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4章 剑意石阶

更新时间:2017-09-10 07:18:11 作者:擅长炒鸭蛋 字数:2321

这就是葬剑炼狱的入口吗?

  周青云的目光落在那一座雄伟的宫殿上,眼中露出一丝震撼的神色。

  虽然瑶光峰的资料里提及过这个有些特殊的入口,可是亲眼看到之后还是让周青云有些出神,因为实在是太大了。

  之前他刚进入峡谷的时候,其实两侧山林之中前来观礼的天星派各峰弟子大部分的注意力都不在他的身上,而是好奇的打量着峡谷之中的这一处巨大建筑。

  要知道这里可是玉衡峰禁地,平时除了在这里值守的玉衡峰弟子,其他人根本没有机会见识到葬剑炼狱入口的真容。

  这一座宫殿有数百米方圆,依山而建,高耸入云。其高度甚至已经超过了背后山崖的高度。

  整个宫殿看上去就像是一把出鞘的利剑,入云的殿顶似乎要将天都刺破。

  整个宫殿都是用一种名为试剑石的特殊材料修建而成,能够有效的抵御葬剑炼狱中的剑气外泄。

  在宫殿前方,有一道十米高的大门,此时大门紧闭,任何想要窥视殿内情形的目光都被无情的挡在了外面。

  大门前有着九级石阶,每一阶都近一米高,远远看去全都是用规整的条石搭建而成。然而走得近了,才会发现这些石阶上全是凌乱的剑痕,仿佛有人在这里进行过无数次激烈的战斗,这才留下这么多的痕迹。

  “快看,那小子已经到了剑意石阶前面了。”

  “剑意石阶?这条石阶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师弟应该去过山外执行任务吧?这剑意石阶就和山外的安检程序一样,是进入葬剑炼狱必须要通过的一项检测,或者说是考验。”

  “考验?什么考验?”

  “嘿嘿,你接下去看就知道了。相信这个小子不会傻傻的直接冲上去吧,那这次咱们可就白跑一趟了。”

  周青云当然不会直接踏上剑意石阶,对于这一处关口瑶光峰提供的资料当中可是重点介绍过的。

  只见他弯腰下去,从地上抱起一块磨盘大小的石头,双手向前猛的一抛,将石头甩了出去。

  啪!

  石块落在空无一物的石阶上,原本没有任何动静的石阶顿时发生异变。

  只见石块落在石阶上的瞬间,陡然间无数剑气迸发出来,将那块周青云甩出的石头笼罩住。几声轻响之后,剑气散去,那块磨盘大小的石头已经化成了一堆石粉,散落在石阶之上。

  不知道从哪里吹来一阵山风,将碎得极为彻底的石粉吹动,扬起淡淡的粉尘,最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所有没有见识过葬剑炼狱厉害的天星派弟子,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至于石阶前的周青云心里,则骤然升起了一股寒意,觉得后怕不已。

  如果不是事先得到了相关的信息,自己这次葬剑炼狱之行恐怕还没有开始便已经结束了。陆家的那一帮人,果然不怀好意!

  周青云瞬间收起了心中最后的一丝大意,对于眼前的葬剑炼狱,提起了十二分的警惕。

  正当所有人都在猜测周青云如何通过这条必经的剑意石阶时,从那高耸入云的大殿顶端传来了一声浑厚的声音:“葬剑炼狱即将开启,带罪弟子周青云退后三十米,其余诸人保持肃静,不得喧哗!”

  刚才被剑意石阶所吸引的众人这才发现宫殿的主殿顶上,不知道何时已经有四人分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凌空虚立,每个人的手中都持有一块剑形令牌。

  虽然隔得有些远,周青云还是认出其中两人正是前几天到百草园中的陆义英和陆义豪。看另外两人与他们有着几分相似的模样,想来这四人就是被黄衣少女称为“玉衡四兽”的陆家四兄弟。

  无论是认没认出这四人的来历,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满怀期待的看着四人接下来的举动。

  周青云在得到陆义英警告的第一时间便急速后退,他可不相信陆义英会好心的慢慢等他后退到案例距离。

  果然,他这边一退,那边陆义英等四人便已经开始发动。

  四道强横的剑意波动从四人身上席卷而出,四人将体内的真元毫无保留的灌注到了剑形令牌之中。

  嗡!

  四块剑形令牌同时开始轻颤起来,而无论是山林中的观礼弟子还是峡谷之中的周青云,都感觉到地面似乎开始颤抖起来。

  四道刺眼的亮光,从大殿的四角投射而起,径直照射到了四人的剑形令牌上。

  那四道亮光经由四人剑形令牌的折射,化为一道光柱从天而降,把周青云笼罩得严严实实。

  当光柱被陆义英等四人收回之时,周青云体外的淡淡光芒却并没有消失。

  眼看殿顶上的四人收功,山林之中这才重新响起议论之声,只是这一次要显得小声了许多。

  “这是什么手段,看上去当真是神奇。”

  “嘿,四名筑基期修士联手发动,又借助了当年八位金丹祖师留下的法器之力,自然是非同凡响。”

  “那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有了令牌的护持之力,剑意石阶上的剑气短时间内便不会伤害通过之人了。不过这可是有时间限制的,如果在规定时间内无法顺利通过,等到护持之力消失,那便死到临头了。”

  “这九层台阶虽然高了一些,可是对于我等修真之人来说也不过是几个纵跃的功夫,怎么可能会无法顺利通过呢?”

  “嘿嘿,这其中自有奥妙。”

  山林之中有不少人都在卖着相同的关子,讨论之声越来越大,可是身为主持炼狱开启的陆义英等四人却没有丝毫制止的意思,他们四人之间也在小声的谈论着。

  “大哥,对付一个炼气期五阶的外门弟子,有必要这么兴师动众吗?而且还要在这剑意石阶前动这种手脚。”一个看上去面容有些青白,一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模样的中年男子不满的道。

  此人正是“玉衡四兽”中的“下流”老四陆义杰,年轻的时候便沉迷于女色之中,当时还算是小打小闹,在家族严厉监管之下没有坏了修行的根基,凭着大把的丹药勉强筑基成功。

  可是筑基之后随着身份地位的提升,便越发的肆无忌惮起来,不仅声名狼藉,而且修为也停留在筑基初期无法寸进。

  “你的脑袋里除了精虫之外,就不能有点别的东西吗!这件事被逼到大哥不得不动用葬剑炼狱的地步,你难道看不出是其他支脉想看我玉衡峰陆家的笑话?只要能够杀死此人,一切都好说,否则你就等着老祖宗的怒火降临吧!”陆义豪对自己这个弟弟半点都不客气。

  陆义杰原本还有些不服气,可是听到陆义豪口中提及陆家老祖,当即打了个寒战,只是小声嘀咕道:“那也没必要故意削减护持之力,缩短护持时间啊。葬剑炼狱是什么地方,就算让他整须整尾的进去,凭他那点修为,铁定连点渣都不会剩!”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