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4章 底线与承诺

更新时间:2017-09-06 20:18:24 作者:擅长炒鸭蛋 字数:2255

这一次轮到黄衣少女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陆家老祖,虽说在整个天星派都是口碑极差的人物,可是正应对了那句“祸害千年在”的俗语。

  当年多少与陆家老祖同一时期惊才绝艳的英雄豪杰都消逝于时光长河之中,偏偏这个当年并不怎么引人注意的陆家老祖活了下来。

  他活得很滋润,也活得够久,久到足够陆家在玉衡峰由一个不起眼的小家族,成为一手遮天的大世家。

  只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当年陆家老祖做事不择手段的脾性直接遗传给了他的四个儿子。虽然这四人修炼天赋出色,闯出了玉衡峰“四秀”的名头,可许多与他们同期的修士都说这四人是“玉衡四兽”。

  老大陆义英阴险,老二陆义雄狡诈,老三陆义豪无耻,老四陆义杰下流,当真是各具特色,遗臭万年。

  可惜人品并不会拖累实力,陆家老祖的名声无损于他在天星派中的影响力。所以陆义英说出陆家老祖的名头,黄衣少女再怎么泼辣大胆,也必须考虑保护周青云会带来的后果。

  “无论如何,给他一条活路,这是我的底线。”

  黄衣少女沉默半晌,最终说道。

  陆义英双目微眯,眼中闪动着道道精光。他很满意自家老祖宗的威慑力,同时也必须考虑眼前女子的要求。

  “可以,只要他能够证明自己的清白,我可以给他一条活路。”陆义英点了点头。

  陆义豪有些急道:“大哥,此事万万不可!”

  陆政是陆家老祖宠溺的直系血亲,就像是他老人家最喜爱的一件玩具。如今这件玩具被打碎了,陆家老祖无论如何都要出了这口气才行。

  陆义英的决定很有可能会违背陆家老祖的意思,毕竟他们并没有确实的证据证明陆政是周青云所杀。

  “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义豪,你去检查周青云的修为。”陆义英摆了摆手,不容拒绝的道。

  说着,陆义英又看向有些失神的黄虚渡,眉头微微皱起。如果黄虚渡连这么一点打击都承受不起的话,陆家不介意重新选一个真正的陆家人重点培养。

  “虚渡,你去搜查周青云的居所,将其中的所有物品都搬出来,让大家做个见证。”陆义英最终还是向黄虚渡下令道。

  这时候韩冲和王一凡都不再说话,他们明白当黄衣少女和陆义英出现的时候,这件事就已经不是他们能够掺合其中的了。

  只是身为当事人的周青云,心中愤怒之余又感到了深深的无力。

  当韩冲、陈凌棠和王一凡偏向于他,并且处处与陆义豪作对的时候,周青云以为自己辛苦的谋划终于取得了成果。

  可是等到黄衣少女和陆义英相继出现,这才让他明白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所谓的计谋是多么的可笑。

  此时他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丝明悟,如果他有幸能够逃过这一劫,北斗山脉无论如何是不能够再继续呆下去了。留得有用之身,方可报仇血恨,要是连命都没了,还怎么去寻找失踪的父亲?

  真的有一天,自己的实力足够了,再返回北斗山脉,到时候需要什么情报得不到?

  只是,希望自己还有那样一个机会!

  周青云脸色铁青,拳头捏得紧紧的。这个时候他已经不需要掩饰自己的愤怒,陆家摆明车马要他的命,计谋和伪装已经没有了必要。

  陆义豪走到周青云的面前,不屑的看了他一眼,一手抓住对方的脉门,轻蔑的道:“一个外门蝼蚁,能够让我亲自过来检查你的修为,也算是你临死之前最大的荣幸。”

  “你说我是蝼蚁,那我就是蝼蚁。只是你们口口声声说陆政死在我这个蝼蚁手上,岂不是在向大家证明,一个陆家的直系血脉,连个蝼蚁都不如?”周青云变换出满脸的笑意,淡淡的说道。

  “你这是自讨苦吃!”陆义豪一字一顿的道。

  黄衣少女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两人的身边,她的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恢复了笑容:“陆师弟,你可别动什么歪念头哦,老老实实的检查他的修为就行了。现在这么爱说老实话的年轻人不多了,可得好好的爱护才是。”

  陆义豪神情变了变,并没有答话,只是手上狂涌而出的真元瞬间收敛了几分。

  一个筑基中期修士想要暗中折磨一个人,有着太多的办法。饶是周青云早有准备,那股如同剑芒般锋利的真元进入他经脉的瞬间,他便感受到了一股无可抵御的刺痛从脉门处传来。

  很快这股真元由脉门向着经脉深处延伸而去,那股刺痛也随之蔓延。周青云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涌出、滴下。

  可是他牙关紧咬,愣是没有发出半点声音,甚至连身体的颤抖都没有,只是冷冷的盯着陆义豪,目光之中只有愤怒与凶狠,没有丝毫的退让与哀求。

  这样的目光让陆义豪极不舒服,他的手指微微一捏,侵入周青云体内的真元顿时散发开来,就像无数根钢刺,直接透过经脉,刺向了周青云的全身。

  普通人在这样的痛苦之下早已经难以坚持,就算能够勉强站立,可是痛呼惨叫却再所难免。只要叫出了声,那股气势便就泄了,整个人就会渐渐的屈服于这样的痛苦之中,开口求饶。

  黄衣少女脸上笑容依旧,然而眼中却闪过一丝怒意。玉衡四兽之中老三的无耻,从来都没有下限,对一个外门弟子施展出这样卑劣的手段,陆义豪根本没有半点心理负担。

  只是周青云依然维持着原来的姿势,除了脸色更加苍白,目光更加凶狠,汗水已经浸湿了白色衣衫之外,根本看不出他有其他任何的变化。

  陆义豪已经将真元侵入周青云的丹田,这一处修真者的生死命脉被异种真元强行破入,就仿佛一双大手暴力的撕开你的肚腹,然后把里面的内脏反复拉扯一般。

  陆义豪做到这一步已经是极限了,如果再增加真元的破坏便会让周青云受伤甚至丧命,这样的结果并不是他乐意见到的。毕竟他的无耻只针对实力比他弱小的人,像黄衣少女这样的存在,他是绝对不敢轻易招惹的。

  此时他已经开始想象周青云忍受不了这种非人的痛苦,刚才表现出来的坚韧凶狠都在瞬间崩塌,接着痛哭流涕的向他求饶。

  甚至他已经想好了自己的台词,先要表达自己无心之失的歉意,再语重心长的教训一下年轻人不要太脆弱,最后还要表现出自己的大度。

  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

  只是当他微笑着看向周青云时,迎面而来的是两道满含怨怒杀意的目光。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