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风流的后果

更新时间:2017-09-05 09:40:01 作者:苏一姗 字数:4297

许暖暖在一幢有些古旧的小洋房前下了车,她朝前迈进了几步,然后站在铁门外,院里面似乎闲置了很久,但是墙上的爬山虎爬的正盛。
  她突然把随身的包翻开,头埋在包里,不断地在找些什么,直到好像不能够发现什么似的,她才寻到手机,急急忙忙地拨出一个电话,等到电话通以后,她就等不及地喊道:“许隐隐,我的钥匙,钥匙呢?”
  “什么钥匙?”听筒对面的许隐隐不解道。
  许暖暖站在街头,不顾形象地喊道:“废话,黑林路,黑林路那套房子。”
  “许暖暖,你明知道钥匙在我这儿,你到底想干什么?”
  许暖暖这才不吭声,她早在五年前就把这幢房子转到姐姐许隐隐的名下,而现在她回来又是为了什么。
  “你知道这里要拆迁了吗?”许暖暖小心地问道。
  “废话,许暖暖,我是户主,当然知道。”许隐隐回道。
  她站在原地,显得有些发愣,半天才说:“姐,我想回去看看。”
  听筒的对面似乎静默一阵,才有声音说:“你见到关翊东了?”
  静默了一阵,许暖暖微微启唇,正欲开口解释的一瞬,许隐隐长叹了一口气:“如若不是因为他,你又怎么会关心这幢屋子?”
  ﹡﹡﹡﹡﹡﹡
  关翊东一路都很沉默,宁玥见他如此沉默,就没有继续追问他迟到的理由,直到到了关家,许卓然已经做了一桌的菜,她礼貌地递过手中的礼品,带着歉意说:“伯母,不好意思,路上有些堵,所以迟到了。”
  “没事,没事。我也刚做好菜。”
  关翊东脱下拖鞋,语气平平地说:“不关宁玥的事情,是我在路上出了点小意外。”
  刚踏进门几步,关翊东就瞥见了坐在沙发上的中年男人,脸色顿时沉了下来,铁青的吓人,站在一旁的宁玥见他迟迟不进门,而脸色难看的像外头厚重的天空。
  她探进头,发现沙发上坐着一个中年男人,那个中年男人见到他们,放下手中的报纸,站起了身,那个中年男人大约五十来岁,身材很高,人看起来很精神,鬓角有些发白,眉眼之间流露的神情和关翊东很相似。
  她朝着那个男人点点头,礼貌地笑了笑:“这位是伯父吧。”
  “是玥玥吧。”那个中年男人也笑了笑。
  关翊东直直地站在玄关,一步也不向前跨,一步也不退后,直到许卓然吭声:“翊东,快让玥玥坐下一块儿吃饭。”
  宁玥觉得饭桌上的气氛显得很微妙,关翊东一声不吭,自顾自地吃着饭桌上的菜,许卓然打破了本有的平静,一脸热情地对着宁玥笑了笑,说:“玥玥,第一次来家里,千万不要拘束,翊东他就是这样的脾气,你要习惯才好。”
  宁玥扬着薄唇笑了笑:“不会不会,我已经习惯了他的脾气。”
  许卓然见宁玥一脸洋溢着甜蜜的样子,便欣慰地笑了笑,又问:“翊东,都还没和我们说过玥玥的工作。”
  “她在娱乐圈工作。”关翊东低着头,淡淡地说。
  “娱乐圈?”
  “对,我是个经纪人。”宁玥解释道。
  许卓然微微讶异,笑道:“经纪人,这么年轻漂亮的经纪人啊。”
  “伯母夸奖了。”宁玥脸一红,笑了笑。
  就在那一刹那,宁玥的手机响起,她一脸歉意地站起身,找了一个角落,低声对着电话说了几句话,还没说上几句,宁玥的脸色微变,收了线,她偷偷地凑在关翊东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然后沮丧冲着关母和关父道:“伯父,伯母真的不好意思,我有些重要的事情要处理,看来没办法陪你们吃饭了。”
  关翊东的父亲关梓雄望了望许卓然,然后笑了笑,说:“没关系,宁小姐,下次再来玩吧,先去忙正事吧。”
  “我去送送她。”
  话音一落,关翊东就捞起矮几上的钥匙,跟着宁玥出了门。这餐饭本来就吃的不舒服,宁玥有事,对于他来说未尝不是件好事。
  关翊东开着车在主干道上一路疾驶,宁玥侧过头瞄了瞄这个喜怒不露山水的男人,试探地轻声问道:“你和伯父有问题?”
  “没有问题。”回答的干脆不留多余的痕迹。
  “可是……”
  “宁玥,你有没有想过换一个行业?”
  宁玥愕然地回转过头,目不转睛地盯着身旁这个男人,脸部侧面线条坚毅,那双冷淡清远的目光直直地注视着前方的路况,嘴唇轻微闭着,看不清此时他到底是怀着怎样的心情问这些话。
  “为什么?”宁玥回过头,问道。
  关翊东侧过头,清冷的眸光从她脸上扫过,淡淡地说:“我只是觉得你很辛苦而已。
  ”
  这样的一句短短的话是不是带着温暖的关心,宁玥迟疑了,至从她认识他的第一天开始,他永远像一团寒冷坚硬的冰块,怎么用尽力气像温暖它,却丝毫没有一丝效果。
  她很想知道身旁这个男人一切的过往,那些她不曾参与的过往,却发现这个男人早已用尽一切把自己的过往包裹的严严实实,密不透风。
  “那个林晓西不好伺候吧?”关翊东淡淡地问道。
  林晓西的确是个很难伺候的角色。从出道以来,和城中的几位富少相继传出绯闻,传的最凶的要属万联集团的总裁岳路廷。岳路廷却不是一个等闲的角色。能够陷入风尘,又可以迅速地抽身脱离干系,跟他传出绯闻的女明星,有可能一下子被捧上这个圈子的高峰,下一秒极有可能跌的万劫不复。
  “是新人所以有点不懂事。”
  宁玥多次提醒林晓西离岳路廷远一点,可她偏偏不愿意听。如今传下来的大祸,虽然危机公关已经迅速采取措施,但是她还不知道该如何为她收拾残局。
  ﹡﹡﹡﹡﹡﹡
  三个小时的那一幕,让许暖暖仍然心有余悸,她从随身携带的提包里掏出一面化妆镜,仔细地打量着唇角的那丝丝遗留的伤痕,膝盖的伤才刚刚包扎完,现在还有热辣辣的疼痛的感觉。
  “医院现在外面都是记者,暖姐姐,你说怎么办才好?”初初皱了皱眉头,撅着嘴,显得有些泄气地说。
  许暖暖显得也颇为无奈,她微微叹了口气,说:“新闻现在是怎么说的?”
  初初显得异常忿忿不平,她不顾形象地囔囔道:“你说那个林晓西是不是有病啊?真是莫名其妙,暖姐姐……”
  真正觉得莫名其妙地应该是许暖暖,就在三个小时前,她刚从演播厅下来,初初就凑过头,低声地说:“暖姐姐,休息室有人等你。”
  她有些纳闷,眨了眨眼,疑惑道:“谁?”
  “现在最火的嫩模林晓西。”初初环顾了下四周,一脸神秘地说。
  林晓西?她跟这样的模特应该没什么交集。想来想去,才想起前几天在岳路廷家见过她一次。岳路廷风花雪月的事情她一向这边耳朵进,另一边耳朵出。而这回岳路廷的绯闻对象找上她这位正牌女友,倒是第一回。
  林晓西,她本来就个子高,脚上又踏了大约有十厘米高的高跟鞋,就更显得高挑。他身上穿着一套条纹的连身裙,诱人又修长的腿上包裹着着半透明的丝袜,若隐若现,使人遐想无边。而身上的黑色皮草外套明显是当今最热的设计师CICI的作品,细节处理流畅,放在林晓西的身上,恰恰好地凸显了她的明星气质。
  她的脸上带着硕大的深色Dior墨镜,让人看不清脸上的表情。许暖暖打量了林晓西几眼,才客气地问道:“不知道林小姐找我什么事?”
  林晓西往沙发上一坐,许暖暖迟疑了一会儿才坐下,她下面还有个代班的节目,只有半个小时休息的时间,她抬起手表看了看时间,才往沙发上坐下。
  “我知道许主播很忙,本来也不想打扰你的,可是岳路廷做的太过分了,他利用完我后,就想把我甩开。”林晓西一字一顿道。
  “他利用你?”许暖暖缓缓地抬起眼眸,微微讶异。
  “是,像岳路廷这种条件,有多少女人自愿地贴上去,我也不意外,想借助他的声望和关系让自己的事业得到更大的发展,出乎意料地是,他也愿意跟我传绯闻,但是他有个要求,就是他喊停就得停,我就不能再去招惹他,条件是张导的电影的女主角是我。”
  许暖暖揉了揉眉心,她心里其实异常明白岳路廷这样做的原因。和岳路廷交往后,她从未过问过他的私生活,即使外面声势浩大地传着他和某某女艺人的绯闻,她也全然当做不知,上次在岳路廷的家中撞到了他和林晓西的那一幕,她也未动怒。也许真的是因为这些年,她若即若离的行为,激怒了他,才会让他做出了这么幼稚的行为。
  沉默良久,她才吭声:“可是,我还是不懂你来找我的原因?”
  “上次在岳路廷的家里,我跟他真的没有发生什么,所以请你不要迁怒于我,让岳路廷把那部电影的女主角还给我。”
  “迁怒你?”“难道不是你让岳路廷这样做的吗?”
  许暖暖正要解释的瞬间,初初紧张兮兮地推门而入,大汗淋漓地说:“暖姐姐,导播急着找你。”
  她回望了林晓西一眼,然后对着初初说:“你先去跟导播说,我马上到。”
  门又被合上,许暖暖淡勾唇弧,缓缓道:“林小姐,我想你误会了,这件事真的和我没关系。岳路廷答应你的条件,你应该去找他才对。”
  “就是他不管了,让我去找张导。”林晓西面露愠色,提高声调道。
  “对不起,我真的没办法帮你。”
  话音落下,许暖暖站起身,背过身,刚准备踏出脚步,就被身后的林晓西狠狠地拽住了手臂,林晓西又道:“不能走。”
  她实在是不想和林晓西有过多的交集,想抽出手臂,却被林晓西紧紧地拽着,她瞪着眼睛,脸涨得通红,好像许暖暖不答应她,她就绝对不罢休。
  “许主播,你知不知道这部电影对我来说很重要。”林晓西又道。
  她显得很无奈,心里恨死岳路廷,缠上谁不好非得缠上这个林晓西,她收敛了下心中的不悦,仍然客气道:“林小姐,不是只有你的事情重要。”
  她狠狠地甩开了林晓西的手,却忽然重心不稳,一个趔趄,摔倒在地,毫无准备的她,头一低,嘴唇狠狠地撞到了矮几的一个角,而左脚的膝盖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那一下,她显得头晕目眩,林晓西也开始害怕,要过来扶她:“许主播,你没事吧?”
  林晓西扶着她站起身,她脚跟一滑,又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
  就在这一瞬间,门突然被打开,刺眼的闪光灯一闪,门外多了一个持着照相机的男人。
  许暖暖一脸目瞪口呆,慌乱中用手挡着了脸,林晓西也睁大眼睛一脸讶异,因为现在的情景是许暖暖坐在地板上,而林晓西抓着她的肩膀。
  这样的场景绝对可以做一番新闻。
  还好有初初的帮忙,才能驾着车一路疾驶地来到医院。
  到底是谁得到了消息,知道她和林晓西见了面。而这位不是他们台的神秘记者又是怎么进来的。
  她无暇顾忌现在外面的新闻到底已经怎么报道,只想待会儿要怎么走出医院。
  “许暖暖。”
  不远处,走来两个高大男人,前方的那个男人正是岳路廷,而身后跟着的男人是他的好哥们儿杨远浩。杨远浩比岳路廷小三岁,长得比岳路廷高一点,差不多有一百九十厘米高,皮肤黝黑,从远处看好像一个黑色的高大物体在移动,但胜在他五官长得异常立体,身材又健硕的让人流口水,所以,总有那么一些女孩前赴后继地要投入他的怀抱。
  岳路廷微蹙着眉,一弯俊眼里显露出满满的慌张,他往许暖暖的身旁一坐,轻轻地抚摸着许暖暖受伤的薄唇。
  “疼吗?”岳路廷轻轻地问道。
  “疼。疼死了。”
  谁知道岳路廷打量了她几眼,皱了皱眉,一脸认真,却吐出这样一句话:“许暖暖,其实你这幅模样也很动人。”
  “岳路廷!你到底有没有同情心啊?”许暖暖气的叫出声。
  许暖暖狠狠地瞪了岳路廷一眼,谁知道岳路廷突然捏住了她的下巴,不顾身旁的两个人,一张唇火热的印了上来,轻轻舔着她薄嫩唇瓣,不急又不慢,像一袭而过带着花香的风一般。
  半晌,他才抽离,唇边逸出一丝笑:“现在有没有好一点?”
  许暖暖瞪着那双偌大的眼眸,嘴唇动了动,仿佛惊吓过度,表情有些凝滞。
  “应该不疼了吧。”岳路廷勾着唇,嘴角挂着一抹笑,自信满满地说。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