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1章 观礼

更新时间:2017-09-10 07:16:20 作者:擅长炒鸭蛋 字数:2160

王一凡笑道:“你还是收下的好。这可花费了我不少的家底,甚至还把师尊交给我代为保管的一些药材给偷用了一部分。要是他老人家看到我把这么好的药材炼制成了药散,没看到实物还好,看到了肯定少不了要教训我一顿的。你收下对我也有好处,算是帮我分散一下师尊的火力。”

  这次周青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得默默收下。他暗自下定决心,如果自己还有逃出生天,从葬剑炼狱活着出来的一天,那些陷害过他的,他会十倍奉还,那些帮助过他的,他会百倍报答。

  “对了,你对炼丹一道这么有兴趣,还有一天多的时间,这百草园里有什么你感兴趣的药草,都可以取其中一成自己去折腾。”王一凡又补充道。

  虽然后面的这些话有点满足周青云遗愿的意思,可是这种大方的程度实在让周青云有些惊讶。看样子这位王师兄是那种只要看对了眼,连命都可以托付的人,难怪能够一直照顾在外门伙房混日子的胖师兄。

  三天时间对于修真者来说不过短短一瞬。不过这三天里整个天星派所爆发出来的热情恐怕是以往三年都无法比拟的。

  如果说陆政被杀之事,只是在外门范围内造成了比较大的影响,然后波及了内门一两个支脉的话,那么玉衡峰为一名外门弟子而开启葬剑炼狱之事,便是平静了数十年的天星派难得一见的盛事。

  说是盛事,其实这其中少不了瑶光峰的推波助澜。毕竟为了一个家族子弟而煞费苦心的对付一名外门东区弟子,对于玉衡陆家来说并不是什么值得宣扬的光彩事迹。

  可是正因为如此,瑶光峰陈家,或者说是陈家的那名当首座的黄衣少女,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打击陆家,让陆家好好出次丑的机会。

  在她的主导下,陆政被杀一事很快传遍北斗山脉,同时传扬开去的还有关于葬剑炼狱开启的相关消息。

  顿时整个天星派都震动起来,周青云是谁没人关心,可是葬剑炼狱非同小可,纵然玉衡峰拥有对葬剑炼狱的管辖权,也不能够随意开启。所以此事还引得北极峰的天星派掌门亲自过问。

  葬剑炼狱最近一次开启还是在十年前,那一次是为了一名杀死同门的天权峰内门弟子。

  那名天权峰弟子已经有了炼气期十阶的实力,虽然筑基无望,但是在葬剑炼狱的法阵压制下,所能够发挥的实力并不比进去的筑基期修士差,然而最终还是在炼狱之中销声匿迹。

  十年时间,已经选拔过三批新的弟子入门了,这些弟子现在已经开始在天星派中担任起各种各样的司职,可是他们当中绝大多数都不知道葬剑炼狱是个什么所在。

  因此在瑶光峰的推动下,让天星派内外门弟子见证这一次葬剑炼狱开启的呼声越来越高。毕竟这样一处禁地,对于威慑门派弟子,树立门派权威有着极大的影响。

  最后玉衡峰一脉迫于压力,不得不同意其他各峰派出弟子前去观礼,见识一下葬剑炼狱的厉害。

  至于周青云这样一个炼气期六阶都不到的外门东区弟子,直接被所有人自动过滤掉了。打开一座宝库,人们关心的是宝库里会有什么样的宝物,至于开门的那把钥匙,谁又会去关注呢?

  所以尽管整个天星派闹得沸沸扬扬,甚至连驻扎在其他五派的弟子都得到了一些消息,但是这件事的最初始作俑者周青云反而变成了一个边缘化人物。

  周青云也乐得如此。

  他得到了王一凡的许可,百草园中的任何药草他都可以随意取用其中的一成,这可是王一凡这名内门弟子执行看护药园才有的福利。

  王一凡在交代了一些事情之后,便再次把自己关在了草屋里,一天都难得出来一次。

  而周青云则抓紧时间将一些觉得自己需要并且已经成熟的药草采集了一些放到储物袋里保存起来。其实按他的想法,最好是能够再去一次青葫泽,说不定在万宝楼里能够又有一些意想不到的收获。

  特别是在之前玉衡峰的执法弟子已经将自己的居所和储物袋全部搜查了一遍,这个时候能够去换一块中阶晶石回来,将会对他葬剑炼狱之行有着极大的帮助。

  可是这样做的风险实在太大了。

  如今天星派外门弟子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即将开启的葬剑炼狱上面,很少会有人在这个时候去青葫泽,周青云想要鱼目混珠都办不到。

  而且陆家在这个时候肯定不会放松对周青云的监视,否则真要是让他在有心人的帮助之下逃脱了,那陆家乃至玉衡峰都会成为天星派中的笑柄。

  反正电饭锅熬煮出来的药膏效果一样很不错,对于炼气期修士来说完全够用了,因此周青云只是稍稍权衡了一下,便放弃了去青葫易市的打算。

  考虑到葬剑炼狱中情况不明,周青云连夜将自己能够凑齐药材的一些丹药用电饭锅熬制出来,用玉瓶一一装好。

  时间就这样又过去了一天,离陆义英留给周青云的最后期限还有一天时间。

  周青云没有想到在这一天里,宁静的百草园又一次变得热闹起来,而且这次过来的人大部分他都不认识。

  找上周青云的人有八位,其中有两位是老熟人。一位是瑶光峰的陈凌棠,一位是百草园的真正看守者王一凡,据他说他是代表的天枢峰。

  还有六个人,分别代表北极峰等其他各峰各脉。

  周青云能够看出,除了王一凡是天枢峰用来打感情牌而派出的人外,其他七人在各峰之中都是极有话语权的精英弟子。

  “陈师妹和王师弟来说吧,毕竟你们和周师弟要熟悉一些。”一名看上去高大英挺,嘴唇上有着两撇淡淡的薄须,看上去很容易让人产生信赖之感的青年男子微笑着说道。

  根据刚才王一凡的介绍,这位是来自北极峰本脉的首座大弟子钟灵松。

  陈凌棠知道王一凡对于有关葬剑炼狱的事情了解得并不多,当即也没有客气,向着在场的诸人点了点头,便把目光转向了周青云。

  “周师弟或许觉得有些奇怪,我们主脉和七大支脉为什么都会派人过来找师弟。其实这算是葬剑炼狱开启的一个传统,对于周师弟来说应该算是一件好事。”陈凌棠微笑着道。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