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9章 秦宇阳的勇气

更新时间:2017-09-06 20:22:21 作者:擅长炒鸭蛋 字数:2341

不知不觉之间,秦宇阳已经离开了外门东区的范围,转向西区行去。

  他在周青云值守百草园期间曾经想要过去探望一下,结果每一次都被守在附近的执事弟子给赶了回来。东区弟子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情,是不允许在西区停留的。

  秦宇阳已经想好了,如果这次再被人拦下,就算是大闹一场也一定要与周青云见上一面。

  远远的,他已经看到往日负责在百草园外围巡逻的一名执事弟子,而且对方很明显已经发现了他。

  秦宇阳心头一怯,却又很快鼓足了勇气,大步的迎了上去。

  可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那名执事弟子只是扫了他一眼,便转过头继续巡逻起来,仿佛根本没有发现秦宇阳的目的似的。

  秦宇阳一向是个循规蹈矩的乖孩子,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喜欢跟在略微有些特立独行的周青云身边。就像当初在学校里一样,他受着太多的关注与约束,内心深处更愿意和老师眼里的调皮孩子一起,做一些随心所欲的事情。

  虽然鼓足了勇气,但是他依然有些担心走到百草园的时候被人给赶出来,所以他想了想便径直向着那名巡逻的执事弟子走去,小心翼翼的道:“这位执事师兄,我想去百草园见一下周师兄,可以吗?”

  对方见他过来就是问这么一句话,有些不耐烦的道:“你要去便去吧,跟我说什么?执事堂那边已经交代了,无论是谁要见周青云,或者周青云想要见谁,都不得阻拦。反正他也就这两三天的命了,谁还会和他过不去啊。”

  秦宇阳脑袋嗡的一声变得混乱起来,之前那些外门东区弟子议论了那么多,他都安慰自己这些只是传闻,都只是一些谣言。可是现在从一名执事弟子的口中听到这样的话,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了。

  “陈师妹,你也是去百草园的吗?这里正好有一个经常过来的东区弟子,似乎也是找周师弟的,不如师妹带他一起过去吧。”那名执事弟子的目光突然越过秦宇阳,看向了他的后方。

  秦宇阳一转头,认得这个是外门西区有名的冰山美人陈凌樱,赶紧见礼道:“见过陈师姐。”

  陈凌樱看上去有些心神恍惚,闻言抬头道:“嗯?哦,好的。”

  等到那名执事弟子离开,陈凌樱带着一丝询问的神色看向了秦宇阳。

  “陈师姐,我叫秦宇阳,是外门东区弟子,和周师兄关系很好的,我一直都把他当大哥看待。师姐,周师兄真的杀了陆政吗?真的要进那个葬剑炼狱里去吗?”秦宇阳显得有些局促的道。

  陈凌樱摇了摇头,道:“周师兄杀没有杀陆政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葬剑炼狱是一处绝地,就算是筑基期修士进去,恐怕都是九死一生。周师兄进去,恐怕真的是凶多吉少。”

  “那,那该怎么办啊?师姐,你是西区弟子,在内门一定有认识的师门长辈。我,我求求你帮帮忙,想办法帮帮周师兄,我以后一定会报答你的。”秦宇阳已经彻底慌了神。

  以往有事情,都是周青云帮他拿主意,现在拿主意的人出事了,他完全变得六神无主了。

  陈凌樱的脸上露出一丝无奈和不甘,她看了看百草园方向,然后从储物袋里取出一个白玉丹瓶递到秦宇阳的手中:“秦师弟,既然你要去百草园,便把这瓶丹药交给周师兄。你告诉他,我,我已经尽力了。”

  说到这里,陈凌樱眼圈微红,接着不管秦宇阳的反应,转身便走。

  秦宇阳拿着丹瓶,看着陈凌樱的背影,有些看不懂这是什么情况。

  当他来到百草园门口时,正好园门大开,从里面走出两个人来。其中一个正是周青云,另一个则是伙房的胖师兄。

  “宇阳师弟过来啦。那我就先走了,你们聊。”胖师兄看上去没什么精神,平日里看上去油光可鉴的胖头这时候都没有了光彩。

  “你这小子,我在百草园守了差不多两个月,你居然一次都没有过来看我。怎么,现在人长大了,翅膀硬了,不需要我这个师兄了。”周青云笑着对秦宇阳说道。

  以前有这么一个跟屁虫老是缠着自己,他还觉得有些烦,可是时间一长,跟屁虫不在了,他还有些不习惯了。

  周青云不这么说还好,他这话一出口,原本强忍着的秦宇阳居然眼圈一红,直接抱着周青云的肩膀,呜呜的哭了起来。

  “喂喂!你哭个什么劲啊,一个大老爷们抱着另一个大老爷们,这要是让人看到,我一世英名可就毁了。”周青云下意识的想要把秦宇阳推开,突然想到这小子一定是已经知道了什么,推出去的手搭在秦宇阳的背上,轻轻的拍着。

  “周大哥,你真的杀了陆政,真的要去葬剑炼狱?”秦宇阳被周青云这么一说,也意识到自己的举动有些不妥,赶紧抹了把眼泪,站直身子问道。

  周青云微笑着道:“我们还是进去说吧。这百草园你还没来过呢,正好向你介绍一下王师兄。”

  进入百草园之后,周青云关上了园门。护园法阵的禁制令牌已经还给了王一凡,所以法阵此时并没有完全激活,还留下了园门处的通道。

  不过一些基本的防护力量还是处于开启状态的,比如防止灵识窥探。

  “呵呵,如果是别人问起,我当然说陆政不是我杀的,可是你要问,我就说一次真话吧,免得把这个秘密藏在心里憋得慌。”

  进入到自己居住的草屋,周青云便找了个地方让秦宇阳坐下,自己则随意的拉了根木凳坐在了上面。

  秦宇阳心头一惊,他对周青云的实力还是知道一些的。在他看来周青云根本不可能杀死陆政,这件事多半是周青云被人陷害。毕竟他和周青云走得近,可是陪着周青云被人陷害过许多次了。

  只不过以前都是些小问题小错失,就算被人陷害了也就是多做点杂务,多去巡视一下望星峰罢了。这一次陆政的事太大了,一旦坐实便要赔上一条命。

  “这怎么可能,陆政的修为至少应该有炼气期六阶。周大哥如果没有在白狼谷受到妖兽之血的影响,或许和他还有一战之力,现在的话只怕一点胜算都没有。”秦宇阳只当是周青云自暴自弃,拿这件事来开玩笑。

  周青云却收敛起笑容,正色道:“过程我就不告诉你了,反正陆政是被我杀的,这一点我没必要骗你。而且我也不瞒你,据我所知葬剑炼狱并不是什么善地,只怕以后你要多学着遇事自己拿主意了。”

  秦宇阳闻言,眼睛又有些发红,周青云苦笑道:“哎,你这样子,我去闯葬剑炼狱的时候怎么能够放得下心。”

  这一招果然管用,秦宇阳强压下心中的伤感,突然把手伸到储物袋里:“对了,差点忘记帮陈师姐把东西交给你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