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5章 未来夫婿

更新时间:2017-09-19 21:49:54 作者:擅长炒鸭蛋 字数:2292

“报仇?呵呵。”蒙面女子轻笑一声道,“一个空有一身好皮囊,却连一点点美色都无法抵抗,十年时间已经被掏空了身体的废物,我为什么要为他报仇?”

  不等周青云松一口气,蒙面女子又说道:“反倒是你,实力虽然差了些,可是道心稳固,还能临战突破。好好培养一番,说不定就是我的良配。”

  这句话让周青云心底生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他强压下心中的不安,表面淡淡的道:“修真界惊才绝艳之人那么多,胜过我的更是不少,晚辈可不敢高攀。”

  “只要我不计较,又有什么高不高攀的。更何况外面世界有再多的天才,又与我何干?不能离开这里,你便是我唯一的选择。”蒙面女子说话的声音依旧甜美妩媚,可是说出来的话却让周青云感觉到极大的压力。

  他甚至有些后悔,是不是该留下马伦一条性命,至少让蒙面女子多一个选择。但是他也清楚,他不杀马伦,马伦也必定杀他。而且以蒙面女子的表现,恐怕容不得一个失败者活着离开阁楼。

  蒙面女子似乎想到了什么,挥了挥手,琉璃等人便将马伦的尸体断手迅速的搬离开去,并且马上把所有的血迹清理干净,接着一个一个的退了下去。

  等到阁楼当中只剩下蒙面女子和周青云两人时,她才淡淡的道:“作为葬剑炼狱主宰的未来夫婿,你似乎应该预先收取一点好处才是。”

  说完,她便将自己的面纱取下,露出一张绝世倾城,完美到极点的脸庞。

  这样的一张脸出现在周青云的面前,就算他心中对这名女子无比的抗拒,也不由得呆滞了一会儿,至少有数秒钟的时间大脑一片空白。

  他简直不敢相信,这世界上居然会有如此完美的“人”。

  等到头脑回复清明,周青云的目光从这张清丽如仙的俏脸上收回,有些遗憾的道:“可惜我并没有留在葬剑炼狱的打算,不可能像那位马师叔一样一呆便是十年。”

  神秘女子微微一笑,只是那对妙目已经微微眯起,散发出极度危险的气息:“你这是试探,还是拒绝?你是第一个见识到我真容的人。见到我的真容后,如果你还要拒绝,等待你的绝对不是死亡这么简单。”

  周青云能够感受到四周的剑意灵气处于随时爆发的异动之中,此时他的脑海之中念头急转,口中却十分严肃的道:“真容?一个人的真容并不仅仅是外表。既然你自称葬剑炼狱的主宰,那么你也是剑奴中的一员?”

  听到周青云的话,神秘女子双目发寒,如同冰窟。但是剑意灵气的异动却神奇的停止了。

  “剑奴?算是吧。难道这就是你不愿意接受我的原因?”神秘女子想了想之后道。

  “当然,据我所知剑奴虽然前身是人类,可是灵智丧失,肉身受到剑意侵蚀,已经不能够再算是人类的一员了。既然连物种都不一样了,我们又怎么能够结成夫妻,更不要说留下后代了。”周青云把心一横,直接说道。

  “你很在意这个?”神秘女子问道。

  周青云感觉到对方语气之中的危险,但是他依然点了点头道:“对,恕我无法接受这种跨越种族的结合。”

  神秘女子突然笑了起来,在这笑意之中,周青云感觉到了彻骨的冰寒。

  “这个简单啊,我把你化为剑奴就行了。”

  周青云闻言一愣,还没有回味出其中的含义,空气中的剑意灵气突然犹如实质一般划过他的身前。

  这些剑意灵气化为无数的隐形利刃,划过了周青云外面的白色弟子服,轻易的划开了他的肌肤,一道道血泉从他的身上喷出,无数伤口纵横交错,让周青云禁不住惨叫出声。

  神秘女子静坐在大案之前,双目之中的冰寒随着周青云的惨叫声渐渐的消散。在她的控制之下,周青云根本无法做出任何的防御动作,更不要说在巨大的压力之下进行攻击,不过数息时间便已经成为了一个血人。

  四周空气中的剑意灵气源源不断的向着阁楼汇集而来,将周青云牢牢的缠缚住,然后试图向着他的血肉深处钻去。

  嗡!

  从周青云的体内立时发出无声的剑鸣,在他的身体四周形成了一道淡淡的剑意护壁,将那些想要侵入的外来剑意死死的挡在了外面。

  神秘女子眉头微皱,喃喃的道:“竟然已经收服过魔剑意念了,倒是个麻烦!”

  葬剑炼狱中的剑奴绝大部分都是因为杀戮太重堕入魔道,最后迷失本性,丧失灵智,成为魔剑奴隶。但是也有极小一部分是后来进入到葬剑炼狱之中被无处不在的剑意灵气侵蚀,最后被转化成剑奴的。

  在转化成剑奴的过程之中,有极小的概率被转化者抵挡住了魔剑意念的吞噬,守住了本心。这样的人就像是世俗界之中提前打过疫苗,拥有了免疫力一般,如果不是压倒性的剑意碾压,便不可能将其转化为剑奴。

  周青云现在就处在这样的状态之下。

  神秘女子的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光芒,她突然一招手,利用剑意缠缚将血淋淋的周青云拉到了自己的面前。

  满脸鲜血的周青云挑衅般的瞪着神秘女子,他知道对方的目的后,连最后一点妥协的心思也断绝掉了。

  如果仅仅是因为物种不同,周青云还可以用剑奴以前也是人类这种说法麻痹自己。可是一言不合,对方便要将自己变成那种行尸走肉般的剑奴,这根本就是把自己当成了一件玩物。

  他情愿有尊严的死去,也不会让自己沦落到那等境地。

  “杀了我!”周青云怒视着对方,凶狠的道。

  神秘女子看着血人一般的周青云,感受到对方这三个字中所包含的决绝,眼中的怒意已经消退,有些漠然的道:“真是无趣,竟然没办法把你转化掉。不过你让我杀了你,我就要杀了你吗?也不想想这是谁的地盘。”

  说着,她撤去了对周青云的剑意缠缚。

  周青云摇摇晃晃的坐在神秘女子的身前,身上衣衫破碎,除了背后的法剑和腰间的储物袋,根本找不到任何完整的东西。

  周青云伸出手去,掏出一瓶用来疗伤的天香断续膏,直接倒进了自己的嘴里,接着又伸手向着储物袋中掏去。

  神秘女子一直静静的看着他的举动,并没有要阻止他的意思。周青云的法剑就在他的背上,而任何的法器和道符都有一个激发的过程,她并不担心周青云会玩出什么花样来。

  然而周青云第二次从储物袋中掏出来的,却是那把已经失去灵性的魔剑,在神秘女子讥嘲般的神情之中,周青云剑锋倒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着自己的脖子抹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