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8章 赌局

更新时间:2017-09-10 07:20:31 作者:擅长炒鸭蛋 字数:2163

陆义英虽然心头恼怒,却不好和一个后辈一般见识,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旁边的黄虚渡微笑着道:“凌樱师妹可能误会陆师兄的意思了。这葬剑炼狱凶险无比,就是筑基期修士进入其中都难以生还,更何况一名真气都无法外放的外门弟子。陆师兄只是说出了周青云会很快被剑奴杀死的实情,没有别的意思。”

  陈凌樱原本就被陆家和陆家有关之人没有任何的好感,现在更是听到他们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俏脸气得通红:“黄师叔很自重,身为师门长辈,不要随意叫一个晚辈师妹。这会让其他师叔师伯难堪的。”

  黄虚渡僵在那里进退不得,显然在毒舌这一条上,陈凌樱已经深得陈冷月的真传。

  陈冷月无奈苦笑,对于陈凌樱这个后辈子弟她是相当看重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平时看上去做什么事都冷静有序的丫头,一涉及到周青云的事情便很容易激动。

  黄义雄显然不想让自家人难堪,当即转移话题道:“既然大家对于周青云能否闯过葬剑炼狱一事有不同看法,不如大家就此设个赌局。”

  一直没有说话的刘化元顿时来了兴趣:“哦?不知道怎么个赌法?”

  这位天枢峰的炼丹堂主事除了钻石炼丹之术外,便对于赌斗极为热心,经常拿门下弟子炼丹的成丹率开赌局。

  照他的说话,炼丹和赌博虽然考验技巧,但是还有相当一部分得看运气。炼丹之前如果开赌一局,正好试试自己的运气是否够好,如果太差的话,这一炉丹暂时不炼也无妨。

  有了人响应,陆义雄便接着说道:“这个简单,此地怎么也算是我玉衡峰的管辖区域,身为地主便做一次庄,以周青云在葬剑炼狱中杀死的剑奴数量为准各自下注。”

  刘元化想了想,皱眉道:“这个不太好下注吧。”

  “刘师弟不要着急啊,我还没说完。不同的杀敌数量我会设置不同的赔率。比如十名剑奴以内一赔一;十一名到五十名一赔二;五十一名到一百名一赔三;一百名以上一赔五!”陆义雄笑着说道。

  韩冲难得的插言道:“我记得剑形令牌在进入者身上留下的印迹最多能够维持三天,而且三天之内进入者如果深入到了葬剑炼狱核心区域五十里范围内,印迹也会消失。如果周青云未死,印迹却因为上述原因消失了,这又怎么算?”

  陆义雄显然已经考虑到了这个问题,胸有成竹的道:“韩师弟应该知道一些关于葬剑炼狱的资料,想要在其中呆上三天以上或者深入核心区域五十里以内可不容易。师弟觉得这名外门弟子能够办到吗?”

  韩冲微微摇头,不再说话。

  陈冷月脸上笑意不改,淡淡的道:“这可说不准。陆师弟还是将这赌局之中可能出现的所有情况都完善了的好,免得最后出现分歧,让大家闹得不愉快。”

  听到这名瑶光峰首座发话,陆义雄神情一敛,郑重的道:“陈师姐说的是。这样吧,如果周青云真的可以在葬剑炼狱中坚持三天以上,又或者突入核心区域,这赔率则定为一赔十。”

  “那他要是成功闯出葬剑炼狱呢?”

  陆义雄微微一愣,循声望去,发现说话的正是陈凌樱。

  虽然他认为这是根本不可能发生之事,但是回答之前陆义雄还是看了旁边的陆义豪一眼,在看到陆义豪微微点头之后,笑着道:“看来凌樱师侄对这周青云信心十足啊。也罢,如果周青云成功闯出葬剑炼狱,赔率则为一赔五十。”

  “那好,我用这储物袋里的所有物品,押周青云最终成功闯出葬剑炼狱。”陈凌樱面无表情的道。

  说完,她将自己的储物袋递到了陆义雄的面前。

  和陈凌樱一样站在陈冷月身后的陈凌棠脸色一变,急声道:“凌樱师妹,这怎么可以!”

  “怎么不可以,陆师弟可没说要限制投注人的辈份。凌棠,你要有兴趣也可以去试试。”陈冷月虽然同样神情微变,却出声阻止了陈凌棠继续说下去。

  陆义雄有些为难的看着陈凌樱手中的储物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呵呵,反正都是打发时间,二弟你便接下凌樱师侄的赌注便是。这场赌局便由我玉衡峰陆家做担保,大家尽管下注便是。”陆义英最终给陆义雄吃下一颗定心丸。

  在他看来,一名外门弟子,就算深得陈冷月的宠爱又能够有多少家底?更何况她所押的目标根本不可能达成,到时候还可以让黄虚渡出面将储物袋里的东西还回去,算是回馈陈凌樱一份人情。

  有了陈凌樱开头,其他人也就跟着下注。当然像王一凡和陈凌棠是不会那么不识趣的拿自己那些普通法器或者低阶晶石去丢脸的。

  除了陈凌樱那个储物袋中的东西被陆义英等人刻意忽视之外,其他人给出的赌注都当面进行了估值,到时候由陆义雄收取赌注或者赔付相应的晶石。

  在陆义英看来,不去查看陈凌樱储物袋里的东西,那是为她保留一分面子。毕竟在筑基期修士之间的赌局上,拿一个炼气期弟子的储物袋来下注,多少会有些让人难堪。

  一赔一算是儿戏,谁也不会在那个目标上下注。

  韩冲曾经亲自在白狼谷检查过周青云的状态,对于他的实力并没有太多信心,因此就在一赔二的目标上押了一块中阶晶石。

  刘化元似乎听王一凡提到过周青云,而且本身他对陆家没什么好感,便在一赔三的目标上押了一株灵药,估值五十块低阶晶石,输了不心疼,赢了翻三倍,倒是划算。

  陆家四兄弟算是共同做庄,当然不会去下注。黄虚渡与陆家关系密切,自然也不便参与。到最后在场的诸人当中,便只剩下陈冷月没有下注了。

  “陈师姐不试上一把吗?”陆义雄看着前方光幕之中,红色光点已经消失,绿色光点开始继续前行,便向陈冷月问道。

  陈冷月若有深意的看了陆义雄一眼,看得陆义雄心里有些发毛。

  不过她并没有说出什么让陆义雄难堪的话来,只是很随意的取出一块中阶晶石道:“我对于赌局什么没多大兴趣。不过我这个乖徒儿既然喜欢,我就陪她下次注。我用一块中阶晶石,赌周青云能够顺利闯出葬剑炼狱。”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