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捧场作戏

更新时间:2017-09-05 09:38:27 作者:苏一姗 字数:3401

她喘了几口气,才用力地推开了岳路廷,然后站起身,斜睨了岳路廷一眼道:“我要走了。”
  岳路廷坐直身子,微微抬了抬眼皮,然后泄气地摊了摊手,故作一副撒娇的模样,道:“宝贝,你这样真的很讨厌。”
  许暖暖耸耸肩,捞起沙发上的提包,然后冲着他笑了笑道:“我拜托你,下次好好教教球球,每次上班我都得找高跟鞋找翻天。”
  “你忘了吗?球球也是位年轻的女性,她同你一样,对高跟鞋的热爱超出我这个年轻的男性。”岳路廷微微扬着眉,嘴角弯起,溢出邪魅的笑意。
  “是吗?”许暖暖站在门外,皱了皱眉,然后忽然想到什么,说,“那拜托你下次给球球买几双适合它的高跟鞋。”
  随着一声关门声响起,他拿起矮几上的可乐,嘴角忽然轻漾着一抹笑意,然后拉开可乐的拉环。
  ﹡﹡﹡﹡﹡﹡
  第十六法庭内,里里外外已经座无虚席,旁听的人坐满了整个法庭,各大的媒体记者也很早到达现场。被告的辩护律师席上坐着的男人,眸光沉静,脸色淡然,嘴角微扬,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
  随着法槌的一声响,台上的喧哗声顿时安静了下来。法庭上传来审判长庄严的宣告声:“证据之间存在诸多矛盾……依法应驳回抗诉,维持原判……”
  “本庭宣告被告XXX,故意伤害罪,不成立,当庭释放……”
  出了法院,雨难得停了,虽然天空还未放晴,但是难得的好天气让关翊东深深地呼了口气,倏然,就被一个中年妇女紧紧地握住了双手,她眼中含着星星泪光,道:“关律师,真的谢谢你。我的儿子能够无罪释放都是靠你。”
  关翊东的目光依旧平静如水,弯了弯嘴,语气平淡地说:“不客气。”
  “关律师,你先别走,一起吃个饭吧,我们要好好感谢你。”
  “不用客气。”
  他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抽出双手,用眼神示意了示意身旁的师爷戴子杨,戴子杨立即过来代替关翊东,来招呼那位激动异常中年妇女。
  他提着公文包没走几步,就看到不远处的一辆异常显眼的红色轿车,一个烫着卷发的年轻女人探出了头,朝着关翊东挥了挥手,接着车门被打开,一只套着五公分高金色高跟鞋的小脚首先落地,她的身上穿着一身黑色包臀的连衣裙,简单又不失时尚。
  她站在原地,摘下脸上偌大的太阳镜,嘴角泛着浅浅的笑意,直直地盯着关翊东看。
  关翊东淡勾唇弧,眸光沉静地打开车门,坐上了车。
  “宁玥,你怎么来了?”关翊东疑惑道。
  “为了恭喜常胜将军又打赢了官司。所以我亲自来接你啊。”宁玥侧过头,冲着关翊东笑了笑。
  “谢谢。”关翊东目视前方,侧过头,淡淡地望了一眼宁玥道。
  ﹡﹡﹡﹡﹡﹡
  关翊东坐在沙发上,久久地凝望着电视里的那个女人,五年前她还是只刚入行的雏鸟,说话笨拙,害怕镜头,五年后,她面对着形形色色的嘉宾,都能够谈笑风生。
  那双眼眸还是如五年前一样,大的奇特,黑漆漆的好像一颗巨大的黑珍珠般即使在一片黑幕中依然会被那天然的光泽吸引。
  他闭起眼眸,微微有些倦意,那样的感觉似睡非睡。
  “二哥,你有什么理想?”许暖暖眨巴眨巴透亮的双眼。
  他右手支撑着下巴,饶有兴趣地问道:“理想?那你有什么理想?”
  “我想当女主播,,我觉得她们特别美。”许暖暖陶醉地说。
  他勾着笑看着许暖暖,她突然握住他的手道:“我知道有个地方,可以练习播音。”
  “什么地方?”
  “我们的秘密屋啊。”
  “秘密屋?”
  关翊东猛地从睡梦中醒来,发现身上披着件薄薄的外套,抬起头的一瞬,迎上了宁玥的笑意。他顿时直起身子。
  “我睡了很久?”他揉了揉眉心,道。
  “没有很久,是晓西那边有点事,要我赶回去处理,所以过来和你说一声。”
  眼前这个男人,私底下好像死气沉沉的冰山一般不苟言笑,而一上法庭立马成为了另一个人,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步步紧逼,丝毫也不松懈。
  “周末一起和我回家吃饭吧。”关翊东突然说。
  宁玥抿走到关翊东的身后,两只手搭在了关翊东的肩上,说:“真的要带我见你妈?”
  “那还有假吗?”他握着宁玥的手,轻轻道。
  宁玥一脸笑意地点点头:“好,你继续休息吧,那我先走了。”
  合上门的瞬间,宁玥还是忍不住地透过那小小的缝隙往里屋看那个冷冰冰的男人,他继续合上眼眸,眉心不自觉地微微蹙着,如此清淡的表情如平静的漆黑夜幕,深邃而安静。
  这样神秘的男人,美妙万分却缺乏生生动动的灵动。
  ﹡﹡﹡﹡﹡﹡
  待到下午录影的时候,许暖暖又差点迟到,早上刚刚有点放晴,下午又飘起了零星的小雨,堵车了大约半个小时,她才到了电视台。
  到了电视台,她就发现办公桌摆着一大束玫瑰花。环顾四周了半天,发现同事的神情都有些不对,她皱了皱眉头,对这突如其然的玫瑰花有些不明所以。初初倒是一副看热闹的表情凑到许暖暖身旁,打趣道:“暖姐姐,你可真坏。”
  许暖暖瞪大本就大的吓人的眼眸,一脸不解地眨着眼睛,问:“别打哑谜,什么意思?”
  “你还说呢,你明明就认识岳大少,还……”初初掩着嘴,神秘兮兮地低声说。
  原来这束花是岳路廷送的。她一脸无语地叹了口气,不知道这位岳大少又在搞什么,这样高调地把花送到电视台到底有什么目的。
  “暖姐姐,怪不得我提到岳大少的时候,你一脸不以为然,原来你和他……”初初又轻声说。
  “我和他……”许暖暖顿时觉得百口莫辩,自顾自地哈哈大笑了几声。
  “好,打住打住,”初初还是一脸小女生天真无邪的模样,她举起手,信誓旦旦地说:“暖姐姐的事,我以我这张标志的脸蛋保证绝对不外传。”
  标志的脸蛋,许暖暖轻哼了一声:“还真不要脸。”
  初初冲着许暖暖做了个鬼脸,样子像掌握了秘密情报似的,一副得意洋洋地离开。
  见初初远走,她立刻找了个角落给岳路廷打了个电话,岳路廷很快就接起了电话,一副异常镇定的语调道:“收到我的花了?”
  “一定要和我闹个绯闻,你才甘心吗?”
  “你不是说了,每篇关于我的报道里,女主角都不是你吗?”
  “所以,你如愿以偿了?”许暖暖知道岳路廷就是这个心气,每天没弄出点热闹的事情,他还真的不甘心。
  他缓缓地又道:“应该是,你如愿以偿了。”
  许暖暖显得有些无语,呼了口气才道:“那你还来当我节目的嘉宾吗?”
  “当,为什么不当?”
  许暖暖还没来得及吭声,岳路廷又道:“要不,你和我一块儿去那种夫妻档当嘉宾,我们这么般配,别人得羡慕死我们俩。”
  “路廷……”
  听筒的另一面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许暖暖不再吭声,岳路廷迅速地解释道:“是我的秘书。”
  “这回是Anna还是Susan啊?”
  “这位是新来的秘书Joanna。”
  “Joanna?”
  “对,是Joanna.”
  “这位Joanna,声音可真好听啊。”许暖暖在听筒的对面调侃道。
  “是吗?可是她长得没有你一毛漂亮,你放心吧,我会为你守身如玉的。”
  许暖暖好笑道。“守身如玉?”
  “你不相信?那晚上我证明给你看。”岳路廷又道。
  “别,我吃不消,你还是先招待你的Joanna吧。”
  岳路廷收了线,许暖暖收起手机,独自轻笑一声。岳路廷,你还是狗改不了吃屎。
  ﹡﹡﹡﹡﹡﹡
  林晓西穿着一袭onepiece低胸黑色长裙,紧紧地把身体包裹地自然又恰如其分,她贴着岳路廷,柔柔地说:“路廷,你不是让张导给我安排一个角色了吗?”
  岳路廷理了理纤尘不染的衣袖,皱了皱眉头,说:“对,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林晓西往沙发一坐,想往岳路廷的腿上坐下的一瞬,他站起了身,脸上闪过一丝嫌弃的神情。
  林晓西自知没趣,才道:“可是,张导把这个角色给了别人。”
  “是吗?”岳路廷唇角一勾,兴致缺缺地反问道。
  林晓西有些捉摸不透岳路廷这个反问的意思,愣愣地等着接下来的话,他耸耸肩,不以为然道:“这件事你不是应该去问张导吗?问我不是显得很奇怪吗?林小姐。”
  “可是……”
  “林小姐这么会演戏,应该比我更懂什么叫捧场做戏”他挨近林晓西的脸,面露狠意,一字一顿道。
  “岳……”
  他往转椅上一坐,修长的手指握着办公桌上的钢笔转了几圈,漫不经心地说:“林小姐,该不会是入戏太深了吧?”
  手中的钢笔重重地落在了办公桌上,他抬起眼眸望了望林晓西,摊着双手道:“没关系,现在出戏还来得及。”
  林晓西憋红着的脸,眼睛瞪得老圆,气的半晌出不了声,最后站起身,咬着牙,瞪着岳路廷:“你……你,岳大少,利用完了我,就算了吗?”
  “利用?这个词可真严重,请问林小姐,我什么时候利用了你?”他抽出一支烟,神情泰然地瞪着林晓西看。
  “是因为许暖暖吗?”林晓西不依不饶地问道。
  他的手指间还夹着那支烟,没有点燃,微微抬起眼眸,语气森冷道:“许暖暖这三个字也是你能叫的吗?”
  “你……”
  林晓西顿时哑口无言,气的重重地跺了跺脚,然后蹬着高跟鞋气势汹汹地走出了总裁的办公室。
  门‘啪’的一声重重地合上。岳路廷斜着嘴角,弯着嘴唇无声地笑了笑,然后拨了个分机号,语气淡然地说:“以后谁让林晓西出现在我的办公室,谁就别想再踏进这幢大厦。”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