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7章 陈凌樱的愤怒

更新时间:2017-09-10 07:19:56 作者:擅长炒鸭蛋 字数:2284

走了一段时间之后,周青云发现自己刚才呆的地方是一处山谷。而走出山谷之后,前方则是一片红色的荒野。荒野之上杂草丛生,长得极为茂盛,其高度已经盖过了脚背,直抵膝盖。

  周青云知道葬剑炼狱占地极为广大,不仅覆盖了整个北斗山脉的整个地下区域,甚至有的地方还有稍小一点的二层、三层炼狱存在。

  如果一个人想要徒步走遍葬剑炼狱的每一个角落,没有十几年的时间很难办到。幸好他这次只是需要从炼狱的这一头走到那一头,来一次横穿便可以了。

  但就算是这样,整个行程也长达数百里,就算一切顺利也不可能在一两天之内完成。

  周青云刚刚深入红色荒野不过数百米,一股危险的感觉便突然从心底升起,他似乎被什么东西给盯上了。

  这种从白狼谷一战之后具备的危险预知本能,让周青云全身陡然一僵。他慢慢转身,便看到了一个人,赫然站在他身侧不远处,血红的眼睛闪动着暴戾的气息,死死的盯着他。

  说这是一个人其实并不准确,除了具备人的外形和一袭破烂的衣衫之外,这个人形生物露在外面的皮肉干枯青黑,手上紧抓着一把锈迹斑斑的断剑,双目虽然泛着红光,却并没有什么神采。

  这难道就是葬剑炼狱中的剑奴?

  周青云迅速对比起脑海中关于剑奴的一些资料,迅速的做出了判断。

  这是一名葬剑炼狱中等级最低的断剑奴。

  因为葬剑炼狱中的特殊环境,所有被杀戮剑意控制的剑修弟子都能够在这个广阔的地底世界中获得一种另类的“长生”。

  他们受剑操控,成为剑的奴仆,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受到手中剑的影响。通过手中之剑,这些剑奴可以吸收葬剑炼狱中的特殊灵气,提升自己的实力,直至达到整个葬剑炼狱法阵压制的上限。

  可是一旦剑奴的剑受到了损伤,他们的实力就会受到影响,甚至因为手中剑受损严重而引起实力退步,最终只能够勉强维持到炼气期三四阶的程度。

  所以判断剑奴的实力并不太难,看它们手中长剑的完好程度便可以了。简单的说,剑奴的实力从低到高可以划分为断剑奴、残剑奴、锐剑奴和法剑奴。

  周青云眼前的这名断剑奴,显然只是葬剑炼狱中最为低等的存在。

  它盯着周青云,被周青云身上散发出来的浓浓的生者血肉气息所吸引。在这阴暗死寂的葬剑炼狱之中,这种生者血肉气息便像是黑暗中的明灯,让飞蛾一般的奴剑完全无法忍受这样的致命吸引。

  此时入口峡谷的宫殿之前,巨大的光幕上所有人都能够清楚的看到原本孤孤单单的绿点旁边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光点。

  陆义英等四人已经不再控制剑形令牌,而是将这四块令牌分别嵌入到殿顶的四边的檐角上,然后四人飘然而下,落在大殿后方山崖上一处视野极好的平台上。

  在那里已经有不少天星派的高层站在那里。

  相对于普通弟子对葬剑炼狱的好奇与热情,天星派高层显得要淡定得多。如果不是几名天星派高层带着各自的亲传弟子过来,只怕这个平台会冷清得多。

  在场诸人之中,地位较高的除了陆义英这个玉衡峰首座之外,还有黄衣少女——也就是瑶光峰首座陈冷月,玉衡峰执法分堂主事陆义豪,天星派外门主事韩冲,以及带着王一凡过来的天枢峰炼丹堂主事刘化元。

  刚刚在平台上站定,陆义英便发现黄虚渡在对陈冷月身后的陈凌樱说着什么。只是黄虚渡看上去风度翩翩,可陈凌樱却冷着一张脸,爱搭不理。

  对于瑶光峰陈家拒绝当初陆家的联姻要求,陆义英并没有死心。说到底还是陆政太不争气,现在换上自己双修伴侣黄家的嫡系子孙黄虚渡,陆义英的底气也足了许多,有意再度出面撮合。

  “两个年轻人在谈什么?凌樱师侄可是第一次见识这葬剑炼狱,虚渡你得好好为凌樱讲解一二才是。”陆义英哈哈一笑道。

  还不等黄虚渡答应,这头陈冷月眉头一挑,轻笑道:“陆师兄这是什么话,我家凌樱确实是十几岁的妙龄少女,可是黄师弟三十好几都快四十岁的人了,在师门凌樱得叫他一声师叔,在世俗界只怕也得叫他一声叔叔,怎么就成了两个年轻人了?现在年轻人的定义范围这么广了?”

  陆义英嘴角抽了抽,他实在是有些怕了陈冷月的那张嘴,干笑两声道:“以前虚渡没有筑基的时候习惯了,一直觉得他们是同辈,一下子没适应过来。不过以凌樱师侄的修炼天赋,应该很快就会成为我们的小师妹了,提前把他们看成同辈也没什么不可以。”

  “没适应?这葬剑炼狱十年未曾开启,你们四兄弟也有些手生了吧。那护持之力是不是你们当中的哪一位真元不继,手一抖就把防护的时间给减掉了一半?”陈冷月不看有些尴尬的陆义英,而是将目光投向了最后一个落地的陆义杰。

  陆义杰被陈冷月这么一盯,顿时有种心头发虚的感觉,赶紧陪笑道:“陈师姐真会说笑,我们四个堂堂筑基期修士,有必要对一个外门弟子动这点小手脚吗?”

  话一出口,除了他们玉衡峰一系的人露出一丝认同的表情外,其他人一个个满脸古怪,完全就是一副“绝对有必要”的模样。

  陆义杰感觉脸上有些挂不住,大声道:“这肯定没有必要,以那个小子炼气期五阶的修为,只怕刚一进葬剑炼狱就会被直接砍成十段八段的,我们费那劲干嘛。”

  陈冷月恍然道:“哦,原来动不动手脚,是要看对方修为来确定的。”

  “当然!”陆义杰赶紧点头道。

  话一出口他便觉得不对,立刻补充道:“不管修为高低,我们都不会动手脚!”

  可惜这种画蛇添足的话语,只换来无数双看白痴的眼神。

  陆义英实在受不了自家这个四弟继续丢脸,赶紧说道:“我们还是看看周青云到底能够坚持到哪一步吧。他死了,这场观礼也就算是结束了。大家都各有司职,平时事务繁忙,希望他不要浪费我们太多的时间。”

  这分明是在诅咒周青云早点去死。陈冷月闻言,只是微微皱眉,并没有说话。

  可是她能忍,不代表别人也能忍。

  一直都冷着脸安静站在她身后的陈凌樱眼中泛起一丝怒气,冷冷的道:“陆师伯这话不妥。其他人都认为周青云是因为杀死陆政而带罪进入葬剑炼狱,可是我们都清楚他只是有嫌疑,根本没有被定罪!难道师伯就这么希望看到一名未被定罪的外门弟子去死吗?”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