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4章 分道扬镳

更新时间:2017-09-19 21:54:39 作者:擅长炒鸭蛋 字数:2311

周青云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心中最后一丝和平解决当前事态的幻想破灭了。

  “妖女大胆!速布剑阵!”

  那名玉衡峰金丹长老这个时候不得不挺身而出,一声大喝之后身形一闪,径直扑向了依然站在原地没有动作的东方灵。

  他背后的法剑已然出鞘,十余米长的剑芒横扫而下,如果不是顾忌这里是仙府残骸,只怕这一剑的威力会更大。

  周青云瞪大了双眼,对方一剑斩下根本没有要顾忌他的意思。想来在那名金丹长老的眼中,一名行迹可疑的外门弟子,顺手杀了就杀了,根本不会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东方灵身形不动,抬头看向扑来的玉衡峰金丹长老,那目光之中异光闪烁,手中的白色圆珠光芒大放,又是两道白光闪逝而出,直向对方迎去。

  玉衡峰金丹长老双眼与东方灵的目光甫一接触,便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吸引力从对方的眼中发出,仿佛那双目之中有着关于剑道的无上妙法,手中法剑横扫的气势不由得微微一滞。

  然而剑修之人杀伐之心极重,这等一心练剑的金丹期剑修更是有着类似剑意护身的手段。仅仅是沉迷的刹那,手中法剑发出一声轻颤,便将东方灵的惑敌之术破去。

  不过对方刹那间的失神已经足够东方灵做许多事了。

  两道白光在空中一阵变形,化为两把光剑“嗖”的一声钻入了玉衡峰金丹长老的长剑剑芒之中。

  与此同时,东方灵释放出来的气势终于突破到了金丹期,身上的衣衫和长发无风自动,手中白球发出的光芒汇聚成了一把冲天利剑,随时都有可能爆发出无上威能。

  那名玉衡峰金丹长老顿时脸色一变,暗叫不好,体内真元急催,想要将法剑加速斩下。

  然而剑芒之中突然发出两声爆响,那两道钻入的光剑居然直接爆开,将那近十米的剑芒直接炸得支离破碎,使得这名金丹长老的全力横扫只有一把法剑遥空比划了一下,所有的攻击都落在了空处,看上去颇有些滑稽。

  可是现场之人没有谁能够笑得出来。一名金丹期剑修发出的剑芒有着开山裂石之威,居然被对方如此轻易的就化解掉了,眼前的这名绝美女子所拥有的实力高得实在吓人。

  眼看本方金丹长老出手徒劳无功,四周布下剑阵的玉衡峰弟子反应并不慢,马上收缩剑阵,向着东方灵和周青云所在的位置逼进。

  “你自己保重!”东方灵神色复杂的看了身边的周青云一眼,然后樱口微动传出一道音讯,接着回头扫视四周迫来的天星派剑修。

  此时她的一双妙目之中笼罩着一层寒霜,每一个被她目光扫过的天星派修士都会感觉到一股嗜血暴戾的杀意直冲脑际,修为稍低的炼气期弟子甚至忍受不住这种杀意的冲击,直接瘫软在地上。

  已经再次上前的玉衡峰金丹长老眼中闪过一丝狠厉,手中法剑一抛,捏动剑诀便要御剑直击东方灵。

  东方灵突然发出一声娇喝,整个人融入到白色圆珠发出的光芒之中,接着冲天而起,向着帐篷顶部疾射而去。

  白色圆珠散发出的光芒之中,蕴含着极为凌厉的剑气,再有实力达到金丹期的东方灵居中控制,恍若一道离弦的利箭,直接破开了各种防御法阵的光幕,将巨大的帐篷划开一条口子,向着远空遁去。

  玉衡峰金丹长老凌空御剑,剑光一转,直向东方灵的身后追去。他本人也祭出飞行法器,径直冲出了帐篷上方的口子。

  眼看着本脉长老已经前去追杀东方灵,那些玉衡峰的剑修弟子一个个也不敢怠慢,纷纷御器飞行,跟在金丹长老的身后飞了出去。

  留在场中的六派修士,一部分跟着追了出去,另外一部分却把注意力放到了依然还站在传送阵当中的周青云身上。

  没有追出去的这些人大多都是六派研究仙府残骸的研究人员,但是其中也有一部分是修为不达筑基期的内门执法弟子,唯一不属于这两类人的一个,则算得上是周青云的老熟人,玉衡峰前执法弟子黄虚渡。

  原本他是准备接手外门主事一职,可是自从周青云进入葬剑炼狱后意外频现,陆家在天星派内也面临着巨大的压力。

  这个时候开阳峰某位长老的态度突然变得强硬起来,强烈要求原外门主事韩冲留任,使得黄虚渡接手外门的计划搁浅。

  不过对于玉衡峰的这位后起之秀,陆义英还是做出了一些安排,直接将他安排到了仙府残骸的护卫弟子之中,让他负责外围防御的调配,算是一种补偿。

  只要仙府残骸的研究有了成果,黄虚渡也算是有功之人,到时候更进一步便算得上明正言顺了。

  传送阵被激活时的巨大震动引起了黄虚渡的注意,他领着负责外围防御的一队精锐执法弟子匆匆赶到帐篷中心区域,正好看到东方灵冲天而起,本脉金丹长老御剑追杀的一幕。

  原本他是打算跟着冲出去的,但是当他看到传送阵中的另外一人时,眼瞳不由得微微收缩,瞬间改变了主意。

  他依然记得前几天在入口峡谷时陈凌樱对周青云表现出来的关切,记得自己和陈凌樱打的那个赌。

  一块中阶晶石并不算什么,但是自从陆政死后,陆家便将他视为玉衡峰新一代弟子之中的重点培养对象,甚至有意重提与瑶光峰陈家之间的联姻之举。

  黄虚渡对陈凌樱早有意动,只是当初陆家强行将陆政推到前台,想要通过建立陆政与陈凌樱之间的婚约,强化陆政在玉衡峰中的地位。

  黄虚渡把狂妄自大的陆政引导上自取灭亡的绝路,陈凌樱绝对算是一个重要原因。

  如今陆政已死,黄虚渡更是将陈凌樱视为自己的禁脔,不容他人染指。偏偏当初被他视为蝼蚁的一个外门弟子,在陈凌樱心中的地位还远在他之上,如果能叫他不嫉恨。

  现在周青云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仙府残骸的传送阵之上,激起了黄虚渡仇视的同时,也让他突然想到了一些当初发生在这里的事情。

  仙府坠落,周青云是第一个到达现场,当黄虚渡赶来时便怀疑他从仙府残骸之中取走了什么宝物,只是因为陈凌棠的干涉和没有证据,不得不将其放走。

  可是后来周青云的表现一再出乎他的意料,白狼谷死里逃生;陆政截杀未果,有杀死陆政的重大嫌疑;初入葬剑炼狱大放异彩;如今更是神奇的从葬剑炼狱那等绝地之中闯了出来。

  难道他的身上真的有什么从仙府残骸之中得来的异宝不成?

  黄虚渡死死的盯着传送阵里的周青云,心中暗自盘算着。

  如果想要找出周青云身上的秘密,独得他身上的异宝,似乎只有眼下这个机会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