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